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的婚礼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日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101次 时间:2018年11月06日 08:43
  ■刘进发


      牛老汉这几天像吃了“喜喜妈”的奶,脸上的笑容就连睡觉时都不褪去,整天乐呵呵得合不拢嘴,逢人便说:“我大孙子就要结婚了,媳妇长得水灵灵的,还是个研究生呢!”
  村头有棵大槐树,在树下聊天的一帮老婆儿老汉围着牛老汉七嘴八舌谝闲话。和牛老汉一起玩尿泥长大的老张头说:“老牛啊,你真是有福气,儿子成了远近闻名的企业家,钱挣得比山都高,你是要啥有啥。孙子又考了个研究生,真是日子过得甜如蜜,一辈更比一辈强啊!”他说完笑了笑,自嘲地说:“唉,人不能比呀,人比人实实要气死人哪!”
  村东头的李家婆娘羡慕地说:“老牛啊,你孙子长得高高大大,是十里八村难找的帅小伙,如今要娶个研究生媳妇,真是郎才女貌,锦上添花啊!”
  ……
  牛老汉听得高兴,掏出一盒“芙蓉王”给大家挨个散烟。有老婆儿心理不平衡了,对牛老汉说:“不能光给老头子发烟,也要给老婆子发喜糖啊!”
  牛老汉兴奋地说:“今天身上没带糖,明个儿一准给大家发喜糖。”
  村西头的牛三说:“本家子啊,这次咱孙子的婚礼可要好好办一下,让老哥老弟老姐妹们也跟着见识见识沾个光。”
  牛老汉得意地说:“没问题!我都想好了,孙子的婚礼少说要花上他十万八万。彩门要用鲜花搭建,彩棚要用丝绸编织,大红灯笼挂满巷,彩灯气球交叉着排。”他吧嗒着嘴接着说,“再叫上孔向东的戏,唱上几天几夜,戏台子下面的油糕、热锅子全包下,让村里人看完戏随便吃。烟花爆竹拉上一大车,大红地毯铺满大街。唢呐鼓队请两班,红火热闹也不能少。酒席档次也要高,十三花带腰点,鸡鸭鱼肉样样全。老白汾酒大中华烟,红牛饮料紧饱着喝。”
  大槐树下面的人异口同声:“好,好,老牛家有气魄,在咱村一定要拔尖!”
  牛老汉说:“不是我爱显摆,我这是要争一口气哩!”他抽了口烟,顿了顿说:“老张啊,别人不记得了,你应该记得,当年我结婚的时候正赶上割资本主义尾巴,那个年代咱本来就穷,还不让老百姓养鸡养鸭,不让老百姓交易农副产品。我结婚时我娘是个半病子身,整天吃药,家里穷得叮当响,不要说摆酒席,就连一床新铺盖都置办不起。我娘不甘心,把家里养的几只鸡拿到城里偷偷去卖,谁知让城管队发现了,不但没收了鸡,还让我娘戴着高纸帽子转村游行,老娘连气带病,回家后口吐鲜血离开了人世。”
  说到这事儿,牛老汉声音有些哽咽。看来这件事情对牛老汉伤害太大了,以至于几十年后提起来还是情绪激动。牛老汉扬了扬头继续说:“好在春女不嫌弃我家穷,硬是和家人掰了嫁给我。我当时就发誓,若是有机会,我一定要办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让母亲在九泉之下得以慰藉,让春女也长长脸。”
  老张头说:“那时大家都穷,谁也不会笑话谁。我的婚礼不也很简单嘛,一床铺盖一身新衣,用个平车拉着媳妇回的家。呵呵,往事不堪回首啊!”
