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记事之好人樊锁义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黄河晨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97次 时间:2017年11月29日 16:05
      贫困户名单里,有一个刘凤菊。一开始我并没有在意。她的帮扶责任人是我们单位的党员冯斌。2017年7月14日,单位统一组织全体党员干部和帮扶责任人和贫困户一一对接,冯斌也去了刘凤菊家。回来之后,向我们叙述刘凤菊家的情况,我才第一次注意到这个名字。   冯斌说,刘凤菊家里真穷,一无所有,不知道哪一年盖的房子,陈旧、低洼、潮湿,三间房有两间是空的,一间住着人,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台旧电视机。刘凤菊还是个残疾人,眼睛看不见,啥都不能干,吃喝拉撒都要人管。又没有父母亲戚招呼,就一个男人和她在一起,还没有结婚,家里实在烂得不像样。我拿起他手中的脱贫攻坚入户手册,在贫困户基本信息栏中看到刘凤菊的资料是这样的:刘凤菊,女,35岁,汉族,文盲,残疾,智障,丧失劳动能力。家里有耕地3亩,住房70平方米。致贫原因,因残、自身发展动力不足。脱贫诉求,残疾救助,保证基本生活。属于低保户和五保贫困户。
      2017年9月5日,一个雨天。雨时大时小,我随我们单位党组书记、局长王常伟和班子成员到贫困户访贫问寒,第一次走进刘凤菊家。进了过道,一股潮湿的霉味和土腥味扑鼻而来,院子低洼,没有硬化,雨水聚在院里成了一个个小水洼。正房五间,老式门窗,和院子齐平,雨水几乎淹到台阶上。帮扶责任人冯斌在院子里喊刘凤菊的名字,好半天才出来一个男人,光着头,好像没洗脸,穿着破旧,笑着把我们迎进屋去。
      屋子里只有简单陈旧的桌子和小板凳,一台立式的十四吋小电视,里边正播放着什么电视剧。靠墙处一张老式双人床上坐着一个穿着红色棉袄的女人,几乎看不清模样,正对着电视机痴痴地傻笑。这就是刘凤菊,虽然不是盲人,对外界的动静却几乎没有什么反应。因为我之前看过刘凤菊的资料,也听过村干部的情况介绍,知道这个光头男人名叫樊锁义,樊锁义给我们让座。但这个家几乎无处可坐,只能站着说话。王局长对樊锁义说,我代表机关来看望大家,我们机关党员干部都惦记着咱们这些贫困户,今天到你家来慰问,就是想和大家一起,共同努力,把咱们的日子过好。随后我们到各个屋子看了一下,只见家徒四壁,一无所有,只在一个角落里堆放着一堆破自行车配件,屋子空旷寒冷潮湿,有一股寒森森地冷风。屋子没有顶棚,屋梁上贴着当年盖房写着文字的梁脊板,写明此房建于1992年,到现在已经25年了,房子已经有了裂口,基本上属于危房。对于刘凤菊的情况,我后来断断续续从村民和村干部那里了解了一些。刘凤菊是个养女。据村民讲,他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父亲生前是村里的广播员,谨小慎微。夫妇俩一辈子没有生育,曾经抱养过一个女孩,养了好多年,不知怎么突然夭折了,后来就抱了刘凤菊。抱来的时候眼睛就不太好,长大了一直嫁不出去。不知通过什么途径认识了这个樊锁义,就上门来作了女婿。樊锁义是外村的,好像没有结过婚,而且比刘凤菊大二十多岁,两个人一直没有办正式手续,就在一起这么糊里糊涂地过着。十多年前母亲死了,三年前父亲去世。刘凤菊已经完全丧失生活自理能力,吃喝拉撒全靠樊锁义照顾。
      在那次见面之后,我们就多次去看望刘凤菊,代表单位送去了月饼、毛毯还有衣服。有一次去得早,大门紧锁,找了半天也不见人,一个邻居过来说,樊锁义带上媳妇游玩去了。
      樊锁义性格开朗,每天都要骑上电瓶车,到村子里转上一圈。阳光充足的时候,就拉媳妇到广场上晒晒太阳。前几天还带上刘凤菊到自己的老家去转了一圈。回来说,老家还有院子、房子、土地。他们村现在正在建移民村,已经建好了。还有他的房子,漂亮得很。村里几个老人见了樊锁义就笑骂,樊锁义,你每次出门还在门上挂一把大锁,哪个贼去你家,偷你啥哩?老婆白给人都没人要。刘凤菊能听见,就偷偷地笑。樊锁义满不在乎地喊叫道,要是有人愿意偷她就好了,我就解放了。我连人带房子都送给他。村子里有好几个腿脚不便的老年人经常在广场晒太阳,樊锁义经常把刘凤菊拉到广场和那些老年人一起晒太阳。
