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过境迁才发现,当年只是爱上了爱情本身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黄河晨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635次 时间:2017年12月29日 16:02
     本期讲述:阿薇,女,34岁,教师

      阿薇是我读研时同宿舍的学姐,第一眼很惊艳,接触后就会觉得她不仅相貌漂亮、身量高挑,身上自带的那份快乐和自信也很是感染人。再次见面是公交车上的一次偶遇,她去别的学院帮忙监考,灰头土脸的我一面对她的笑容和柔柔细语就放松了,感觉她的幸福都往外冒,还有那份潇洒更是令人羡慕。得知她结婚生子了,其实是非常惊奇的,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她一个人就活得很是怡然自得。

相遇,你乱了脚步,我乱了心跳

      他单名一个飞字,是我的初中同学。初一的孩子大都懵懵懂懂的,不会关注异性,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他的。可能少女的情怀总是诗意绵绵,都比较钟情忧郁、帅气的男孩。作为独生女,我想我如果有个哥哥的话,肯定就是这样子的,浓眉大眼高鼻梁,白净秀气。校园里的一次次偶遇,在彼此心里都埋下了颗心动的种子。而对于那时的我,能看见那个身影就是最快乐的秘密了。
      因为我的成绩好,被老师指派为班长,要帮老师监管纪律,很多时候的晚自习,我都是装模作样地坐在讲台上扫视教室。他和他朋友总是爱故意捣蛋,我一眼还没望过去,他就拽着他们从后门逃走了。他总是这样特意刷存在感,当时傻傻的我也只当是巧合。之后初二初三分班,我们都没有同班,而是在隔壁,但每每从窗前经过,我都能感觉到一片起哄声。
      很快初中毕业,我考到了市里的重点高中,离家更远了。每当楼道的电话响起,管理员呼唤一声过去,除了家里父母的叮嘱,更多时候都是无言的,能隐约听到电话那头的呼吸声。我猜想可能是他,他不好意思开口。直到高三收到他的第一封信,我们才有了第一次交流。
      我一直记得那封散发着淡淡香气的信开头:“薇,我可以这样叫你吗,也不知道怎么称呼才能表达我的心意。”他第一次表露了他的心迹,也诉说了些学习烦恼。拿着那封信,我不知道该怎样回信,我是那么不善言辞。收到他的第三封信时,我终于提笔回复了些学习方法,告诉他要好好学习。因为我也从第一名慢慢落后了,以前不理解为什么有人考试不及格的我现在也开始在及格分数线上挣扎了。我变得不那么自信和爱说笑了。
      毫无意外地高考不如意,父母主张再考一年。高四回到父母在的县城,拼的就不仅仅是智力和体力了,更多的是毅力。我们的书信联系少了,常常是他几封信我才回一封,他的来信越来越多,我也不知道自己无心恋爱的时候该怎么回复他。或许少年心事他也只与我说,因为只有我能看见他的那份爱恋忧伤,偏偏是我带给他的。他总是那么多愁善感,却忘记了我也是个懵懂的少女。
      有那么一个人,可以看穿你是不是真的快乐
      与飞的这段懵懂的爱恋,被学习和我自己的压力渐渐搁置。
      在这个陌生的环境,更多感受的是自己的格格不入。我有些拘谨,有什么笑话趣事只和同桌分享。每次熄灯后,宿舍的谈论也不多参与。女生除了学习,谈论最多的还是男生,哪个男生傻兮兮的,哪个很风趣等。她们聊得最多的男生叫峰,说是班里头最大的那个。
      有那么两三天,在教室无聊时,我总是偷偷观察、研究到底哪个男生头大,最后也没有个所以然。直到再一次轮换座位,后面坐了一个笑声很大的男生,他很直接地问我:“美女,你为什么不爱说话,不怎么搭理人?”他说他叫峰,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头真的很大,哈哈。
      慢慢熟悉后,我得知他从小跟着父母在外地求学,直到高四复习,才又回到了这个小县城。但是他没有半点生分的样子,反而很乐观开朗还特能说会道、妙语连珠,让我觉得他是个智商和情商都很高的男孩。
      他看我不善交流,就经常找我聊天,讲一些开心、有趣的事儿,慢慢地打开了我的心扉。那时真的说什么都是开心的。我们经常玩的游戏就是绑面巾纸看和谁有缘,帮他算他的真命天女。不知怎的,每次都算出我是他的“命中注定”,总招来他的一阵调侃。
      有天晚自习,邻班有个男的来向我表白,在操场边说了会儿话。回到班里,经过他面前时我被叫住了,他问我:“听那谁说,你要跟别人跑了,你这都是有家室的人了,给我乖乖坐教室。”
      一次考完试,他帮我搬完书后,号称请他的老婆吃全城最绝的拉面。慢慢地,在大家的眼中,我们成了男女朋友,而我们也没有否认。还来不及牵手,高考再一次来临,我们就分开了。他去了大东北,我来到了他曾经生长过的城市。跟很多爱情一样,先甜后苦,距离让我们越来越淡。总想着他那么会哄人,可是也不怎么来电话。或许是大学很忙的原因吧,或许是我不够热情的缘由吧。
      即便我就在他曾经待过的城市,即便寒来暑往他回家看父母,也没有来见我一面。直到升大四,他第一次到学校找我,我们才进行了一次深谈。
      “下雪了所有的女性朋友和我妈都会给我说添衣服,只有你回一句我们这里还很热。”
      “你知道我当时发的什么誓,如果这次你回短信超过三个字就请舍友吃饭,结果你一个‘嗯’,我都摔手机了。”
      他控诉了我的冷漠和不体贴,我的眼泪不自觉地涌出。也许他是想化解这份尴尬,笑着说:“我都没哭,你哭什么?”“你委屈,我替你哭会儿啊。”我强颜欢笑地答道。其实,哭,更多的是我在发泄自己的心酸,因为面对他的能言善辩,我总是那么不知所措。
      我们一直像哥们一样处着,怼他很正常啊。但他还是那个最懂我的男孩,在一起那么轻松、开心。那个下午那么短暂,他骑车带着我在校园转了一圈又一圈,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恋爱的那份小甜蜜。
      但这却是一段没有说开始、也没有说再见的相遇。