  牛老汉吧嗒了几口烟,又接着话茬说:“是的,往事真的不能回忆。到了儿子牛亮结婚的时候,也就是1983年吧,改革开放刚开始,日子比过去好过了,但也只是解决了个温饱,我为供他上大学还是欠了一屁股债。本来想咬咬牙办个像样的婚礼,可儿子死活不同意。我知道儿子是在心疼我和他妈妈,但我不想失去这次机会,我害怕以后再没有时间来弥补这个遗憾,于是让他舅去劝说儿子。儿子眼泪汪汪地对他舅说,他看父母太苦了,不想再花父母的血汗钱。后来他舅舅取了个折中的办法,办了个还算说得过去的婚礼。”
  “老牛啊,你上辈子烧了高香,生下一个懂事的儿子,书念得好又有孝心,知足吧!”邻居李老头插了一句话。接着村东头的老王也说:“人常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咱亮亮从小就出众,现在不是出息大了嘛,在建材化工方面大家都叫他什么专家,自己的化工厂实验室又大又先进,听说和外国人都有业务联系,光资产就有几千万,你现在美得太太哩!现在孙子要结婚,这机会不是来了吗?这次孙子的婚礼一定要办得排场阔气,了却你多年的愿望。”
  村西头本家子牛老太接过话茬:“不过亮亮这娃从小就细发,从不舍得花钱,老哥你在后面要掌好舵,把孙子的婚礼一定要办得排排场场阔阔气气,不要让别人说咱是臭财主小家子气,吝啬鬼。”
  牛老汉说:“你们放心,这次我一定要掌好舵,把孙子的婚礼办得体体面面,真正风光一次,大家就早早地腾空肚子等着吃摊子吧。”
  两天的连阴雨过后,大槐树下又热闹了起来,人们闲谝的话题还是老牛家孙子的婚礼,可是迟迟不见牛老汉出来。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还是不见牛老汉的身影。人们开始猜测是不是家里已经开始准备婚礼的事忙得脱不开身?猜测只是猜测,总不踏实,老张头准备到牛老汉家去看看。
  牛老汉还真是病了,躺在床上无精打采,才几天不见憔悴了许多。老张头进门问他,谁知他头一扭面向墙壁一言不发。这就奇了怪了,我张老头又没惹你,你咋就不理我呢?是发高烧烧糊涂了吧?春女倒像是见了救星似的赶紧让座倒茶,手动着嘴也动着:“唉,亏先人了,老啦还是死倔死倔的,和儿子怄气两天都不吃饭。”
  老张头问:“咋啦?”
  春女说:“还不是为了孙子的婚礼,父子俩闹翻了。”
  老张头心里明白了一大半,肯定是儿子不愿意大操大办,父子俩说不到一块去。便朝牛老汉说:“噢,是为这事啊,咱一辈人不管两辈事,孙子的婚事有他爸妈操心,你当爷爷的就别再插手了。”
  牛老汉听老张头这么说,气就不打一处来,突然扭过头坐了起来说:“什么一辈人不管两辈事,我还没死呢,这屋里的事就由他们说了算,这不是把我这个老掌柜子撇到了河滩了么。”
  牛老汉提高了嗓门像是给老伴和老张头说,又像是故意说给外面的儿子媳妇听:“想当家,等我死了再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谁也别想当这个家!”
  老张头摆摆手说:“老伙计消消气,我去劝劝亮亮,你们坐在一起再好好商量商量。”
  牛亮也正想找老张叔劝劝父亲,他开门见山地说:“叔啊,在咱村,我爸和你关系最好,你一定要好好劝说劝说他。”
  老张头说:“亮子不急,你把事情的原委跟我说一说,我再去劝你爸。”
  牛亮说:“儿子要结婚了,我爸给我摊派了一世界,又要搭彩门,又要唱大戏,还要我置办丰盛的酒席。叔啊,不瞒你说,我这些年是挣了些钱,可不能胡吃乱花呀!我是一个党员,一定要廉洁自律,不能搞大吃大喝,不能铺张浪费坏了党风!”
  老张头说:“你说的也在理,可是你爸他一辈子好面子,把脸面看的比什么都重。他觉得过去家里穷,没办过一回像样的事,总想在村人面前赢这个脸。这次他在大槐树下夸下了海口,你若不按他的想法来,这不是要他的老命嘛!”
  牛亮说:“可党的纪律不能违反呀,我是党员,要喜事新办,给大家起带头作用。你去好好劝劝我爸,这几天他不愿意跟我见面,我有话也没法给他说,拜托叔了。”
  老张头是村里的能人,劝架管闲事有一套。他想了想说:“亮子啊,叔知道你的难处,但你爸没个台阶不好下呀,你想个什么法子给他个台阶,让他露露脸拾起自己的脸面就风平浪静了。”
  牛亮说:“你最懂我爸的心事,你说什么事能让他露脸高兴,挣回自己的面子?”
  老张头思考了一会儿说:“你爸曾给我说过,他想给村里的老人们办些好事,让大家都沾沾你的光,但不知你能给老人们办个什么事?”
  牛亮说:“这正好,前些天我和村干部商量着,想出300万在咱村东头建个养老院,我看这样吧,这个项目就挂我爸的名,以后养老院的事就他说了算,你看行不行?”
  “行,行,一定行!亮子啊,你可给咱村里办了件大好事!”老张头激动地说,“我这就给你爸说去。”
  第二天,大槐树下又出现了牛老汉的身影,满面春风笑容可掬,逢人便发喜烟喜糖……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