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厚传家久——八旬老村干樊孝聆的乡土记忆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黄河晨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268次 时间:2018年5月14日 09:12
      家有老,是个宝。每一位老人都是沧桑岁月的亲历者与见证者。在他们的身上沉淀有人生的智慧和豁达。这是记者采访完夏县辕村原村干部、今年85岁高龄的樊孝聆老人后,内心一种真切的感受。
      樊孝聆,中共党员,1934年生于夏县裴介镇辕村。1955年3月应征入伍,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511团6连2排1班,1958年退伍。1960年至1972年担任辕村第二生产队队长,1973年至1985年任辕村主管副业的副主任兼第二生产队政治队长、村科技指导员。1986年至1989年任辕村大队支部委员会委员。2001年,与老伴跟着孩子到运城生活。

樊孝聆与老伴在一起

记者 张建群

村庄记忆:先有轩辕庙后有辕村

      老人说,先有轩辕庙,后有辕村。辕村过去也不小,据老人讲,光绪三年丁丑大荒前有1700口人,但是荒年之后,村里只活下来40个人。后来,又有外村人迁来,村子才慢慢又繁荣了起来。
      村里原来有个轩辕庙,他小时候常去那里。每年夏天,村里的老汉们常在轩辕庙里歇晌午。那庙进门是大殿,正中间供奉着轩辕黄帝的坐像,轩辕帝头带冕旒,威严肃穆。坐像前边两侧是大臣的站像,也是彩绘的。这些站像比真人要高大,非常庄严。当时村子里有专人管理庙宇。每逢节庆,村民们会去虔诚上香、叩拜,祈祷平安与吉顺。轩辕庙前有许多柏树,原来庙外有一座酬神演戏的戏台,可惜后来拆掉了。
      庙近旁是村里的刘家祠堂。过去刘姓人家每年均要去祭拜。每逢家里有大事,还会由长辈在祠堂里开会议定。
      除了轩辕庙和各家的祠堂,村子里原来还有娘娘庙、菩萨庙,一般在各巷的最深处。形形色色的神庙对过去的乡村有一种教化、引导的作用。
      轩辕庙毁于抗战期间,当时国民党一战区在安邑汤里村建炮楼,需要木料和砖石,便肆无忌惮地拆掉了辕村的轩辕庙。其他小庙,在后来的破四旧与各种运动中也渐次拆掉了。

家族记忆:偌大家业的盛衰辩证

      在辕村,樊家虽然是小姓,原本从外村迁来,但是樊家先祖吃苦耐劳、勤俭节约,经过几代人的积累后,攒下了一份非常可观的家业。家大业大,仅樊孝聆的祖父辈便有好几支人丁。但正应了河东那句古话:人旺财不旺,财旺人不旺。独樊孝聆的祖父这一支没有儿子,由樊孝聆的祖母从娘家夏县县城抱养了一个儿子。
      那个孩子仅几个月大,由樊孝聆的祖母藏在怀中抱回家,这样,他们家这一支总算是有了传人。但尽管这样,在过去的乡村,人们重男轻女,对于樊家抱养来的这个儿子,同族的几家人并不以为然,常常在一些事情上进行为难,让樊孝聆的祖辈与父辈受了不少磨难。
      后来,樊孝聆的祖父因病去世,樊孝聆的祖母独撑门户,让幼年的樊孝聆深深体会到了世事多艰、人生不易。
      樊孝聆的父亲樊作栋生了四个儿子,樊孝聆行三。
      父亲因为从小生活环境优裕,从不下田劳动,对家里的万贯家财不以为意。天长日久,樊家偌大的家业竟然被慢慢耗尽了。
      好在财散人聚,樊家在樊孝聆父亲手里人丁兴旺了起来,他生养了四个儿子,成了辕村一个不可小视的家族。
      不仅如此,樊家还在村里落下了宽厚的美名,土改时,本来曾经用着长工算是地主富农的樊家,因为家业已散尽,被评了个中农,在此后的各种运动中得以比较平安地度过,算是因祸得福。
      樊孝聆老人说,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事,也没有绝对的坏事。好与坏、善与恶相辅相成、相依相生,人应该以一颗淡定的心面对身外的一切。

