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土祠:华夏儿女最温暖的根祖和桑梓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日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103次 时间:2018年5月17日 08:51
 后土祠:华夏儿女最温暖的根祖和桑梓

■韩维元 沈伟杰


     沧海桑田,日月如梭。
      后土祠,一座大得足可以装下五千年历史的古祠;一座小得只能容下一块石碑的古祠。
      登临肃穆巍峨的秋风楼,远眺黄河落日,默吟着汉武帝的这首《秋风辞》,心中不禁感慨,五千年的风云变幻,在这块沟壑纵横的圜丘之上,在朝代的兴替与岁月的更迭中,曾经埋藏了多少华夏民族不为人知的玄奥,成就了多少帝王贵胄的丰功伟业,演绎了多少华夏子孙的世事沧桑……

脽上后土

      在千山之巅、万水之源的青藏高原冰谷源头,冰川融化的雪水汇成涓涓流水,源源不断地汇入青海三江源,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从这里起源,慢慢流淌,穿过白浪滔滔、气势磅礴的虎口,在奔腾咆哮中越过龙门,与山西的母亲河——汾河交汇。
      大小两条母亲河的交汇,也让这一段河水变得如母亲一般温柔宽和,并渐渐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泽中方丘”。这里便是“脽”。传说中,轩辕黄帝“扫地为坛”之处。古属汾阴。
      关于汾阴古脽,唐人颜师古对“脽”则作了这样的诠释:“因其地而高起,如人尻脽而名之。”“尻”(k􀅠o),《广雅·释亲》以为“臀”;“脽”与“尻”同义,《说文解字注》引颜师古曰:“脽,臀也。”以汾、黄二河相交处高阜凸起,比喻人体的臀部,认为这里便是大地母亲的“尻雕”所在。
      轩辕氏时,居无定所,为何会选择汾阴古脽为祭祀之所呢?元代所刻《历朝立庙致祠实迹》载:“轩辕氏祀地祗扫地为坛于脽上。”也就是说轩辕来汾阴古脽,是为了祭祀地祗,即大地之神。
      中华文化视天为父而地为母,故有“皇天后土”之谓,后土,即是对大地之神的尊称。祭祀大地母亲的祠庙,自然称作后土祠了。
      在大地母亲的“尻雕”所在之处,构建供奉大地母亲的后土祠,理所当然最为正宗。同时,此地又兼具着四面环水、与外隔绝的天然优势,真切反映了洪荒时代人与土的关系,是远古先民对土地的认知、利用、感恩和崇拜的开始,是先民对水与土,人与自然最原始的思考。
      “扫地坛”的出现,或许正是人们对土地最原始朴素崇拜的源起。或者还可以说,正是这脽上土、黄河水,养育了远古的中国,肇始了华夏文明。

