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注定会在那个 不起眼的小站错过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黄河晨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174次 时间:2017年11月24日 09:56
      本期嘉宾:小茹,八零后,自由职业

      许多看似在生命中重要的人,却因为各种原因错过,但那些记忆被保留在心里无法抹去,只能收藏在心的角落,偶然有那个人的消息,那些看似结痂的伤疤依然会皲裂流血。
      小茹说人的缘分就像是乘坐火车,或许我们曾经在同一个车厢相遇,一同走过一段旅程,甚至我们曾经发誓一生一世都要在一起,但最终还是在一个不起眼的小站错过了彼此。

积攒了太多的记忆和美好,相恋成了一种自然

      我和萧山从幼儿园就在一起,一直到高中毕业。我们两个从小形影不离,我看着他从一个小小少年变成一个大小伙,而他也见证了我一点一滴的成长。懵懂青春,我们眼里、心里都只有彼此,喜欢上对方好像是自然的。
      我们一起上学,一起下学,一起走过那段荒废的铁道。从记事开始,似乎遇到坎坷不平的路,萧山都会拉着我的手。小学的时候,班里的男生就不敢欺负我,因为萧山是我的保护神,只要我有事情他会第一个冲上来保护我。
      我的好多第一次都是和萧山一起经历的,比如第一次不买票混看电影;第一次偷玉米烤着吃;第一次坐在男孩子的自行车后座兜风……记得上初中的时候,他刚学会骑自行车,我就坐在他的后座上一起去郊外兜风,一手抱着他的腰,任风从耳边穿过,真有种别样的浪漫和惬意。那时的我就是一个幸福的小女孩,贪婪地享受着顺其自然的初恋。
      说起萧山,他其实是个孤独又倔强的孩子,他是我们家属院里那群孩子的头儿,似乎比同龄人成熟许多。
      因为同在一个小区住着,他父母之间经常打架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但萧山是那种酷酷的男孩,让人对他有种本能的忌惮,所以没人敢惹他。虽然我妈经常告诫我少和他在一起,但我从来没有把我妈的话当真。我们一个院里的孩子,一起上学,一起放学,那是经常的事情,父母上班很忙也管不了那么多。
      萧山从小就有一种忧郁的气质,眉宇间总是有着一缕淡淡的忧伤,他话不多,但他在我心里勇敢实在。
      他父母之间的矛盾让他很痛苦,萧山说从他懂事起,他爸爸一发脾气就会打妈妈。他妈妈总是哭,然后就带着他去姥姥家。
      后来爸爸一服软妈妈就心软,结果一吵架妈妈又被打。就这样周而复始,他有时候真是气得牙都痒痒,不明白爸爸妈妈是怎么了,为啥不能好好地过日子。
      “我发誓,以后结婚了,一定做一个好丈夫,什么都听你的,挣的钱都归你管着,绝对不打老婆……”萧山像自言自语也像是给我承诺。
      我静静地坐在那里,靠在他的肩膀上,听着他的慷慨陈词。想象着以后美好的生活,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

分别加深了彼此的思念,时间却拉开了心的距离

      我考上了大学,而萧山却因为几分之差没有考上,只好上了个高职,学的汽车修理。
      到了大学里,我们没有中断联系,而是正式开始了我们柏拉图式的异地恋。都说异地恋辛苦,我想只有体会过的人才能明白。
      每天我想他了,就只有电话和QQ聊天。后来成了习惯,每天睡觉前我都要听到他的声音才能入睡。
      距离让我们对彼此的思念更浓了,我们就那样用那根长长的电话线联系着。在电话里,我们彼此倾诉着,说那些琐碎的事情,我们好像不曾分离一样。但这样的恋爱却让我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我上大三那年他就毕业工作了,因为他上的学校两年就能毕业。
      记得大三前半学期,萧山特意请假来学校找我。我们约在学校外面的电影院,特意选了后排角落的座位。一个男同学看到我,送来了一盒爆米花,我接了,客气地说声谢谢。本来这样的小事,在同学之间经常发生,大不了就是那男同学对我有点好感。
      没想到,我这样一个举动,萧山有点在意了。他很不高兴,还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我不记得我当时说了什么,电影没看完,他就起身走了。我很生气,分开几年他竟然变得如此小心眼,我故意没有去找他,可是,等电影结束,我打他手机已经关机。
等我赶到车站,已经不见了人影。
      那天是我的生日,我很生气,也无聊,就临时约了几个同学去KTV唱歌。
      我心情不好喝了点酒,谁知正当我们唱得很嗨的时候,萧山突然闯进来,拉上我就走。
      我问:“你不是走了吗?”
      他无语,甩开我又走了。
      我赶紧跟着他下了楼,想要拉住他不要他走,他手一甩,我失去重心倒在地上,膝盖受伤出血了。
      他冲过来,把我抱起,赶到附近的诊所,进行了清创处理。然后我们就坐在路边,他紧紧的拥着我半晌不语,那一刻,他近在咫尺而我却感觉到了心的距离。
      后来,他就像魔法师一样变出一条金项链,我惊讶之余,问他哪儿来的钱买这么贵重的礼物?他说这是他第一个月的工资给我买的,就是为了送我生日礼物,给我个惊喜,才专门来找我。我心头一暖,那些不快瞬间释然。
      他说,自己如今在一家企业打工,一个月工资三千多元。他还说,等我毕业了我们就结婚,我点头应允,从小到大我很少拒绝过他,包括这次。

