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刻在了我青春懵懂的记忆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晚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196次 时间:2018年10月26日 09:29
★本期讲述者:高磊,男,29岁

      “你好我叫高磊,我喜欢你!”这是我一直以来想对她说的话,在我青春懵懂的季节,我和她相遇并错过,只记住了她好听的名字——诗琪。

  初次相遇,我知道了你的名字叫诗琪,感觉你好熟悉

  那年学校办兴趣班,各个班级都可以报名参加,我报了摄影。学习为一个多星期时间,老师就带着我们在各个景点采风,教我们如何构图,如何拍照。
  集合的时候,我第一眼就看到她了。我们对视了许久,也奇怪,要是平常这种时候我一定是躲闪开眼神才对,但是不知道什么情况,我们两个人就这么呆呆望着彼此,好像许久没见到的朋友,在确认是否是对方。
  她不属于美得很出众的那种,而是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一辆大巴车载着我们去往目的地,她就坐在我的后面。我并没有因为那许久的对望,而过多关注她,相反和同班的好哥们雨龙聊漫画聊得火热。
  一直到第三天,我在吃汉堡,车辆刚好路过一个垃圾场,我赶忙把包装汉堡的纸往窗外一扔。结果因为风大的缘故竟然又刮回到后面的车窗里。包装袋上的沙拉酱沾到了她的身上,我赶忙道歉。她一边说没事,一边拿着纸巾来回擦拭身上的沙拉酱,这是我们说的第一句话。
  那一个多星期里,我们去了鸵鸟基地,看了司马光墓、关帝庙、莺莺塔、永乐宫……已经过去6天了,我和她才说上了第一句话。
  关帝庙空间大,小伙伴都四散在周围,我和同伴走散了,我一个人拿着相机瞎拍着。她就这样走进了我的镜头里,我随手按下快门,却被她看到了。

  她笑着走向我,于是,我们有了这样的一段对话

  “你好,我叫诗琪,你拍的怎么样?”
  “哈,我在拍这个走廊上的门,结果你走出来,觉得构图还不错。回头洗出照片了,送给你,我叫高磊。”
  “是吗?那谢谢了。”诗琪说。
  然后我们两个人就站在那里傻笑,然后就聊了起来。
  和她聊着,有种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感觉。就好像许久未见的朋友或者家人一样,没有一点陌生感,我们聊得很愉快。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就到了要走的时候,我心里总觉得遗憾,要是前几天这样聊聊该多好啊。
  采风只剩下两天,我心里不免有一些小失落。那个时候我们都没有手机,也不知道怎么要联系方式,粗心的我也忘记问她是哪个班的。
  第七天我们去了三门峡,老师把我们带到一个河边公园,在那里可以看到黄河,周围是一些凉亭和古建筑。我拿着相机,拍着眼前的风景,我又一次在镜头里看到了诗琪。我走过去和她打招呼,许是昨天聊得太开心了,再见到她反而又扭捏了起来,不知道如何开口。
  于是,我们各自拍着景物,我们很有默契的,始终都在对方视线范围出现。想起了不管是谁,抬头第一眼,一定是先看对方是不是在自己舒适的位置上,但是始终都没有再搭上话。我也只好和我的朋友先自顾自玩地起来了。
  我看见我们班的雨龙走过来,我让他帮我拍个照,雨龙应允了,我还没有摆好姿势他就来了个抓拍。
  我站在凉亭的一侧,望着相机。
  雨龙拿着相机说:“好,你再往右边一点,不然像凉亭的柱子从你脑袋里长出来一样,好就这样保持住,3、2、1,咔嚓。”随后又拍了几张,我们就转到了下一个地方。
  无意间抬头,我和诗琪又相遇了。突然发现周围的气氛变得很微妙,我的心有些慌乱,另一个小伙伴苟健从我们身边走过的时候发出一声“咦……”,于是我慌忙加快脚步先上了大巴车。
  苟健和诗琪是一个班的,他刚刚的举动让我对这个人有些反感。一路上,他总是很殷勤地讨好诗琪,只不过每次都吃了闭门羹,但他却乐此不疲。

