爱之伤在岁月里云淡风轻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晚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270次 时间:2018年12月14日 10:19
      讲述者:晓宇,女,49岁

那个砖瓦窑是我们爱的起点

  那年高考落榜,我心里憋着一口气想再复习,可是,重男轻女的父母想让我放弃,保全弟弟,因为弟弟只小我一岁,第二年就面临高考。我心有不甘,也不愿在家里等着那些腿快、嘴更快的乡村媒婆。我们这些农家女子,要么考上大学远走高飞,要么在家里开始谈婚论嫁找个好人家嫁了。一旦复习考不上,没有上学的机会,又错过了婚姻大事,那只能两耽误。可是,我想上大学,想去更远的地方看看,我的生命不能就掩埋在这每天哄着孩子还要看男人脸色的日子里。
  我没有听父母的话,而是和一个女同学一起到邻村的一个砖瓦窑打工。我们两个给工地做饭,就想挣些工资,要么复读,要么去大城市,总之不能在家和那些媒婆周旋。
  砖瓦窑的活很辛苦,工人劳动量非常大。尤其是出窑的时候,虽然已经等着窑里的温度降低才进去,可是里面的温度依然很高,他们会在肩头垫上厚厚的麻袋,戴着厚厚的手套进去出砖。窑主还算厚道,每天的伙食比较好,半个月蒸一次肉包子。平日里,我们蒸馒头、熬米汤、炒菜,每顿饭都很及时。干体力活的人,一定要吃好了才有力气。
  砖瓦窑里有个人叫刚子,斯文白净,和那些长期在窑里出砖的人一比,就知道是刚来的,他很内向,干活倒是很卖力。每次开饭前,他都要在一边把脸和手洗得很干净才来打饭,而不像其他人,灰头土脸就来打饭。
  我每次都刻意给他留着菜,有时候还特别给他多加点,一来二去大家熟悉起来。我知道他也是高考落榜,因家里穷在这里打工挣钱。刚子六岁父亲因病去世,母亲守寡将他抚养长大,他非常孝顺也非常听母亲的话。可是,高考落榜后,他不想再增加母亲的负担,在母亲的哭求下毅然决定外出打工,他不能让多病的母亲再操劳了。
  共同的遭遇让我对刚子多了几分理解和同情,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心里就多了几分好感,这份好感慢慢变成爱恋。
  慢慢地我发现我心里装下了这个男人,我心疼他、理解他,他也理解我、怜惜我。一次,在工地我们居住的简陋工棚里,我们两个情到深时,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那个瞬间我感觉时间都停止了,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我的心里很踏实,我想,遇到一个相爱的人不容易,为了他我可以放下我的梦想。

因为穿了件花衣裳 未来婆婆反对我们在一起

  我们在那个砖瓦窑干了一年多,也有了一些积蓄。刚子说,要带我回家去见他母亲,先把我们的事情定下来。我特意用自己挣的钱买了件新衣服,那种花衣服是V字领的,扣子开得有点低,本来我想再多钉个扣子,可刚子说很好看不用了。那时天气特别热,我也没有多纠结,特意买了点心和衣料去见未来的婆婆。
  谁知,刚子的母亲对我很冷淡,连饭都没有让吃,就以身体不适为由下了逐客令。然后,我感觉到刚子的情绪都不好了。回来的路上,刚子对我说,他母亲感觉我穿得太花哨,认为我不是个正经女子,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刚子很痛苦,一面是母亲,一面是我。刚子母亲的话让我很受伤,我知道刚子母亲为了养育他多年守寡,性格也有些固执,或许她不想让刚子找一个长相太出众的女子。我虽然理解刚子,心里也有些委屈。就对刚子说:“我们分开一段吧,等到他母亲能接受再说。”
  我不想让刚子为难,回家待了一段时间,就到省城一个工厂去打工了。

从此,深夜里思念他是我唯一的梦

  那个工厂是个机电厂,那里在招工人,只要是高中毕业就可以报名,也是老家一个亲戚给透露的信息。那时,和刚子分手,心里难受的我就想离开老家,无论去哪里都行。
  于是,就在亲戚的帮助下,就到工厂报了名。通过考试,我竟然被录取了,被分配到车间做车工。
  车工是个技术活,要仔细研究和详细了解各种车床的零件、部件、机构和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以便正确使用车床和排除故障,而且还要熟悉车床各加油孔。正确使用车床的附件以及工具、刀具和量具,熟悉它们的构造和保养。熟悉图纸和工艺,并能按图纸和工艺的要求加工零件。这个工作技术含量很高,必须师傅带。
  我的师傅是一个比我大8岁的山东小伙,他技术一流,性格豪爽,对我非常好。他是个热心人,车间里谁家有事找到他他都会去义务帮忙,人员特别好。
  因为刚工作,学习起来对精力和体力都是个考验,那段时间过得还算充实。但每当下了班,在集体宿舍里,听着那些工友说着自己和对象的故事,我特别思念刚子,不知道他如今怎么样了,难道,我和他今生的缘分就这样尽了吗?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段时间几乎每天夜里我都会梦到刚子,但自尊心作祟让我不想和他联系。