千年祭典

      与华夏众多祠庙不同的是,后土祠的演变,与各朝各代的皇帝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据祠中保存完好的《历朝立庙致祠实迹》碑记和《蒲州府志》记载,“轩辕氏祀地祗扫地为坛于脽上,二帝八员有司,三王方泽岁举”。
      也就是说,自黄帝之后,唐尧、虞舜、夏禹、商汤和周文武诸王先后祭祀后土,直至汉唐宋,各主要朝代的皇帝,几乎都来到脽上进行过盛大的祭祖活动。
      史料记载,单是在汉朝,先后亲临脽上进行祭祀活动的就有文、武、宣、元、成和后汉光武诸帝。特别是汉武帝刘彻,不仅亲手完成了祖帝刘恒为后土立祠建庙的夙愿,而且在从公元前113年到公元前87年的26年间,他亲赴汾阴后土进行祭祀活动竟达6次之多。
      作为雄才大略、东并朝鲜、南吞百越、西征大宛、北破匈奴,奠定了汉地基本版图,开创了汉武盛世的汉武大帝刘彻,公元前116年夏五月第一次祭祀后土,便得鼎汾水上,遂改年号“元鼎”,后又因“荣光幂河”而将汾阴县改为“荣河县”,并将后土祠定为国家祠庙,作为巡行之地,进而形成制度,每三年都    要亲来这里举行一次大祀。尤其是在他近70岁高龄时,依然亲临汾阴脽上祭祀后土,并在此留下了千古绝唱《秋风辞》。
      作为唐朝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和开创了唐朝极盛之世“开元盛世”的唐明皇李隆基,在开元十一年二月的汾阴之行中,整修后土祠时从地下挖出两个古铜鼎,又将“荣河县”改名为“宝鼎县”,并扩建祠庙,撰有《唐玄宗祀汾阴后土祠》一文。
      公元1011年,宋真宗赵恒到汾阴祀后土。此前一年,宋真宗就动用国库三百多万两白银,把祠庙扩建成占地近千亩的太宁庙,被誉为海内祠庙之冠。真宗御制御书并篆额刻成了《汾阴二圣配飨之铭》碑,和唐明皇《祠汾阴后土碑》分列于甬道东西两边。
      从汉代至宋代,有史料记载的就有8位皇帝24次在汾阴祭祀后土。
      从金元时代开始,皇帝便不再去后土祭祀了,而改为每年派皇室族裔和达官重臣去后土祠代为进行祭祀活动。
到了明代,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后,为了解决到汾阴祭祀路途太远的问题,便索性于永乐十八年(1420)在北京敕建天地坛,用以代为后土祠而进行祭祀活动。
      迄今,我们从天坛平面以北圆南方象征天圆地方的设计理念中,仍可清楚地看出它是对脽上后土的刻意模仿。至于天坛内所设的“圜丘坛”,那就更是对脽上后土之“泽中圜丘”地形制貌的摹实仿真了。
      随着后土祠皇家祭祀的荒颓,后土祠也逐渐由皇家祭祀走向民间祭祀。今天后土祠,已然成为百姓的大舞台。看民俗、唱家戏,企佑平安,拔花求子的百姓,比肩接踵,络绎不绝。
      大黄河西横,秋风楼屹立。变换的是到后土祠祭祀的人,不变的是这方深沉的热土。

桑梓根祖

      说到后土祠,必须要说的自然是后土祠的主人,即祠庙中所供奉的“后土娘娘”。
      相传,每年的三月十八是后土娘娘的生日。每到这一天,一簇簇、一队队的人,从邻村近乡,从陕西河南,从福建东北,从台湾海外向这里汇集,在井然秩序中相扶相携向祠庑大殿徐徐走去。
      来此祭拜的人群一般来说可以分为三个群体。一是来寻根的,一些海外侨胞、台湾同胞不远万里,远涉重洋来到后土祠,其目的就是要寻觅自己的根本,造访华夏的源流,弄清楚自己“从哪里来”的问题。
      另外一群人的目的则是企佑平安美好。农民在这里祈佑五谷丰登,病者在这里祈求早日康复,商人在这里祈愿生意兴隆……
      还有第三类比较特殊的人群,拔花求子。关于在后土祠拔花求子的第一人,相传为汉成帝刘骜。汉成帝初年,丞相匡衡等人认为到汾阴祭祀后土,要“渡大川,有风波舟楫之危”,建议把对后土的祭祀活动改在长安北郊,汉成帝采纳建议。可是仅仅两年后,匡衡便丢了官职,同僚们议论,这是天地对匡衡的报应,汉成帝心里也暗怀忐忑。更为蹊跷的是,汉成帝即位许久没有子嗣,于是在公元前14年,皇太后以自己的名义下了一道诏令,恢复了黄帝至汾阴祭祀的先制。而此次祭祀的一项重要内容便是祈求子嗣。
      如今,每年的元宵节和农历三月十八,到后土祠拔花,成了一项非常盛行的活动。
      其实,后土源于母系社会中的土地与女性崇拜。她的全称承天效法厚德光大后土皇地祇,她掌阴阳,育万物,因此被称为大地之母,相传她是最早的地上之王。
      今天的后土祠,已经不单单是一座供奉大地母亲的神庙,也不仅仅是一个民族对土地最深厚的情感的寄托,她业已成为深蕴在海内外千千万万华夏儿女内心深处最温暖柔情的根祖和桑梓。