      一次我路过广场看到樊锁义和刘凤菊。樊锁义说:“扶贫干部,以后发东西记得给我家刘凤菊。我不是你们大吕村的人,可她是。”坐在板凳上的刘凤菊不知怎么咯噔响了一下,樊锁义急忙跑过去扶了她一把,怕把刘凤菊摔倒了。
      我好奇地问樊锁义:“你俩是怎么认识的,怎么能走到一块?”樊锁义大声地笑着说:“还不是媒人介绍的?明媒正娶!前头刚认识,后头就倒在我怀里了。”几个老婆听了都笑道,你看樊锁义轻的,人家还倒在你怀里。还不是你没老婆,见女人急得。又说,锁义是个好人,你看人家说起凤菊,心里亲的那个样。
      樊锁义走到我跟前低声说:“我今年快六十岁了,她才三十多岁。我比她大二十多岁。你说我死了她该咋办,谁管她哩?”旁边的几个老年妇女听到了,说:“你不要操心,各人有各人的命。刘凤菊她还能想到有你这么一个好人照管着她。要不是你,她早埋地里去了。”
      随后,一群人都齐声夸樊锁义,说锁义真是一个好人,有情有义,将来一定有好报。
      樊锁义说:“我也不求啥好报,只求她死在我前头就行,这样我就啥也不顾了。”
      又对我说:“你们扶贫队以后不要给我送东西了,我家也用不上。能给点钱最好,我俩现在一点经济来源都没有,就靠政府给的那点救济。我现在也没有啥要求,只要有吃有喝活着就行。”
      说着话,樊锁义挥了一下手说,该回去吃饭了,吃完饭还要洗衣服。
      说毕,把小电瓶车开到刘凤菊的跟前说:“走,回。”
      一把抱起刘凤菊,放到车上坐好,呜的一声扬长而去。
      一个老年人看着他的背影悄悄地对我说:“人是个好人,心地善良。但是有一个字,懒。家里三亩地,都包给别人种了。家也不收拾,衣服也不洗,家里乱的成了猪窝。只要手脚稍微勤快一点,日子都不会是这个样子。”
      我望着樊锁义远去的车辆,不知道该说啥好。后来又和几位村干部聊起樊锁义,他们都对樊锁义评价很高,说:“你别看樊锁义,人好着哩。你说刘凤菊那个样,哪个男人愿意和他在一起?要不是樊锁义,刘凤菊早都死了几回了。要不是樊锁义,村里拿刘凤菊一点办法都没有,就是花钱雇人都找不下。”
      村里大小队干部都从心眼里感激樊锁义。这几天在路上又多次碰到樊锁义,他见了我总是有话要说的样子,问他他又不说。
      直到前天下午,他专程来到大队部,找到我,很郑重地说:“老刘,你是扶贫干部,你说,你们能不能帮我?”
      我说:“我们来就是帮助贫困户的,当然应该帮助你了。你说,想干啥?”
      他弱弱地说:“我想贷点款。”
      我问:“贷款干什么?”
      他说:“我想养几头牛。你看,我还年轻,还能干几年,我不想这么混日子,也不想老吃国家救济。我想干点事,养活刘凤菊。”
      我说:“好啊,我们当然支持你。”他没有多说话就走了。
      晚上我把樊锁义的话转述给队长杨继跃、第一书记毛莹业,他们都同意。说我们来就是帮扶贫困户的,他们想自己劳动养活自己,不愿等靠要,这是好事,我们一定要支持。
      这一段时间,我们帮扶队正在思考搞一些项目,让贫困户参与,比如养鸡、养牛,搞林下经济。而樊锁义身体健壮,智力健全,完全可以参与。
      接触樊锁义其实次数并不算多,但给我印象很深。他外表看起来大大咧咧,但却心地善良,重情有义。他和刘凤菊既没有血缘关系,也不是合法夫妻,更没有丰厚的家财可图,他完全可以轻轻地挥一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谁也不会埋怨他、谴责他,刘凤菊也不会赖上他。但就因为当初见了一面,过了几年,刘凤菊父母双亡、无亲无故、生活无助,他就义无反顾地承担起照顾她的责任,糊里糊涂地过着,没有名分,没有怨言,只有付出,没有回报。这是什么?这个一无所有的男人身上难道没有值得我们思考和学习的地方吗?  (刘纪昌)
(责任编辑:吴琪萌)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