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胜利和他的“中国像刻”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黄河晨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67次 时间:2017年12月07日 10:12
用锯条点染细腻之美

荆胜利和他的“中国像刻”

      核心导读:
      手握自制的刻刀在曝光过的相片纸上精雕细刻,在静谧的环境中,每一笔的轻重缓急,都随着握刀人的心境及手力,不疾不徐地进行,将黑色的相纸勾勒出不同的图案。相纸上栩栩如生的人物、动物、植物,似水墨,点点渲染,又似工笔,刀刀明晰。
      今年52岁的临猗农民画家荆胜利,正是独辟蹊径,刻画出与众不同的艺术风格,将一幅幅惟妙惟肖、形态各异的作品呈现在大众面前。而荆胜利以相纸为载体,将钢锯条作刻刀的精湛艺术手法,也让这独有的“中国像刻”有了传承。近日,记者在荆胜利的老家景滑村见到了他,了解了他与“中国像刻”的特殊缘分。


荆胜利在创作。 王捷 摄

机缘巧合 创造“像刻”

      “中国像刻”顾名思义,是在相纸上刻画。据荆胜利了解,这种表现形式,目前在美术界还是唯一的。他所使用的相纸,是专门经过曝光后的彩色相纸。这种相纸的主要成分是棉浆或木浆纸加银盐、明胶制作而成,一般刻上画后不会变色。“父亲刻的像画还是30年前的样子,我就想着,把这一技艺延续。”他说。
      “中国像刻”说是源自荆胜利一家,一点也不为过,这还得从他的父亲荆管金和他的妹妹荆小丽说起。
      荆胜利的父亲荆管金,曾是运城拼音报社的美术人员,也是小有名气的画家。他幼承庭训,七八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学国画,自幼喜爱美术,1985年还曾在县文化馆美术培训班参加学习。尽管后来他当了5年兵,但也没有把绘画丢了。在部队,只要有板报,都是他一人负责。其间,他还利用业余时间创作国画《虎》,参加北京空军美术展获得二等奖。
      1986年,荆管金的同学李双喜开了运城第一家彩扩公司,时年12岁的荆小丽去公司玩,看到一些洗废的彩扩照片,便拿回来自己在上面贴些彩色纸片装饰着玩,还用稚嫩的手法拿刀刻了个少女像。
      这一做法突然给她的父亲荆管金以启迪,原来相纸也能刻出纯净的影像!为此,他开始尝试创作了几幅,尤其是《关公画像》及《关公风雨竹》等作品。其深厚的美术功底,所呈现出的效果,一下就让这种艺术形式得到了美术界朋友的认可。后来,荆管金创作的作品还被政府作为礼品赠送外宾。“由于当时这种形式的画作没有名称,就取了‘中国像刻’的名字。”荆胜利说,现在他想继续沿用这个名字,因为是对他父亲创作的这一艺术形式的继承。