嫁给那个让你心疼的,疼你的男人

      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后,我也一直没有找男朋友,把精力投入到学习和运动中,不断丰盈自己。直到研三的时候,亲戚和邻居开始很热心地给我介绍对象。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总觉得还早,于是就一再推脱。记得那是大年初三,一大家老老少少正围在一起吃饭。小姑姑带着一大群人闯了进来,说是来相亲的,男男女女好多个,院子里更热闹了。这太突然了,这家相亲队伍真浩大,我被这份热切打动了,一下子就注意到那个少言的男孩。寥寥几句后,互相留了个号码,就结束了这场用力过度的相亲。
      他叫旭,晚上发信息,我们的聊天内容很短,他总问我一些看法。交谈后我发现他很真实,也很现实,目标很明确。刚开始还抱有浪漫情怀的我,很是受不了这份直接。他不会哄女孩,也不会敷衍人,但接触了几次后,我发现,他特别尊重我的意见,很在意我的每一句话。他那份小心翼翼的珍惜让人心疼,我一时冲动就心软了,点了头。就这样,毕业后我留到了故乡,我们也开始了恋爱关系,但是总带着份客气。
      世界总是那么小,没想到,一次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好久不见的峰。
      那是高考后的第二次见面,我对峰说我快要结婚了,他问我喜欢那个男人吗,我说不知道。他调侃:“你不会拒绝别人,你这个人就需要别人逼你。”他一眼就看透了我的心。他遗憾地说我们都没有看过一场电影,没有好好约过一次会。我们正儿八经地牵了一次手,吃了顿饭。最后他还很诗意地送了我份礼物,一把伞和一个热水袋。
      “我可以一直等你,只要你一句话,你想什么时候结婚都行。我一直以为我们没有分手。”最后一句话真的很伤我,如果没有分手的话,为什么这么多年对我一直不闻不问。一路无言,在楼下分手的时候,我心想你何尝不是真的对我很冷。
      旭比我大几岁,不会甜言蜜语,很多时候都是无意识地惹人生气,这真的是个情商不算高的理工男。情人节肯定不会送花,但会陪我吃喜欢的小吃。他会时常提醒我天冷添衣,也会给我的父母置一些实用的东西,他总是在细微处默默关怀,让我觉得他把我放在了心上。
      很多人说平淡的婚姻就是幸福,我也不知道对不对。虽然为了结婚而结婚,但这种柴米油盐的生活也很真实。找个好人嫁了,只要心里的感觉告诉自己,这是对的。一见钟情,终比不上日久生情,总得在锅碗瓢盆的磕绊中搭伙过日子。他节俭而不抠门,有点小私心但懂得感恩,说话不多有点懒却很会体谅人。日子过坏有千种理由,把日子过好只有一个方法,就是相互理解,学会包容。慢慢在生活中就会发现他越来越多的小优点,这份安全感很打动人。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刚结婚那会儿,和老公去看望外婆,路上和人蹭车了。老公摇下窗和人争辩了几句,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我在后座一抬头看见是飞。当时思绪万千,便没有下车,赶紧催促老公走。我想他应该没有看见我,他的老婆很漂亮。虽然现在偶尔还能接到问候和怀念的信息,我想我们最美的年华就像天边的画一样,再好看但也仅限于远远地欣赏。知道飞娶了妻,儿女双全,很是为他开心,只希望他可以少点忧愁、阳光些。
      一次好姐妹的婚礼上偏偏还是遇到了前来参加好哥们婚礼的峰。我问事业有成的他什么时候结婚,他戏言有一个优秀的女人在等他。我们哄堂大笑,没有一丝尴尬。看着他好,他看着我乐就够了,分开又是不再见,我想他可能也和那个很匹配、很优秀的女人结婚了吧。
      前两段感情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都是因为自己的矜持和被动,不善表达想法。这次更需要总结经验,努力经营。有了宝宝后,更是互相学习、互相成长的过程。我们会分享很多事,弥补差异和不足,让彼此更加亲近。很多人说有了宝宝肯定是鸡飞狗跳的前三年,我们家恰恰相反,一家人感情变得越来越好了。我们都很珍惜这份情感,心变得越来越笃定。
      很多时候其实都没有想象中那么爱,时过境迁就会发现,只是爱上了爱情本身。在最美的年华,能邂逅爱情很幸运。但无论多相爱,都会有争吵和失望。我们要学会在爱中完善自己,成就更好的自己。有些爱情错过是成长,有些是遗憾,其实还是要去凡尘中修炼这份爱情,学会敞开心扉,最终知道自己的真心,找到合适的他。( 见习记者 薛丽娟 文中所涉名字均为化名)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