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头有棵老槐树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日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75次 时间:2017年12月07日 09:51
      我下乡帮扶的村子是垣曲县古城镇南圢坂村,这是个非常古老的村落。
      说它古老,不仅仅是指它留传下来了古老的宅院、高大的门楼照壁,还有地主老财住过的木刻石雕过的四合院,而恰恰是一排排宽阔明亮的现代楼房掩映不住那一眼眼倒塌的土窑、一个个颓废的小院、一截截似有似无的土坯院墙和栅栏,特别是五六株已被挂牌保护的上百年老槐树,以及流传了多少代人的“南东返”这个传统村名,带着历史的温度,承载着厚重的文化韵味,穿过千百年的时空,向我们走来。
      村子依坡势兴建,依山傍水,为了出行的便利,逐渐向路边靠近。去往历山风景区的阳店公路从村脚穿过,路边是引自允西河的灌渠,长达几公里,清澈的河水在笔直的混凝土砌的渠道里,潺潺流淌,滋润着路东边大块的田地。渠边有几棵高大的柿子树,火红的叶子已被秋风吹去,只留下一盏盏灯笼般的柿子,红嘟嘟地挂在枝桠上,映衬着田野。田野里是一片郁郁葱葱的麦苗和油菜,像绿色的毯子一般,平铺在原野里,虽已到了立冬时节,但大地还没有完全上冻,一畦畦白菜、萝卜及新种出来的蒜苗,娇嫩欲滴,光鲜翠绿,正趁着暖暖的冬阳鼓着劲地长。
      村子里有好几座小庙,有的甚至叫不出名来,更不知来历和供奉的那方神主。石碑倒是有多块,但都不是原来的位置,有的不是闲放在村部,就是当了水渠上的踏步石,有的则直接砌进了根基,垒进了挡墙,把古老的村史踩在了脚下。
      走进村口,有个题款“老母堂”的小庵,是近几年才翻修过的,没有供奉的神像和碑文,也就不知道那段久远的历史和信仰,只是门口那株古槐却令我一震。那是一棵肉眼就可轻易看出来的历经沧桑的古槐,树干很粗,需三四个人伸臂合围方可抱住,树身黝黑铁青,斑驳陆离。这棵古槐太老了,老的已看不出它真实的树龄,也许几百年了,也许几千年了,只有钉在树身上的一小块古树保护标志记载的是1800年树龄,被列入一级保护,掐指一算,当是汉代古树了。
      树身已苍老得完全空洞了,有三分之一的躯干已不复存在,残存下来的树干还从中间劈为大小两半,虽然上边还相互连着,相互支撑着,但下边足可以过个人,小半截的树身已干枯死了,但还顽强的站着,沐风雨,战严寒,而另一半却还焕发着生机,亭亭玉立,依然挺拔,到了春夏季节发芽吐绿,枝繁叶茂,依然葱绿,浓荫覆地,如果在空旷的树洞里放一张小桌子,足可以坐四个人打扑克下象棋。
      但现在还真放不下小桌子了,因为在很大的树洞中间,又长出了一棵胳膊粗的小槐树,真乃老树发新枝,树中长幼苗,形成树抱树的奇观。
据传,在血雨醒风的战争年代,这棵树下也曾传递过一封封情报,惹得日军恼羞成怒,几次放火烧树,无奈它的生命力太强大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一棵树站在村口太久了,就站成了村里的一道风景,站成了村里的一部历史。
      这棵古槐,就是南圢坂村世世代代游子的路标,是南圢坂村几十个朝代活着的化石。
望着这株古槐,我忽然对这个贫穷的村子生了敬意,有这么顽强的古树,有这么淳朴的村民,有这么好的生产生活条件,人勤地不懒,只要我们横下一条心,黄土也能变成金,脱贫不是一个摇不可测的目标,只是一个腾飞的支点。
      我盼望着,南圢坂村这个古村落也像这棵古槐树一样,发新芽,抽新枝,焕发出新的活力。 (史光荣)
(责任编辑:吴琪萌)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