名楼屹立

      后土祠内最负盛名的建筑,当属秋风楼。
      秋风楼因楼内藏有汉武帝的《秋风辞》碑刻而得名。秋风楼的创建年代,现无确凿史料记载可考。但从清代知县戴儒珍在《秋风辞》碑跋语中“后沦于汾,复建楼而贮之”推测,最晚应建于明代。
      明代隆庆年间,黄河干流向东摆动,汾阴脽被河水侵蚀,脽丘塌陷,后土祠受到威胁,到万历末年,后土祠整体向东移建。清顺治十二年,黄河决口,后土祠内的建筑大部分被黄河冲毁,只留下秋风楼和门殿。
      康熙元年黄河再次决堤,所有建筑都淹没于黄河中,康熙二年,后土祠易址重建于今万荣县庙前村北。同治六年,后土祠再次被黄河冲毁,直至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才又在现址上重建。其楼高三层,砖木结构,十字歇山顶,回廊四绕,斗拱天成,面阔进深各五间,踞高昂首,至为雄奇,遂成后土祠一大景观。
      现今的秋风楼为砖木结构,下部是用砖块砌成的高大台基,凌空横跨于一条东西贯通的古道上,托地傍水,与河西韩城芝川镇的国务院文物保护单位太史祠遥遥相望。
      台基东西各雕横额一方,东曰瞻鲁,西曰望秦。据现场实测,“瞻鲁”应为意词,大概是怀着崇高的敬意,遥望岱岳泰山。但望秦却是件容易的事。特别是雨过初霁,天清气朗,河对岸芝川口南坡上的景色历历在目,甚至连太史祠内司马迁陵墓上的大柏树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秋风楼门楣石雕图上,东边刻有“汉武帝得鼎”,西边刻有“宋真宗祈嗣”,线条流畅飞动,人物清晰逼真。推门入楼,可看到砖雕阳刻的“扫地坛”三字。进门后,东西皆有台阶可登楼。二三楼各有汉武帝《秋风辞》碑刻一通,触碑感怀,凭栏远眺,四面美景一览无余,声清影历,令人心旷神怡,浮想联翩。
      关于秋风楼下的古道,相传有两个名字。一为张仪古道。张仪是魏国安邑(今万荣县张仪村人),战国时期著名的纵横家、外交家和谋略家。相传张仪和苏秦当年同拜鬼谷子为师,就是经过这条古道,过河入秦的。张仪学成后出访各国,游说入秦。秦惠王封张仪为相,张仪首创连横的外交策略,以“横”破“纵”,使各国纷纷由合纵抗秦转变为连横亲秦。张仪也因此被秦王封为武信君。
      古道的另一个名字被称作“朱德小道”。1937年秋,朱德、邓小平等率八路军总部和115师,120师、129师东渡黄河,在后土祠附近的汾阴古渡登陆,沿张仪古道穿秋风楼,步行至侯马北上太行。这里也成为八路军踏入山西的第一站。从八月底到九月中旬,32000多人,从秋风楼下的张仪古道逶迤通过。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与名扬海内外的中国古代四大名楼相比,屹立了五千多年的秋风楼或许更见风骨。