  我希望得到那枚四叶草,让它帮我达成心里那个小小的心愿

  最后一天,我们去了西花园。这里曾经是我的战场,小时候奶奶每天早上锻炼都会把我带上,然后给蹦蹦床的阿姨三块钱,我就在那里玩,等她锻炼完了就来接我。基本上这边游玩设施的老板都认识我。即便以后大了不常玩,但是那些老板看到我也会打招呼聊上几句话。也许是到了自己地盘的缘故,自信心爆棚了起来,很是兴奋。就问诗琪有没有在这里玩过,她摇了摇头说很少来。我拍拍胸脯说可以给她当导游,并跟她说,这里有一些很好玩的地方还有秘道,只有我们这些老玩家才知道。
  “走我带你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我就拉着她和大部队分开了。带她转了迷宫,爬了假山,还去动物园里转了一转,孔雀很适时地开了屏,还一起坐了摩天轮。最后又碰见几个朋友,大家相约去了恐怖岛。
  现在想想也是有够无聊的,不过在当时,这些游乐项目还是挺吸引人的。几个小伙伴一起进去,本来我都去过也知道没什么,可是在周围的气氛带动下,自己也不免紧张起来。看着眼前忽明忽暗的灯光和古怪的声音,我的天呐,都不敢往里走,所有人就推着我先走。诗琪也和他们一样,抓着我一只胳膊躲在我身后。我无奈地一边小碎步后退,一边被一帮人推推搡搡往里走。最后我就壮着胆子直接拉着她的手往前走,她也紧紧抓住我的手,一直到出来还没有放开。
  出来的时候,苟健一帮人也从另一个地方来到这里。
  苟健:“诗琪,你俩……这是好上啦?”她这个时候才发现还拉着我的手,连忙松开,不知所措。
  苟健在那里坏坏的笑,当时我真想过去揍他。
  最后一站是博物馆,大家对里面的东西并不多关心,反而关心起门口花园周围的四叶草来了。大家分散开来,低着头在那里找,都希望能找出一个四叶草出来,据说拿着四叶草许愿特别灵。也许是因为吃醋的原因,看见我和诗琪总在一起,苟健从开始就一直在那里和我们瞎起哄。
  “诗琪,高磊有话和你说哦……”
  此时周围人也开始起哄,弄得气氛很是奇怪,我也左右不自在。最后在大家的起哄下,我被推到她的面前,她害羞地低下头,又抬起来像是在等我说什么。我也不明白场面是如何发展到当时那个地步的,脑子一片空白。
  我对着诗琪说:“我没有什么和你说的。”说完之后我就像个逃兵一样逃离了战场,她就呆站在那里像一个固定的风景。
  之后我整个人都是懵的,也不清楚怎么就已经回到了家。

  你的名字,深深地刻在了我青春的记忆里

  回到学校,我也曾想过找她,却不知道她在哪个班级,一周后我们的照片获奖,我在广播里听到了她的名字。“高磊、诗琪等在摄影比赛中获奖……来教导处领取获奖证书。”
  我满心欢喜,以为又能见到她了,那天我领了奖状在门外徘徊很久,却一直没有看到诗琪的身影。这时候看到苟健,即便很讨厌他,我还是笑着上前去询问,诗琪怎么没来。苟健一脸失望地看着我:“哦,她转学了。”说完他就进去拿奖状去了。
  看到苟健眼底的那份失落,我信了他的话,那一刻我发现我也没有那么讨厌他了,也许那时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吧。
  我一边下楼,一边紧紧地抓着口袋里写给诗琪的信,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心情都在信里,我不甘心地望着远处教导处的那扇门,希望她突然出现在那里向我招手。我讨厌当时周围的人在那里瞎起哄,我讨厌那个嫉妒我的苟健,而我更讨厌的其实是我自己。
  她站在我的镜头里,那个风景渐渐在眼前远去,只留在我的记忆里。
  回到家,看到床上散落的照片。拿起来,一张一张看着。一幕幕的画面,在脑海里浮现。那张她从门口出来的照片,由于快门按早了,只留下了她的一个侧影。
  8天时间,我竟然忘了留下一张她的照片,一边翻看着一边苦笑着。看到其中一张照片的时候,我愣住了。雨龙这家伙还真是厉害啊,照片里公园凉亭上一个男孩双手背后靠在左边柱子上,而右边柱子上一个女孩单手扶着柱子,中间只间隔不到三米,两个人都在对着镜头微笑,那正是我和诗琪……
  “诗琪,我喜欢你!”如果我当时鼓起勇气说出来,会不会我们现在的生活会变得不一样?
  她的脸庞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模糊不清,唯有她的名字深深刻在了我青春懵懂的心里。 (记者 孙云苓  本文所涉及的姓名均为化名)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