爱之伤未愈 我糊里糊涂嫁给了师傅

  在厂里待了半年,我也基本算出师了,工作也转正了,工资增加了。我给刚子买了礼物,就坐长途车回老家,我主要目的是想见见刚子,把我当了工人这件事情告诉他。我们那个年代,农村孩子能成为工人是给家里人增光的事情。我想,刚子的妈妈或许会高兴。
  刚子家就在我们的邻村,我有个邻居的女儿就嫁在他们村。我回到家就打听刚子的情况,那时没有电话和手机,都是通过人来打听。邻居的姐姐说,我外出打工不久,刚子就订婚了,是和他们村里的一个女子,那女子初中毕业,家境普通,主要是刚子的母亲非常喜欢。
  听了这话,我的心一阵阵地揪着疼,我本想去质问刚子,不是说先分开一段吗,怎么这么快就变心了。可是我又想,对于刚子,或许那个女孩才是合适他的,才是他母亲心里中意的儿媳妇。
  虽然心里痛苦,但我还是放下了,没有再去找他,我把自己的详细通讯地址让邻居的姐姐转给他,希望他回心转意的时候给我来信。可是,后来接到刚子写给我的第一封却是告知他结婚的消息。在信中刚子说,他要结婚了,让我忘记他,重新再找个有缘人。
  我看着那熟悉的字迹,感觉那心中未愈合的伤口又再次流血。无奈,我整理情绪,开始向师傅认真学艺,后来成了我们厂里的技术能手。
  那段时间,看我心情不好,师傅对我照顾有加,知道我不好好吃早饭,他会带热饼子给我。他一个大男人,那段时间包包里经常带零食给大家,我知道他是为了给我吃才那样的。我对师傅很感谢、很尊重,但不是那种感情,可是,我感觉到师傅对我的感情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师徒情了。我想躲避,可是,每天都会见面,无处躲避。那段时间,全车间的人都认定了我是师傅的对象,因为他表现得太明显了。师傅开始向我求婚,第一次我拒绝了,能感觉到他的失落和痛苦,可是,当时我心里还没有放下刚子,我不能就这样接受另一个人。后来,厂里的领导也开始撮合我们,我无奈答应先处一处,那时伤心的我其实并不想那么早结婚。对师傅,我谈不上爱,只是一种欣赏和信赖。
  或许时间会打败一切,两年之后执着的师傅还没有放弃,我也习惯了他的陪伴,就答应了他的求婚。婚后,我们过着平淡的日子,
  后来,我有了儿子。师傅是个厚道的男人,勤快又顾家,更是个好父亲,一家人在一起日子过得很踏实。
  偶然,想起刚子,我心里会掠过一丝遗憾和心痛,但毕竟我们都各自有了家庭,就没有再联系。

街头再遇已是17年之后 心中那份伤痛,早已变得云淡风轻

  我本来想着,这一生或许都不会再见到刚子,他只是我的初恋,那个砖瓦窑,那让人心动的拥抱,只是青春的一段记忆。
  那年冬天,我严重感冒,戴着口罩到医院去看医生。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喊我的名字,我回头只见医院楼道的长椅边站着一个满身颓废的中年人,我走过去,仔细辨认,感觉到有些熟悉,可我不敢上前相认。只见他眼里满是惊喜,他喊着我的名字激动地说:“晓宇,我是刚子,远远地我就认出了你……”四目相对,恍如隔世,我们已经有17年没有见面了。只见他头发花白、一脸沧桑,记忆里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已经浑浊无光。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只是客气地寒暄,刚子告诉我,去年母亲因病去世了,如今妻子又病了,而且病不太好。他说当年是他对不起我,请求我原谅他,还说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忘记我……
  我安慰他说,一切都过去了,就别想了。我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让他有困难时来找我。这时,远远地一个瘦弱的女人走过来,我找了个借口匆忙走开。
  回家的路上,我心情复杂,我无法把如今的他和记忆里那个挺拔的身影重叠,坚硬的时间真是会打败一切。
  当年,我是那样投入地爱过他。那时的我,每天心里、眼里、脑子里都是他,得知他和别人结婚我是那样受伤。他的笑、他的声音、他的身影,将我年轻的心装得满满的。那时候傻傻的我,曾经幻想着,在某地偶然相遇,他会毫不犹豫地奔跑过来,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对我说,对不起……
  那么深的爱恋,那么悠长的思念,因为不是命中注定,最终只能是风轻云淡。(记者 孙芸苓 本文所涉及的名字均为化名)
(编辑 吴琪萌)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