千古一辞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箫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公元前113年的深秋,年近七旬的汉武帝刘彻祭祀后土后,在汾河舟中欢宴群臣,慷慨高歌。忽然天空中阵阵雁鸣引得他抬头四望,只见秋风阵阵下草木黄落,白云悠悠中鸿雁南归,不由感慨人生美好太过短暂,于是吟下了悲凉壮美的《秋风辞》。
      关于汉武帝刘彻的诗作,历史评价其“长于诗赋”,现存诗七首。明人王世贞以为,其成就在“长卿下、子云上”。其他存留的诗作《瓠子歌》《天马歌》《李夫人歌》也“壮丽鸿奇”,为诗论家所推崇。鲁迅先生曾叹其为“缠绵流丽,虽词人不能过也”。
      关于《秋风辞》碑,史料记载,元代时《秋风辞》石碑便刻好,并建亭置之,供人阅赏。到了明朝隆庆年间,便专门在后土祠修建了秋风楼。
      现今秋风楼上藏有两块《秋风辞》碑,二楼碑为大清同治十三年刻制,此碑前半部分篆字,是清朝遗老,当时的名流,洪洞人王轩所书,碑后半部分为清代荣河知县戴儒珍写的一段跋语。
      三楼是元大德年间的一块碑碣。此碑左上角有残缺,但字未伤损,用木板镶补,下边一排字是用一块颜色相近的石头补对上后刻的。原碑为行楷书,碑体历经沧桑,虽有破损,但字体凝重流畅,意趣横生,韵味盎然。九句九个“兮”字都有变化。使人想到书圣王羲之在《兰亭序》中20多个不重样的“之”字。
      关于元大德年间的这块残碑,传说曾被黄河水冲到潼关。潼关知县夜梦黄水决口,一大早察看河滩时看到了这块碑,见是后土祠之碑,上又刻有帝王诗词,便用车马鼓乐,走州过县,将残碑送回后土祠。
      其实,由于后土祠在历史上的特殊地位,自古以来就是帝王将相文人墨客赋诗作文,感今怀古之地。
      除了刘彻所作《秋风辞》,还有唐宋元明清等各朝代数十篇佳作。这些文人骚客书碑碣刻,铸就了供人回望往事和凭吊英贤的稀世瑰宝,他们不仅真实采录了历史的脚步在这里发出的跫音,而且以另一种方式清晰地回应了岁月于此处营构的世代辉煌,以至于让人在深深的景仰与眷顾之中,油然而生归本还源的感慨!

