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60后”男人的凄美初恋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黄河晨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594次 时间:2017年12月08日 10:26
      本期嘉宾:阿奎(化名),男,54岁,自由职业

      阿奎是什么时候加我微信的已经不记得了,但我知道他是个很忠实的读者,几乎我发在朋友圈的每篇讲述他都会在第一时间点赞。
      那天,睡得晚,阿奎发过来一个信息说:“能见面聊聊吗?”我问他:“你是住在市区吗?”他说:“是的。”他说:“想聊聊 埋藏心底的一段情感……”于是,这样就约定了。
      在那个咖啡屋前,我看着一个围着咖啡色方格子围巾,穿着羊绒大衣,气质儒雅的中年男人向我走来,我感觉就是阿奎。彼此坐定,在弥漫的咖啡香气里,在阿奎不紧不慢的讲述中,我见证了一个“60后”男人苦咖啡般的初恋。

以用橡皮为借口,把写着诗句的纸条偷偷放进她的文具盒

      上世纪80年代初,我的父母因工作调到了运城的一个小县城。为了方便照顾我,也听说这里的高中不错,就让我也转学到了那里。在那个县城中学,我这个来自省城的插班生,一进教室就引来了一束束异样的目光。
      我的同桌名字叫小荷(化名),是个身材羸弱、眉清目秀的女生。她喜欢唱歌、喜欢朗诵诗,是我们班的小才女。
      同学们都喜欢听她唱歌,老师更喜欢她朗读课文,每次有公开课,语文老师都会让她提前熟悉课文,然后当着外面老师和领导的面在班里朗读。她好听的声音,清晰准确的诵读,很给老师长脸。上音乐课的时候,老师更喜欢让她试唱,每当她纯净的声音响起,教室里都是静静的,连平时那几个调皮鬼都不出声了。
      一次学校里搞歌咏比赛,音乐老师让小荷领唱,我配合朗诵。为了配合默契,老师让我们到他的办公室练习,这样我们就有了单独接触的机会。我朗诵诗有点省城的口音,小荷笑着帮我纠正。我就问她,这里的同学说话都有口音,她普通话怎么说得这样好?小荷说,从小身体不好,经常住院,普通话是和大医院的护士们学的。
      那天,小荷唱歌,我朗诵。她坐在老师的办公桌前,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她的脸上,她的大眼睛里有种星星一样的光泽,让我瞬间痴迷,心就莫名地慌乱了。
      从那开始我心里莫名地对她有了几分好奇和思念。
      那时,在那个小县城,男生女生平时都不敢多说话。
      如果谁和哪个女生走得近,被知道会被笑话,所以我们隐秘的交流是相互传递纸条。
      我和小荷是同桌,我每次总是以借橡皮为由把她的文具盒拿过来,用完橡皮后连纸条一起放到文具盒里。小荷假装取橡皮,赶紧把那纸条收起来。
      比如我抄写了徐志摩的诗:“我是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一起上学的两年里,我们就这样悄悄地传递着对彼此的爱恋。一般小荷很少给我回纸条,只是看了纸条羞涩地一笑。就这样的一个微笑,足以安慰我那颗忐忑的心。
      高中快毕业的时候,小荷送给我一个特别的礼物,是一个蓝色塑料皮的笔记本。她竟然用娟秀的钢笔字,把我平常写给她的纸条上零散的诗句都找到了原作,抄在笔记本上。我的心瞬间被温暖到了,一种甜蜜和幸福在心头荡漾。