家庭的意外,成了我们的障碍,我第一次感觉到迷茫

      后来,我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们两个偷偷去外地旅行,那是一次浪漫的旅行。在我们从小就向往的海边,听那海浪的喧嚣,望着无边无际的大海,我感到生命是那样渺小。我们在海边依偎着并互相发誓,既然我们缘分这样深,一定要彼此珍惜,直到天荒地老。
      就在我们一起旅行回来不久,我和萧山旅游拍的照片,无意中被我妈看到了,结果家里炸了锅。
      我妈和他妈是一个单位的同事,我们两家又在一个院里住着,彼此太了解,我妈坚决反对我们在一起。
      我妈说,他父亲脾气很坏经常打老婆,她怎么能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的人家,还说如果我不听话吃亏在后面。
      我妈强硬地要我和他分手。萧山父母开始知道我俩谈恋爱还很高兴,可是,听说我父母反对,他们也开始反对,尤其是他爸对萧山发了很大的火。
      萧山因此和他父母争执,后来因为我们的事情,他妈和他爸又吵了起来,他爸失手推了他妈,他妈肋骨骨折住了院。
      邻居报警,他爸被拘留,事情越闹越乱,搞得院里人都知道了,指指点点。
      我不明白,我和萧山彼此相爱,我们没有做错什么啊,为什么大人之间的问题要拿我们说事。
      那段时间我吃不下、睡不好,终日恍惚,一想起他我就心疼,他太不容易了。我爸妈让我赶紧回学校,一切等毕业后再说。我知道他们这是缓兵之计,但我也没有办法,萧山还得在医院照顾他妈。

他抱着我说,小茹,你好好的,我会努力的

      回校之前,我给他打电话说了车次,车快开的时候他来了。
      分别的那一瞬间,他突然紧紧抱着我,我感觉有眼泪滑进我的脖子里,我心里很酸。
      “小茹,我现在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虽然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是请你相信我,5年,就5年,我一定闯出个人样风风光光地娶你……”
      “好,我等你。”我肯定地说。
      到学校后,我非常想他,我们依然是用手机联系。他告诉我阿姨的身体恢复得不错,这次她没有再原谅他爸,他的父母离婚了。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我们只是在电话闲聊着。他告诉我他要到南方一个工厂去打工了,那里工资高。
      后来,他打电话来,我们好像共同的话题越来越少。
      再后来,忙着毕业考试,我不给他打电话,也不见他打电话给我了。

最终,我们还是在那个无名的小站错过

      毕业后,本来想去他所在城市找他,可是他说那里对我发展不好,让我别管他,自己先安顿下来。
      谁知一工作,我们好像彼此失去了联系。可是,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我的对象,我记着他说的五年,我相信他对我的承诺。因为从小,他都不会骗我,承诺的事情总会兑现。
      可是,一次回到小城,从同学那里得知,他有了别的女人,还把那个女人带回家了,并说很快就结婚。我听后心如刀扎,我不信,向单位请了假,只身去南方那个城市找他。
      我在他工厂附近住下,悄悄观察,他的确是和一个女子同居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我又不甘心。
      我忍不住在电话里质问他,他得知我来找他,来到我住的宾馆。好久不见,我们像陌生人一样对视着,许久他才开口请求我的原谅。他说那女子是和他一个工厂的,和她在一起就是为了忘记我……
      我就问他还爱我吗?他毫不犹豫地说:“爱!”
      他请我原谅,他说就是因为爱我,才不能耽误我,硬要和我在一起。更不想因为我们的事情,再伤害到他妈。我大哭,他却冷漠地站在那里,我看不到他眼底的内容,就买了当天的火车票,准备不告而别。可是,就在车开的瞬间,我看到了远远跑来的他,我忍住眼泪低头躲避,或许今生我们注定会这样错过。
      我想起那次也是在车站告别,他流在我脖颈上那滚烫的眼泪。我的心很痛,是什么让那么单纯的爱,竟然在聚散中消磨殆尽。
      回到小城,我的心空落落的,我甚至有点怀疑我和他那么多年的感情,是不是自己做的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我甚至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难道我们那样单纯深厚的感情,那样许许多多共同的温暖回忆,都被时间和情感以外的东西给打败了吗?
      我一直不明白,本来是我们两个坚持走的路,到头来怎么就剩下了我自己。 (本文所涉及的名字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吴琪萌)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