村干记忆:让“咬猫老鼠”服膺于心

      老人说,每一个村子里都有“咬猫老鼠”(不服管教的特殊人),现在我们称“红头发”。辕村这位“红头发”我们暂且称他A。A在村子里天不怕、地不怕,当然也不把樊孝聆这个二队队长放在眼里。樊队长也从来不给他安排活计。
      有一次,村里的驻村工作队干部看到上工时间,A在巷子里晃来晃去,便问樊孝聆:“你为什么不给他安排活?”樊孝聆说:“我安排不了。”言外之意是这个人不听安排。后来,在工作队干部的介入下,A终于开始劳动了。但是他不按照队长安排的干,而是跟妇女们扛着锄头去锄地了。记工分的时候,A让一个妇女拿着自己的记工本让队长盖名章。樊孝聆严肃地拒绝了。A过来找他理论。樊孝聆说:“我也想跟着妇女去干活,又轻松,心情还好。但我没有,我跟着男社员一起去干重活。你是个男子汉去干女人的活,这工分当然不能记。”
      A听后说:“那你让我干什么?”樊孝聆想了想说,你去负责看玉米地吧。玉米成熟,得有人看着。A一听很高兴,认真地去看玉米地。一个“咬猫老鼠”终于慢慢转型为一个合格社员。
      劳动中,樊孝聆发现,A的口才好,脑子活,于是便让A当了生产队代表。有一次大队开会,A发言说,二队牲口奇缺,严重影响生产。在他的鼓动下,大队长当场拍板决定给二队增加两头牛。樊孝聆决定第二天去领牛。A说,今天晚上连夜把牛牵了,明天事情就难办了。樊孝聆按照A的意思将牛牵了回来。果然第二天一早,别的队里的社员得知二队牵走了两头牛意见纷纷。但是生米已经做成熟饭,也只得作罢。
      老人说,“红头发”有“红头发”的长处,作为队长,你必须先管好自己,然后对“红头发”正确引导,让他们也为生产队发光发热,你这个队长才是称职的。
      除了正人正己,管理好队里的社员,老人过去凡事总会以身作则,率先垂范。他的老伴说,别人当队长富了,他当队长把自己家当穷了,常搭赔着自家的钱粮给生产队里办事情。可能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在队长的岗位上一干25年,当副主任也有12年的时间。

往事记忆:成为知青的“救命恩人”

      几年前,有一位北京客人来运城看望樊孝聆,来人一进门就握着老人的手说,叔,您当年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呀!我这次是专程回来看望您的!
      原来,这位北京来的客人名叫邹建生。四十多年前,他作为一名知青在夏县辕村二队插队。小伙子当时有激情有干劲,樊孝聆很喜欢他。
      那时候,村里的牲口身上常常有牛虻,还有一种虫子,咬过牛之后,被咬的地方会渗出鲜血。尤其是牛正在干活的时候,这些害虫来咬牛,牛痛得直蹦,让使唤牛的人非常心疼,也影响了正常的生产。
      从北京来的邹建生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形,非常着急,便和队长商量怎么能够把牛身上这些害虫除掉。不要让牛再受这种痛苦。
      樊孝聆想到平常人除害虫用的一种敌百虫,杀伤效果好,而且毒性不大,比较安全。于是邹建生便找了些敌百虫,按一定的比例配好后,给队里的四头牛全部涂上了敌百虫药液。谁知道,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炎热,还是浓度过大,四头被涂了敌百虫的牛全部中了毒,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邹建生见状后吓得脸色煞白,不知道该怎么办,感觉自己的前途就要因此而断送了。樊孝聆知道情况后,立刻赶到现场,想办法治疗抢救。有一头牲口因为中毒过重,死掉了。其余三头牛则慢慢恢复了健康。村里边要处理毒害牲口的知青时,樊孝聆站了出来说,是他安排小邹去给牛涂药治虫的,有什么责任全部由他来承担。
      后来,村里让樊孝聆赔了一头牛钱,对知青只批评了几句。
      光阴荏苒,岁月流逝,樊孝聆早就忘了这件事情,没有想到,已回到北京多年的邹建生没有忘记老队长的恩情。
      事隔多年,邹建生专程从京城赶到运城看望老队长,表达自己的感恩之情。
      如今已85岁高龄的樊孝聆与老伴儿一起生活在运城一个安静温馨的小院中。
      每天,他会非常有规律地外出去散步、健身,听健康讲座,与他过去在农村当队长一样,将日子过得一丝不苟,有条不紊。回来后,他便静静地坐在客厅,有时候看看电视,有时候帮老伴整理家务打扫卫生,更多的时候则是在回忆过去……
      在他的身旁,聪慧勤劳的老伴静静地做着针线活儿,给孙辈和曾孙辈准备小衣服、小褥子。偶尔,她还会和邻家老太太一起打打麻将、逛逛早市。
孩子们多在周末看望樊孝聆老两口,他常对孩子们讲的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厚道之人必有厚福。人在这个世界上,一定要先管好自己,否则你无法去管别人。人在这个世界上,一定要正直、善良、厚道。正直才能成为社会的脊梁;善良才能成为别人的依傍;厚道才能让家族得以绵延。”
(编辑:张波)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