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辈楷模 ——怀念作家马力先生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日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97次 时间:2018年11月08日 08:33
 我辈楷模 ——怀念作家马力先生


  ■李 力




  就算是我伏在他遗体旁号啕大哭,我也觉得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梦,我怎么也不能把“辞世”这个词与他联系起来。因为在我心里,认识他30多年来每一次相见都那么温馨愉快,他一直就是我见到的那个样子:戴着眼镜,抿着嘴笑,那么亲切。
  察觉到他苍老的那一次,是多会呢?是我陪他去公园散步的那次吗?那年秋天,黄昏时他按照惯例要去公园走走。我说叔叔,咱们一起走吧。他笑着说,你是得走走,减减肥对身体好。
  过马路时他很小心走得很慢,有些步履蹒跚。陪他走进公园,看着他的背影,我第一次发现苍老竟然也降临到他的身上,就在那一刻伤感让我泪流满面。怕他发现,我东张西望假装饶有兴致地欣赏公园里的景色。好在那时候天色昏暗,公园里的灯还没有亮起来,他没有发现我的神情。
  回想起来,知道马力这个名字是我在万荣乌停村上初中的时候。那一年《“喇叭裤”巧遇“红背心”》引起轰动,听老师说写剧本的叫马力,前几年在乌停村下乡,跟村里许多人都熟悉。1986年夏天,在康中校园里,他给即将毕业的女儿马朝阳与同窗好友拍照片。我是朝阳最要好的同学之一,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第一次看到照相机,第一次在户外拍照,第一次面对着那么儒雅那么有风度的作家,在镜头对面的我很拘谨。——那个女子,噢,是叫小丽吧?脸不要仰得太高,下巴低一些,再低一些。我仿佛又听到他温和的声音,不由得就把头低一些。
  是的,他就是我早已如雷贯耳的马力先生,也是此后三十多年里见证我成长中各个重要节点的亲爱的马天文叔叔。
  1986年的那个夏天,风华正茂的他,用镜头记录了我们还有些青涩的美好瞬间。他用一个父亲特有的艺术情怀,给了我们一个弥足珍贵的成人礼。照片拿回来我才知道,叔叔拍的是彩色照片,为了洗那卷照片,他专程去了一趟太原。那是第一次拍彩色照片,相信也是许多同学的第一次,那难忘的毕业礼物至今还保存在许多同学的相册里。
  那天在公园里走了一会儿,他说近来总觉得双腿有些僵硬,得走一会儿才能灵活起来,所以他每天都要坚持走走。我说,那出门就拿个拐杖吧。他听了没吭气。后来姨姨说,你叔不愿意拄拐杖,说是那样显老。我印象里他一直就那么儒雅,那么热爱生活,却也那么安于简朴。
  又是哪一年呢?我回家时买了几个稷山烧饼,姨姨拌了盘香椿豆腐,或许还有一箅子蒸芹菜吧。他回来一看,高兴地说,哟!今天有好饭。我一听忍不住笑了,就说,叔叔,你说的这好饭实在是好简单的饭吧?他抿着嘴一笑,乐呵呵有滋有味地品尝起那些好饭。姨姨说,你叔吃饭不讲究,一辈子粗茶淡饭,最喜欢的就是看书写作。
  上大学时收到他寄给我汇款单和信笺的情景还记忆犹新。那一天拿到汇款单时我心里一热,读完信后我哭了。他信里那些鼓励我安心读书的话语,让我觉得他就是暗夜里的一盏心灯,温暖着一颗贫寒中敏感而自尊的心。
  常有人说我经历贫寒却依旧心态阳光,那多半是因为我周围的这些光束为我照亮了成长的道路。
  读书那些年我并不了解他的收入情况,工作之后才知道一个文化人的生活其实很清贫。他自己安于清贫,却古道热肠地资助着需要帮助的人。他的许多事我先前并不知道,这几年因为文字与家乡的文化人结缘后,才从许多人的文章里看到,被尊称为“马老师”的他,在担任文化馆、文化局、文联领导时,对文学青年的发现提携培养的故事,俯拾皆是。
