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日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141次 时间:2018年9月11日 08:35
青青

  
■赵应征



  那天见到照亮的时候,是在我们机关大门口。
  我有点惊讶问他你为啥在这儿,他说是在等青青。他们今天要去电机厂,因为朋友杨天宇女儿要出嫁。
  当他说出青青这个名字的时候,我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个中等个、圆脸盘、绑着两个齐肩发辫的女子。她对我是有恩的,那会儿她当过村干部,是她让我进学校当了老师的。
  照亮问我,这些年你见过青青吗?我摇了摇头说没有。不仅是近几年没有她的音讯,而是自从她那年去了西藏支教到现在,一直就没有再见过。我伸出三根指头,在照亮脸前晃着说,三十多年了,三十多年啊!
  正说话间,从北边走来一个中年妇女。照亮说,老余,看看这是谁,看看你还能不能认出她?
  如果不是照亮提前说,我根本认不出是青青。她穿着一身深蓝色衣服,脸很瘦长,十分疲惫憔悴,说话无精打采。看着她的模样,我怎么也无法将她和过去的青青联系在一起。
  照亮对青青说,青青你看这是谁?青青侧着头端详了半晌,还是没结果。照亮笑了一下说,是老余,你连老余都认不出了?青青这才收住了一脸的狐疑,盯着我说,咦,看你胖得像熊二,哪里能认出来!
  望着照亮和青青远去的背影,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
  我和照亮、青青同岁,从小学到初中高中都在一起。毕业后我们回到生产队,自认为是文化人,互相之间来往很频繁。当时生活很枯燥,也没有什么文化娱乐活动。那时候每到下雨天,我们三五个同学包括青青,都会齐聚在照亮家里,一起玩扑克下象棋或者坐在一起海阔天空瞎聊愿望理想什么的。
  照亮的父亲在武汉地质开采队工作,姐姐已经出嫁,家里就剩下照亮和他母亲。照亮母亲很慈祥,很善良,那时候我们去他家一玩就是一整天。有时候天下大雨,照亮母亲就一声不吭在后面的厨房里给我们做好饭,热乎乎端上桌子招待我们吃。饭放在小圆桌上,但大家都不好意思动手,照亮母亲就从盘子里拿起筷子,往每个人手里递。有一个同学说了句,姨,我们不饿,大家都随声附和着说些推辞的话,但架不住照亮母亲的热情相让,最后还是把饭吃了。
  除了打扑克下象棋之外,我们最大的乐趣就是听照亮闲谝。照亮父亲在外地工作,家庭情况在那时候相对富裕一些,他自己也喜欢学习,订了《朝霞》《学习与批判》《文艺报》《人民文学》等好几种报刊,有好的文章大家便互相讨论。我至今喜欢阅读小说,这个习惯就是从在照亮家看书养成的。
  照亮有一个可爱的特点,就是在他谝兴正浓的时候,别人还没有笑,他就咧开大嘴嘎嘎大笑。更有趣的是,当他谝完一个故事后,看到盘子里的柿饼花生被我们吃光了,就唤母亲重新往盘子里再盛些。
  一起聊天的女同学就青青一人。照亮在讲故事,她就坐在椅子上全神贯注聆听着,眼里流露着敬仰与佩服的光泽。可能从那时候开始,青青对照亮有了爱慕。
  在生产队务农的第二年,我被村子里的学校聘任为民办教师。我当老师是青青提的名,她当时已经是村支部副书记了。青青性格直爽,为人热情,又很有工作魄力,当时被上级作为书记来培养。照亮呢,不久后去了他父亲的地质勘探队工作。
  这期间在我们身上发生了很多故事,特别是青青。她在担任村支部副书记的时候是二十来岁,到了谈婚论嫁年龄,有人给她介绍了个邻村的男娃,叫赵军。我对赵军很熟悉,因为我们都是教员,经常在联校开会或者培训。后来村里有一个上师范的名额,因为青青表现突出,经推荐村里将这个名额给了青青。
  两年后的一个晚上,赵军骑着自行车找到我们学校,他满脸流着汗气喘吁吁地说,找我有件要紧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信是青青写的,大意是说,由于性格不合,加之青青准备去遥远的祖国西部边陲支教,他们之间的婚姻可能要受到许多不确定因素的影响,让赵军三思而行。
  赵军望着我一脸难受地说,一定是青青心里有人,才这样委婉地提出退婚要求。我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也不知道怎样来安慰赵军。
  青青和赵军退婚后,在西藏支教,依然还留恋着照亮,经常和照亮通话。对于青青来说,虽然藏区环境恶劣,工作条件不好,但隔三差五有照亮一番长途电话的安慰,心情自然宽慰了很多。
  突然有一天,照亮电话告诉青青,自己要结婚了,女方是照亮的同事。听到照亮的话,青青头顶像炸了惊雷,一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后来的几天中,照亮反复做着青青的思想工作,告诉她自己的实际情况和父母的心意,使青青逐渐从走火入魔的情感中走了出来。对照亮心怀深情的青青说,今生咱们虽然难以成婚,但心里永远会惦记着彼此。
  ……
  自那次见过照亮和青青后,照亮给我发来好多青青的照片,多日不见,青青比我在机关门前见到时更加消瘦,脸色没有一丝红润。不久后,照亮告诉我,青青病逝了。他说大约在五年前,青青得了乳腺癌。青青最大的心愿,就是在她生命最后的一段时间中,能够得到照亮的陪伴。上次见他们,就是照亮陪伴青青回到我们村,也是青青最后一次回娘家看望哥哥姐姐,也是最后一次和照亮去参加朋友女儿的婚礼。
  在电话里,照亮哽咽着给我说了青青许多生前与死后的事,我的泪水止不住在脸上流淌着。那个梳着齐肩发辫热情似火的女子,那个一辈子把爱埋在心里的痴情女子,你听到了吗?照亮说,如果有来生,他一定会娶你。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