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故乡的战士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黄河晨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128次 时间:2018年5月09日 10:10
张宝晶

      沈从文先生是大名人,绝对没错。到湘西凤凰县,不去瞻仰他的茔地,算是白来一回。
      沈从文先生1902年12月出生在凤凰县城,1988年5月病故于北京,享年86岁。1992年5月他的骨灰一半洒入穿县城而过的沱江,一半安埋于距县城一公里余的听涛山,可谓落叶归根。2007年5月,沈老夫人张兆和的骨灰合葬于此。
      我曾于10多年前走进过位于凤凰古城的沈从文故居。从此,我便知道了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孩子,竟然在14岁时投笔从戎;20岁时“北漂”京城,靠给报社写稿誉满京华,成为一名文学巨匠;44岁时成为与闻一多、朱自清同时期的北京大学教授。沈从文的经历不能说不传奇,精神不能说不感人。
沈从文先生从凤凰走向中国乃至世界文坛,为家乡为民族争得了荣誉。他的一生,淡名如水,勤奋简朴,谦逊宽厚,自强不息,堪称后辈学习之楷模。为此,县委、县政府与其亲属商议,将他的骨灰从北京迎回,安葬在故乡一隅,使其入土为安。
      2017年9月26日,阳光灿烂。为了最喜爱的沈从文,按路人指点,我沿着沱江边的小路走向他的茔地。山不高,墓不远,我拾级而上。台阶路呈菱形,分两侧向上延伸。我从左侧往上走,迎面遇见他的晚辈、国家著名画家黄永玉大师和其夫人给沈先生立的一通浅灰色石碑。这通碑有一米高五六十公分宽,竖在路边,碑底有序地铺着一平方米的白色鹅卵石。碑上用绿色草体竖刻着不到两行的大字:“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碑的左侧是一行竖刻的绿色小字:“悼念从文表叔,黄永玉张梅溪丙子夏日敬立。”沈先生八十六年的人生之路,充满风雨,艰苦而漫长。他为自己所钟爱的文学事业战斗了一生,只有回到湘西的大山里,回到沱江边的这座山城,才能睡得踏实,长眠不醒。
      再往上走,右拐便是从山坡上挖下去的一块约三十平方米的平地,它有序地铺满了乳白色的鹅卵石,里侧的护坡则是用乳白色的如饭碗大的白色石块砌起来的,周围栽着桂花、松柏,整个墓地显得洁净素雅。平地两端窄中间宽。其中没有坟堆,只有竖着的沈从文夫妇墓碑。此碑与众不同,它约有一吨多重、一尺多厚、两平方米大小,是经千万年的地质变化,由红土和青、黄、赤、白、黑五种颜色小石块黏结组成在一起不规则四边形的大石块。碑底周围植有约五六十公分宽的环形草坪。
      这块天然五彩石的正面凿平的地方,集先生手迹,其文曰:“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落款“沈从文”。碑文横刻,位置靠上,字体较小,所占面积与碑体不成比例,比A4纸略大一些。沈先生的作品,不呐喊,不咒骂,不呼吁,不许诺,他只在冷静地书写,冷静地思考。这一段碑铭,无疑是对先生作品精神取向的准确诠释和把握。背面铭文:“不折不从,亦慈亦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这是嵌字格,但非常贴切,四句话中的最后一个字,连起来就是“从文让人”,把沈先生的一生概括得很全面。这是他逝世后,美籍华人、书法家、其妻妹张充和女士撰写并从美国电传来的一副挽辞,是晋人小楷,由雕塑家刘焕章教授按原字体镌刻。
      沈先生去世30年了,墓碑上有新鲜的山花编制而成的几个花环。今天,与我同时先后造访先生墓地的还有远道而来的几位客人。他从未被读者忘记。
      在平地的左前方,有一长方形的青石卧碑。碑文是张兆和女士1995年8月23日早晨写的,表侄黄永玉1996年4月书丹。我把它抄到这里,兴许对读者了解沈从文夫妇会有一定的帮助,也许能从中受到些许启示,或悟出点什么。
      “六十多年过去了,面对书桌上这几组文字,校阅后,我不知道是在梦中还是在翻阅别人的故事。经历荒诞离奇,但又极为平常,是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多多少少必须经历的生活。有微笑,有痛楚;有恬适,有愤慨;有欢乐,也有撕心裂肺的难言之苦。从文同我相处,这一生,究竟是幸福还是不幸福?得不到回答。我不理解他,不完全理解他。后来逐渐有了些理解,但是,真正懂得他的为人,懂得他一生承受的重压,是在整理编选他遗稿的现在。过去不知道的,现在知道了;过去不明白的,现在明白了。他不是完人,却是个稀有的善良的人。对人无心机,爱祖国,爱人民,助人为乐,为而不有,质实素朴,对为汇百物充满感情。
      照我想,作为作家,只要有一本传世之作,就不枉此生了。他的佳作不止一本。越是从烂纸堆里翻到他越多的遗作,哪怕是零散的,有头无尾,有尾无头的,就越觉斯人可贵。太晚了!为什么在他有生之年,不能发掘他,理解他,从各个方面去帮助他,反而有那么多矛盾得不到解决,悔之晚矣。
谨以此文奉献给热爱他的读者,并表明我的一点点心迹。”
      站在宁静肃穆、干净整洁的墓地,我向四周望去,远则积山万状,争气负高,含霞饮景,参差岱雄;近则圭壁联植,环美幽丽,沱水通脉,清莹秀彻,岩泽气通,如珠走镜。沈氏墓地似仙境也!
      离开沈从文墓地,我从右侧台阶下山。距先生墓碑十步之遥的路边有一黑色的大石头,上面书有“田母杜太夫人”一行红色小字,中间是横刻的四个斗大的“兴庆周知”红色楷体大字,气魄浑厚、笔力雄健,落款为“黎元洪题”。不见坟墓,也不见题词时间。我想,莫非这就是赫赫有名的民国大总统黎元洪的手迹?莫非这就是曾任清政府钦差大臣、贵州巡抚的田兴恕母亲?如果是他们,沈从文墓地的文化元素可就真有说头了。
(编辑:张波)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