我们在长满酸枣的小路上依依惜别,从此思念绵长

      毕业那年,我考到省城的一所大学,小荷因身体原因发挥失常,分数只达到了当地的一个师范类专科。小荷说,之所以报考师范,是因为师范学费少,能减轻家里的负担。
      临行我约小荷一起聊聊,小荷答应了,并第一次带我到了她的家里。小荷的父母都是城郊农民,靠种庄稼维持生计,家庭条件不太好,小荷上面两个姐姐,下面一个弟弟。她母亲告诉我,小荷生下来身体不好,差点就送人了,又舍不得。她是先天性心脏病,不能受刺激,让我注意和小荷保持距离,毕竟我是省城的。
      她母亲还说,我是小荷带回家的第一个男孩,她看出来了小荷喜欢我,但小荷心脏不好,是没有未来的,让我别和小荷纠缠。我本来还想表态,看到她母亲眼里的泪水,我的心揪得疼,不知道该怎样表达,那时我们都太年轻,无法面对残酷的现实。
      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在她家吃了饭。小荷送我去公交车站,一路上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一直沉默不语。路边的沟坡上好多酸枣树,小荷就爬过去摘了两把。我放到嘴里酸甜酸甜的,还有种苦涩的味道。
      小荷告诉我,她从小身体不好,做不了重活,到了秋天她就到崖坡上摘酸枣卖点零钱。我也学着小荷的样子去摘,不小心被枣刺扎了手,手上冒出个小血珠,疼得我龇牙咧嘴。小荷心疼地捧起我的手,轻轻地含在嘴里吸吮着,一种异样的感觉传遍我的全身,我脸都红了。
      小荷没有注意到我的窘态,连连责怪我不小心。如今回想起来,那是我和小荷唯一的一次肢体接触,那种感觉却在心里保留了半辈子。
      我们依依惜别,约定暑假在省城见面,我答应带她去见家里人,她高兴地答应了。

辗转相见,那份情斩不断理还乱,落得满心无奈和遗憾

      我到了省城一切安顿下来,就给小荷写信问她的情况,可是迟迟不见她回信。后来终于等到了她的信,才得知她是体检不合格连当地那个师范也没有上成。我心里很失落,课余时间常常写信给小荷,鼓励她养好身体再考。
      一开始她还回信,到后来信就少了,话也少了,再后来就音讯全无。
      我非常思念她,但又不能半路贸然去看她。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年放寒假,我给父母撒谎说要留校搞实践活动,就买票到了那个小县城找她。
      等找到小荷家,我头都懵了,她家门口大红的对联分明是给谁刚办过喜事。我忙去问她的父母,他们说小荷一个月前就出嫁了,嫁的是邻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里还算殷实,就是腿有点残疾。我被眼前的情景打蒙了,一时呆在了那里。
      在我一再恳求下,小荷大姐带着我去了小荷的婆家。
      再次见到小荷,她的脸更苍白了,似乎没有一点血色。见到我,她很平静。她说,她如今的日子过得很好,叫我放心,以后好好上学,不要再牵挂她。
      我问她为啥不等我,她说:“我们约定在省城见,我去不了省城,约定就作废了。我们两个没有未来,以后别再牵挂我,过好你的日子……”
      看着她苍白的脸,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个腿有毛病的人听说是小荷的同学来了,还热情地留我吃饭,我心情复杂地和大姐匆忙走了。伤心的我在心里向我的初恋告别,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大姐看我伤心,就给我说了小荷的情况。大姐说,小荷心里肯定是有我的,经常看到她拿一些写有诗句的纸条落泪。大姐说,她知道那些纸条是我写给小荷的,她本来准备复习再参加高考,但她因为情绪不好心脏病又犯了,光吃药每个月就得花不少钱,我妈就不让她复习了。
      大姐说,父母知道她的身体,不想让她再受打击,怕她再遭受打击会小命不保。就给小荷说了利害关系,说我这样的人是好,可是他们家高攀不起。她妈让小荷认清现实别做梦,那样痛苦会少些,小荷命弱,没有这样的福气,说我和她没有未来。
      大姐说,小荷的男人是亲戚介绍的,人家愿意帮着小荷买药并帮家里还些债务。因为如果债务不还,弟弟就有可能辍学。
      小荷自己没能上大学已经非常遗憾,她不忍心因自己的病再耽误弟弟。小荷也是无奈选择了这个婚姻,因为医生说她心脏随时可能出问题,必须长期吃药。小荷也把自己的病给人家说了,但那家因为孩子有残疾不嫌弃,说只要娶个媳妇能传宗接代就行……
      我不忍心再听下去,我的心在流血。我和大姐告别,匆忙返回省城。