瑞熠华夏

      站在今天的后土祠远眺,四周早已是一片葱郁的田地,然而,在这片葱郁之下,却是一段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后土祠所在的汾阴脽,曾是春秋战国魏国的汾阴城所在地。据考古学者证实,战国和汉代的汾阴古城便位于今万荣县黄河东岸、汾水南岸的庙前村一带。
      除了汾阴古城,这里还是汾阴古渡的所在地。因为汾阴渡,这里曾经车水马龙,商贩云集,一部分河东之盐便经此渡口运抵三秦大地,著名的“泛舟之役”也是经此而入汾河。
      魏文侯曾在此修筑城堡,作为对秦前沿阵地,汾阴县城,也一直沿用到隋朝初年。
      如今,汾阴故城大都被黄河淹没,只剩堡子崖孤独地矗立在秋风楼西侧,默默注视着荒草萋萋的张仪古道蜿蜒没入黄河。
      汾阴城西有魏国墓地,历代多出鼎彝。汉武帝和唐玄宗获鼎,清代出土郘启编钟、齐侯镈都是因河水冲刷河岸而显露。
      “郘启”编钟出土后,有“十二器”,现知有十三件,十件在上海博物馆,一件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一件在大英博物馆,一件只有拓片,下落不明。齐仲之子所用齐侯镈,1950年由上海博物馆调拨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
      在后土的北沿,曾是孔子高足卜子夏“西河设教”之处。魏武侯与吴起浮西河而下,论山河之固,皆在今河汾湿地一带。隋唐王通河汾设教,及门弟子多达千人,其学生薛收、温彦博、杜淹等,友人房玄龄、魏征、杜如晦、李靖等均为隋唐之际历史舞台上的主要角色,有“河汾门下”之誉。
      若以后土祠为轴心而画一个半径30公里的圆,不仅可以悉数囊括董永、张仪、王通、王勃、王绩、薛道衡、薛稷、薛瑄等先贤巨匠,还有裴松之、裴行简、裴秀、郭璞、柳宗元、薛仁贵、杨玉环等古代各类才彦人杰和尧、舜、禹的酋邦故土。
      新中国成立后,陶鲁茄任山西省委书记。有一次他向毛主席汇报全省水利工作,言及汾河水量很小,怕要断流。毛主席问他,泛楼船兮济汾河,当年汉武帝在汾河都可以行大楼船,并且在那儿还写了首辞。
      上世纪90年代,后土祠当时还是荒草没膝,毛主席女儿李讷专程来参观,说她这次来,不代表她自己,也不代表其他人,只是来圆父亲的一个心愿。
风物如歌
      现存后土祠,虽不及唐宋时之壮观,但其布局严谨完整,仍为国内最具规模的后土祠庙之冠。
      祠内除秋风楼外,依次还有山门、井台、献殿、香亭、正殿、东西五虎配殿等,建筑宏伟,结构精巧。
      这里要说最具学术价值的,当属由山门与井台组成的“品”字戏台。“品”字形戏台由过亭台(山门)、道家台、佛家台(井台)三座戏台组成。
      关于三座戏台,最有趣的当属其上的五副对联所折射的人生哲理。不论是戏如人生,人生如戏“过亭台”,还是描写美妙声音和非凡舞姿的“道家台”,不论是“水月镜花”虚无缥缈的“佛家台”,还是当年知县戴儒珍的“世事总归空,何必以空为实事;人情都是戏,不妨将戏做真情”的真情流露,都不免让人顿悟人生世事,感怀古今变迁。
      祠内正殿西侧明代嘉靖年间所刻的轩辕扫地碑,碑身正面刻有六个大字:轩辕扫地之坛。背面刻有六字:龙马负图之处。
      明嘉靖年间,汾阴脽渐没于河,时任知县侯祁恐千百年后,沧海桑田,后人不知此地为旧轩辕扫地之处,故立此碑。今碑为后人从黄河中打捞上来。
      正殿东侧为庙貌图碑,该碑绘于宋时,金代刻制,明代复刻。碑刻真实再现了宋时后土祠之鼎盛,记载了自轩辕氏经尧舜夏商周至汉唐宋历代帝王祭地祈福的史实。
      祠内另一件镇祠之宝当属位于秋风楼东南侧,距今1000余年的“萧墙碑”。该碑为宋真宗赵恒亲自撰文亲笔书写,全碑共五块,1365个字。碑名“汾阴二圣配飨之铭”,意指他伯父赵匡胤和父亲赵光义迫天意顺民心一统天下,故置祠内配飨香火。此碑原立于宋真宗宝鼎行宫门外,官员觐见帝王时要在碑前整理衣冠及思路,故名“萧墙碑”。
      关于萧墙碑还有一段轶事。萧墙碑曾沦于河。新中国成立后才将碑从河滩中挖出来,置放在后土祠。破四旧时,有人在碑亭南墙上写了毛主席一段话: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意思是说,碑上写的全是封建帝王的思想,是我们批判的靶子,此碑也因此得以保留至今。
      此外,祠内还有残存的日月石旗杆、弱龙旺凤的龙凤古柏,供奉着关圣大帝关羽,存有威严若东岳大帝的黄飞虎的东西献殿以及光彩夺目的琉璃饰件、玲珑剔透的铁艺,栩栩如生的砖雕、石雕、木雕等艺术珍品……一砖一石,一草一木,都在默默诉说着这座祠庙的威严与肃穆,厚重与沧桑。
      回溯来路,方知历史的深沉。站在今天的后土祠,脚下踩着的不只是深厚的黄土层,也踩着中华民族五千年的世事微尘。时间的积淀,已让这里的每一块砖、每一片瓦,甚至每一粒尘土都有了故事和情怀。

(责编:董欣华)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