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健吾的文学人生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黄河晨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127次 时间:2017年11月30日 10:38
      集戏剧家、小说家、散文家、翻译家、评论家、编纂家于一身的李健吾,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是一位少有的人才。
      中国现代文学馆“作家文库”统计,其初版著作至少有85种。如此高产、成就卓著、影响巨大,令人惊异。
      这位文学大家,竟是咱运城盐湖区人。
      过去我对他健吾知之不多,只是于上世纪70年代初,在运城县博物馆的展厅中偶见辛亥革命先烈李岐山的遗像和事迹介绍。随后又去过距运城很近的他的故居西曲马村询问,并拜谒了位于舜帝庙东侧大云寺内的李岐山陵墓。从而了解到李岐山是李健吾的父亲。后来从许多资料上才更多地知道了他的经历和业绩。
      他的父亲李岐山(1879~1920)是清末秀才,受革命思潮影响,坚定了革命信念,和挚友景梅九、郭润轩、裴予清、周岐伯、刘吾若等秘密联系同志,进行革命工作。曾在运城北大街创办“回澜公司”,以制造戒烟药为掩护,在多县从事秘密活动,及至外省。经历严酷的烈火征程,后成为同盟会革命军少将军官,南征北战,攻城夺地,屡建战功。因遭阎锡山陷害,两次入狱。民国九年(1920年)农历18日,被陕西督军陈树藩于西安暗害。
      李岐山对幼年的跟娃(健吾乳名)给予了严格的蒙学规训和爱国情志的熏陶,即使在狱中,对前来探监的李健吾也严加教导。李健吾在著文中说:“父亲在短短的八年中坐过两次监狱,最后被人暗杀,虽说我是一个孩子,但是人情冷暖和世道变化,把我逼得早熟了。”
      因李岐山的两次入狱皆在北京陆军监狱,少年李健吾随着多方营救的进行,便从家乡运城的村庄来到了北京,寓居“解梁会馆”。在革命人士和父亲友人的援助下,起初进入北大附中,后来考入清华大学,6年结业。1931年8月,在陕西省主席杨虎城、山西省主席商震及七叔李少白的资助下,带着老师和同学们的期盼,与朱自清、徐士瑚启程赴欧留学。
      刚到巴黎,国内“九·一八”事变的消息迅即传来。愤懑之下,李健吾创作了三幕剧《火线之外》和四幕剧《火线之内》。后来,他研读法国著名批判现实主义小说家福楼拜,其代表作《包法利夫人》以深刻的批判现实主义精神,对资本主义上升时期的法国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对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人物作了淋漓尽致的揭露,有很高的艺术成就。通过研读,写成了《福楼拜评传》,开启了欧洲文学研究的大门,也给封闭的中国带来了新的气息。
      于法国两载归来,其论文《包法利夫人》在1934年1月的《文学季刊》创刊号发表,引起文化界的震动。林徽因亦专致信函约见。1935年夏,由上海暨南大学文学院院长郑振铎聘任他为法国文学教授。
      这一时期,在沈从文编辑的《大公报》文艺副刊上,李健吾的批评文章连续刊载,《从双城记说起》《中国旧小说的穷途》《现代中国需要的文学批评家》等,成就了其文学批评家的地位。同时,在《文学季刊》发表了话剧《这不过是春天》,不断被多家剧院上演,甚至被译介到日本演出。欧阳予倩高度赞扬此剧标志着李健吾性格戏剧的美学风格的成熟,也是中国话剧走向成熟的标志。
      1937年上海沦陷后,李健吾因病未能南撤,困居租界。其间与巴金、郑振铎、于令、黄佐临多有交往,发起了一系列抗日戏剧活动。1945年4月19日遭日军搜查并逮捕(不久日寇投降出狱),这次遭难,让他最窝心的是丢失了《罪案》一书。此书是由父亲的老友景梅九写的,其中有记载其父亲李岐山的革命事迹,而且此书还是巴金借给他的,为未能找回而痛心。
      从1933年李健吾与巴金结缘,到1982年李健吾去世,他俩的深厚友谊一直持续了近50年。1953年李健吾再受郑振铎之邀到中国文学研究所工作,离开上海定居北京,与始终在上海的巴金天各一方,而彼此仍一直思念牵挂。“文革”期间,李健吾早于巴金“平反”,虽生活也宽裕,却数次捎钱接济巴金。巴金感慨:“想到健吾,我更明白,人活着不是为了‘捞一把进去’,而是为了‘掏一把出来’。他是对我毫不私心,真正把我当作忠实朋友看待的。”
李健吾也被鲁迅看重。李健吾上中学时即写出短篇小说《终条山的传说》,鲁迅在他编的《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中将其收入,并在《导言》中说:“《终条山的传说》是绚烂了,虽在十年后的今日,还可以看到那藏在用口碑织就的华服里面的身体和灵魂。”
      李健吾一生的创作,除了大量的戏剧自创作品、改编作品,以及翻译作品(如各国的大作家托尔斯泰、高尔基、屠格涅夫、莫里哀、契诃夫、费齐、司克润布、博马合、萨尔度等的戏剧);还有颇具影响的小说作品(如长篇小说《心病》、短篇小说集《西山之云》《一个兵和他的老婆》《坛子》《使命》等);翻译小说(如《福楼拜小说集》多本,《司汤达小说集》等);散文作品(如散文集《希伯先生》《切梦刀》《意大利游简》等;此外还有轰动文坛的许多评论文章。
      晚年的李健吾,仍自强不息,笔耕不辍,陆续发表了戏剧《一九七六》《大妈不姓江》《一棍子打出个媳妇来》《吕雉》;散文集《咀华新编》等。
      1982年11月24日下午,洒尽心血的文学大家,倒在自己的书桌旁。
      李健吾奇绝不心的一生,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闪烁着一道亮丽的彩虹。咱运城人也该为出了这样一位精英而自豪。  (张旭林)
(责任编辑:吴琪萌)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