未写完的日记,满是初恋的记忆,那份爱太凄迷

      大学几年里也有女生喜欢过我,但我忘不了小荷,心里根本装不下别人。
      就在我快毕业那年,我收到来自小荷家乡的一个包裹,打开一看是小荷的大姐寄来的东西。里面有个带拉链的文具盒,文具盒里都是当年我写给小荷的小纸条,还有一本小荷的日记。
      大姐在信中说,小荷生了个健康漂亮的女孩,也就是在生小孩的时候小荷的心脏出现了意外,已经去世了。
      因为第一次手术后,医生说她的心脏还存在问题,尤其谨慎生育,小荷嫁给了那个腿有残疾的人,可是人家家人希望有个孙子,于是小荷冒险怀孕。
大姐在信告诉我,其实小荷心里一直都有我,她之所以嫁给别人,是不想害了我,我在她心里就是一个梦……
      我翻开那本淡绿色的日记本,小荷娟秀熟悉的字迹映入我的眼帘:
      “今天,我们班来了个插班生,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干净阳光的男孩。自从他成了我的同桌,我感觉我苍白的生命被绚丽的阳光照亮了……”
      “他每次给我写的诗句都是那样美好,那些美丽的句子就像一个个生命的音符,让我知道什么是爱和梦幻。自从遇到他,我感觉我每天都生活在梦幻中,我知道了那种叫幸福的感觉……”
      “我知道我有先天性心脏病,我的生命就像纸一样脆弱,我坚持上完高中都是因为我不想看不到你。我不能去省城赴你的约了,这个结果比我的病更让我心痛……”
      “想着你的样子,我从死神那里又走了回来,在我生命最脆弱的时候,我就在心里默诵你送给我的诗句……”
      “我知道,看着我成了别人的妻子你一定很伤心,但我庆幸你只是伤心一次而已。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们没有结局,我的心随时都会停止跳动,我不能嫁给你,我怕你伤心一生……”
      读着这些日记,忍不住泪流满面,小荷好听的声音又在耳畔回响,让我痛彻心扉。
      小荷走后,我都不能听李春波的那首《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一听这首歌我就想落泪,小荷那清秀苍白的脸庞就在我心里闪现……
      后来,好多年我都没有再恋爱,直到30多岁后遇到如今的妻子,她说话的声音很像小荷,才让我死了多年的心又复活了。如今,我们一起过着平常的日子,她知道小荷和我的故事,她是个好女人,我也很珍惜她。  (记者 孙云苓)

      记者手记:
      阿奎的故事让我感慨,人生总会有许多缺憾,他虽然错过了小荷,但有那样一份纯美的爱情保留在心底,他的心也不会太寂寞。
      阿奎说,在这样浮躁的社会做生意,有时候要经历各种诱惑,但他一直坚守着做人的原则,做事以诚信为本,善待妻儿老小。有时候累了,他就一个人静静地待一会儿,这个时候小荷那天籁般的声音就会在耳边萦绕,她如莲花般纯洁的笑容就会浮现在他的心里,他浮躁的心又会回归宁静。
      阿奎的初恋是一份未了情,却让他在心里珍藏了多年。每个人都有过少年时代,都会在心底珍藏一份美好的初恋,那种感觉是酸酸的、晶莹的、透明的、未沾尘埃的,有时也是凄美的。人们可以忘记许多过往的人和事,但纯美的初恋都会保存在记忆的深处,在独处的时候让那份单纯的爱温暖我们的生命。
(责任编辑:吴琪萌)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