夯实基础 继承父志

      1988年,从部队探亲回乡的荆胜利第一次见到父亲的作品,十分震撼,也深深喜爱上了这一新颖的艺术形式。然而,苦于没有相纸及刻刀等,他也一直无法真正将心思和精力投入进去。
      但是荆胜利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待从部队回来后,他就开始跟着学,努力记住父亲的每一个动作。从最初根本刻不出颜色,到30年来不断摸索,大色系他就可分出“黑、红、白、黄”四种,再细分的颜色他可区分几十种。如今的荆胜利,早已能够娴熟地驾驭手腕的力度,轻轻松松将相纸纸基里的各种颜色完美地表现出来。
      用深浅透明胶包裹的钢锯条,就是他的刻刀,那不同的透明胶颜色是他为了区分刻刀大小而裹的,看上去十分简陋。“我尝试过很多类型的刻刀,但用着都不得劲儿,经过比对,后来发现这种普通的锯条最好用。”他说,为了能够方便刻画,他还自制了画台,以便创作更好的作品。
      诚然,一幅作品的好坏与创作者的能力有着直接关系,无论是相纸还是刻刀,也都需要通过荆胜利的双手才能让二者碰撞出火花。
      荆胜利用多年来潜心研习美术的执着与动力,完成了这一实践。
      多年中,他从未停下手中的笔,直到现在案头还放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版的《芥子园画谱》等美术书籍。他打小就喜欢画动物,尤其是老虎。为此他参照了许多画虎名家笔法,来表现老虎皮毛的柔软度及骨骼。1999年,在看到画虎名家冯大中的作品,了解到其创作的笔法后,荆胜利被其突破传统画虎套路的新意所感染。他一个月没有出门,刻意研习,终于得以吸收专长。与此同时,他还向王宗甲、刘正定等著名画家请教,提高画艺。
      直接在相纸上创作,以刻刀代笔,必须具备充分把握构图和色彩的能力。也正是因为他不断学习国画、油画、工笔等技法,博采众长,才能娴熟运用刻、画、点、染等技巧,层层渲染,将父亲的“中国像刻”这一独特艺术传承下来。

推陈出新 自成一格

      据荆胜利介绍,最初他的父亲在创作像画时,采取的是线条为主、刻完后再上色的方式。到了荆胜利这里,他在不断揣摩中,不仅发扬光大了父亲的手法,更融入自己的思考,以新颖的创作方式,开创了“中国像刻”的新章节。
      原来,在学习中,荆胜利发现,如果先刻出线条,再进行创作,刻出的图画显得不够灵活,也限制了一些表现力度。为此,他经过琢磨,突破思维,融入国画、漆画、油画等技法,以更丰富的手法对背景进行了处理,突出主体,充分利用相纸纸基的自然色,使得画面效果更加厚重,颜色更加丰富,更具表现力。不仅如此,他的作品尺寸也在不断增大,迄今为止,最大的已有2.3米长,最小的也是40厘米的斗方。
      在他的画室,1.8米长的《松林八骏》图很是抢眼,骏马与松林前后虚实结合,极为立体。每匹骏马形态各异,身上的绒毛处理也都特别细腻,融入了浓浓的中国画写意风格,又不失西画的技法。
      以小见大,荆胜利的人物、动物、山水、花鸟画中,无论是关公系列作品,还是老虎、骏马、狮子等画作,都浑朴、厚重,又充满力度和灵动。
      “相纸的颜色全部是暖色调,具有一定的难度,所以要创作一幅画,必须事先构思好。”他说,为了创作一幅满意的作品,他每次都要先用笔在纸上打好草稿,想好布局和构图。一旦开始创作,他就必须站在画台前,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一点也马虎不得。累了他便到旁边的床上小坐一下,然后再继续。只要开始创作,凌晨两三点之前他从没休息过。无论大小作品,他一年最多也只能完成20余幅。在此期间,他必须保持安静,不被外界打扰,才能专注地投入其中。
      “每幅画呈现的不同颜色,所表达的不同意境,都需要我用刀刻出来,它不像水墨画,一笔画错还可以用其他笔墨修改,而我一刀刻错,那这幅作品就作废了。”荆胜利说,之前,他用20多天刻了一幅《长城》,气势恢宏,极具震撼力,很多友人都表示喜欢,但却因为多出一块白色,不得不作废。而他耗时半个月时间将图的主体刻完,有时因为处理背景的一个小失误,作品也不得不作废。如今,他作废的照相纸已有几百斤重了。
      尽管如此,荆胜利仍然乐此不疲,醉心刻画。他凭借着这一艺术形态,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他的作品,也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肯定与好评。


《松林八骏》图  王捷 摄

      荆胜利喜欢的关公系列图画,及老虎、骏马、狮子等题材的作品,因相纸经过曝光,不再随时光而褪色。荆胜利用普通的刻刀,刻出了不普通的细腻传世之美。  (记者 王捷)
(责任编辑:吴琪萌)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