  先前我只知道他写的《“喇叭裤”巧遇“红背心”》因为针砭时弊引起轰动,并不知道此剧的遭遇曾惊动新华社的记者;先前我只知道他是一位著名的作家,并不知道他在文坛、剧坛、笑坛分别酿出了一坛坛清香四溢历久弥香的文化老酒,让品尝过的人们津津乐道回味不止。
  他一生荣誉多,获奖多,在万荣文化圈无人企及,说他是“笑城大纛、文苑高峰”名副其实。但他用作家的担当与勇气在民间书写的“口碑”,更让人钦佩。他在小说集《黑牡丹》的自序里写道:“我这个人易感情爱激动。碰到气人的坏人坏事,手痒痒地想写,写出来我心里就舒畅了;看到叫人高兴的好人好事,我就良知萌发,写出来我心里就舒畅了。鲁迅说,他是为他的敌人和朋友而写作。我说,我是为我的所恨所爱而作……”
  的确,他一生喜欢写作,也在一生的写作中关注底层百姓的疾苦,为民鼓与呼的民本思想,让他的那些文字,就如庄稼地里的麦苗与谷子一样,来自土地,自然让老百姓喜欢。那些从土地里长出来的文字才是他盛名的根源。
  万荣的“鲁迅”是他;万荣文化界的旗手是他;万荣笑话的“启明星”是他。
  ……
  去年夏天,我在他家的院子里请教过他——文学创作是不是都要基于作者的原生活。他说,有的是第一手生活,更多的是第二手生活。第二手生活其实也是深入生活才能得来。他又说,他看了我写的几篇文章,不错,鼓励我多想多写。他说出这番让我醍醐灌顶的话语时,就坐在窗前,窗外是满眼的翠绿,而那一刻我就站在他身旁,看着他抿嘴而笑的样子。那时候我面临着业余写作题材枯竭的困境,他一句话就在我的面前推开了一扇窗户。遗憾的是,走向社会的二十多年来,我在数字中谋生,无暇顾及心中一直喜欢的文学,更没有向他请教关于文学的事情,那唯一一次请教就成为最后的一次。假若时光能倒带,我真希望跟他进行长长的对话,聆听他长达六十多年的文学创作中所积淀的经验,以及经历过的那些苦乐年华。
  可是时光,能倒带吗?能吗?
  泪眼迷蒙中我又一次翻开那本他十多年前送我的《黑牡丹》文集,想在文字里与他对话。《“喇叭裤”巧遇“红背心”》,他写于30多年前的这部小戏,对行业不正之风嬉笑怒骂,对群众身边危害极大的苍蝇式小腐败鞭挞怒斥,他疾恶如仇针砭时弊的写作风格,是真正的批判现实主义吧?获得赵树理文学奖的这篇《黑牡丹》,他笔下栩栩如生的老贫协与生产队长呈祥,是教科书一般的农村干部形象。看到他们在霜冻来临前精心组织安排群众到地头点火的情节,对比今年春上的那一次大范围冻害中各级干部发一纸“气温断崖式下降”提醒后再无作为,由不得痛心疾首。试想,如果在当下的脱贫攻坚中村村都有老贫协、呈祥那样负责任的干部一心扑在群众身上,今年秋天家乡的果园还会这么荒凉吗?
  有人说,真正写小说人,会把时代背景与家国山河写进去。在我眼里,他就是真正写小说的人。他笔下的人物,都生活在中国农村最底层,虽是小人物但抒发的并不是个人的小情小爱。他心中的山河家国,也许是流淌在万荣境内的汾水黄河,也许是高高耸立的稷王山孤峰山,也许就只是他经常下乡的乌停王亚高村。他把那些文字播撒在这一方土层深厚的黄土地中,那文字就在泥土里长出了庄稼人喜闻乐见的亲近亲切。
  谁为土地上的人们代言,土地上的人们就敬重谁。他60多年创作中留下的那几十万字作品,无一例外都播撒在泥土里,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就如同在我们这个农业大县农业大区农业大国里,山药蛋在粮食界的地位不可低估一样,他作为“山药蛋派”群雕的重要一员,其作品在精神食粮界的地位同样不可低估。
  春去春来,“牡丹花”不会凋谢;潮起潮落,“红背心”不曾褪色。
  敬爱的马力先生,亲爱的天文叔叔,您是文坛宿将,我辈楷模,您在文字中永生!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