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河东卫门书派 创新中华书学境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黄河晨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56次 时间:2017年11月09日 09:21
传承河东卫门书派 创新中华书学境界

——全国第二届卫门书派书学讨论会摘要

      近日,“宏达杯”全国第二届卫门书派书学讨论会在河津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部分书法名家、权威书学理论家应邀参会。讨论会上,与会人员从历史定位、书体源流、继承发展、文论研究、美学价值等多个方面,对卫门书派进行论证、分析,13位论文作者应邀发言。现将讨论会上各位专家的发言予以整理,以飨读者(按发言顺序刊登)。

      李清水(运城市文联党组书记)
      上午开幕式之后,张天弓老师作了《古代书学与卫恒的“字势”》讲座,也是我们这次研讨会的主旨报告,我们很受启发。
      张天弓老师对卫门书派的定位很准确,他举了很多例子,对卫氏书法给予了很高评价,为我们下一步深入挖掘卫门书派奠定了基础。卫恒的《四体书势》是我国最早的书法理论,为书法的逻辑框架奠定了基础。希望中国书协、山西省书协能把卫门书学在全国作为一个重要的课题来研究。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创作是每一个工作者的中心任务,作品是立身之本。书法理论是为书法创作服务的,运城在书法理论方面有很好的基础,书法创作者应加强这方面的实践。同时,希望各位专家、学者多关注运城,为运城传经送宝,使卫门书风绵延不断,薪火相传。
      张天弓(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湖北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学术委员会主任)
      我和山西很有缘,一是我的父亲曾在河津工作,我从小生长在这里;第二是我花了很长时间研究魏晋南北朝的书法,考辨这一时期的书法现象、书法文献。今年完成了我的一个心愿,为卫氏家族卫恒写了一篇专文《卫恒的<四体书势>》,讲了文字的演化、书体的演化、书家的传承,这是记载最早的书法史,尤其奠定了中国古代书学的一个框架。古代的书学有两千年,发端在东汉,但真正确立为一个学科是从卫恒的《四体书势》开始,卫门作为中国书法史上的重镇,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地位。卫夫人是王羲之的老师,而卫氏书学则对于东晋的书法影响至大,我们现在要有文化自信,传承河东卫氏家族的书法传统,为当代书学研究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书法如今正成为二级学科,古代书学复杂的书法现象,怎样去归纳,怎样去总结,成为今天的课题,所以在运城举办这样关于卫氏书学的学术会议很有必要。
      吴高歌(首都师范大学书法学博士后,华北电力大学教授)
      我的论文为《康有为“传卫”说略论》,这里的“传卫”就是今天研讨的主题——卫门书派相关问题。近年来,我的研究方向倾向于清代碑学方面。康有为是近代以来碑学的集大成者,他的《广艺舟双楫》堪称碑学理论的扛鼎之作。他在书学理论中引入了经学中“今学”与“古学”的概念,为书学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
      康有为的今学范畴是指北碑、汉篆,其今学体系中,他专列“传卫”一篇旨在表明,自汉至北魏之间,北朝书学有完善的传承系统,而“传卫”也在于与以钟、王为正统的东晋南朝书学相抗衡。那么,康有为的说法与历史是否一致?卫门书派所传承的字体及在历史上的贡献有哪些?北朝士族书学传承及其流变等问题,我在论文中都有详细论述。
      康有为的“传卫”用一个“传”字揭示出汉朝至北魏书法统序正统性,虽然有些论断颇有夸大之处,但他从北朝书法传承演变的角度给予卫门书派极高评价,也使得卫门书派传承的脉络清晰起来,此说对彰显卫门书派在历史上的贡献意义巨大,也为他所建立的碑学体系寻找到了一个依据和支撑。
      朱中原(艺术史学家,批评家,《中国书法》杂志社社长助理兼第二编辑部主任)
      我所讲的主题是有关卫门书派及魏晋时期南北书风流变的重新认定问题。种种原因所致,不少人以为在魏晋南北朝前期,钟繇和王羲之才是最大的两个书派,而不是卫氏家族和卫门书风。实际上,恰恰是钟繇和卫氏家族,才是当时最具影响力和引领性的两大书派。这一段历史存在很多谜点:所谓的南北书派之分到底源于何时?到底是北派影响南派还是南派影响北派?这两大派中,到底是谁学了谁?谁统一了南北?这些一直众说纷纭,迷雾重重。对于一些历史问题的判断和认知,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那就是常识性判断,即不需要进行论证的判断。以历史的眼光和常识判断,在中国书法史上,对书风和书法流派判别的一个重要前提,是书法大家一定出自文人士族。在魏晋之际,最大且最具代表性、影响最深远的书风不是王氏,而是卫氏和钟氏。卫氏书名传承绵长,钟氏家族在书法上势力不如卫氏显赫,故单论魏晋家族书风,当以卫氏为最。所谓的南朝书风,其实也是来源于北方,当然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南朝书风又影响到了北朝。其实,在三国两晋南北朝及其之前,严格来说,不存在所谓的南派书风,因为当时政权基本还没有覆盖南方;即便是有,也是受到北方影响,或与北方书风一脉相承。
      李慧斌(历史学书法方向博士,青岛农业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四届兰亭理论奖一等奖获得者)
      我的论文为《锺书三体之“铭石书”的书法史考察》。“铭石书”之称,最早见于羊欣《采古来能书人名》,里面提到的锺书三体中,铭石书是最典型的,书体形态主要指八分隶书。后来,汉魏晋唐时期,铭石书从概念到内涵从纯一走向了泛化,书体表现多样化。我抓住这条主线,以大量石刻、书籍为印证,作了一个分析。
      铭石书在书法史上的发展变化分三个阶段,从汉末魏西晋的形成期,到东晋南朝、十六国北魏的变形期,再到东魏、北齐、北周、盛中唐的复兴期,铭石书在书体表现上逐渐打破了八分隶书的单一格局,进入了新体楷书及行书介入的局面。
      在中国古代,不同的书体在各自发展过程中不断承载着不同的历史内涵,并最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体文化。现在,我们去看古代书法作品,不能简单地以楷书、隶书、八分、行狎等来看,它们的蕴含很丰富,书体演进的复杂性要求我们以动态思维去研究。
      铭石书无论从实用书体的专一性,还是从其蕴涵的文化观念上看,都在古代书法史上有着相对稳定和独特的发展线索,并在不同时代呈现出不同的风格特点,是正体书法最重要的表现形式。
      总之,我们研究书法史,书体概念的梳理很重要。今天,关于汉唐时期书法的研究和书体梳理等,我们还有很多工作可以做。随着地下出土的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墨迹越来越多,我们可以将之与石刻书迹结合起来,将那个时代书体演变的研究推向深入。
      杨吉平(山西师范大学书法学院副院长,书法研究所所长,硕士研究生导师)
      我的论文为《卫门书家及其时代》。我们知道,唐诗晋字汉文章,书法在晋代达到一个顶峰,实现了技法和文化内涵的统一。晋代书法以行书成就最高,很多文人的书法都不错,流畅、自然。
      我认为,历史的动荡与文化的兴盛关系密切,社会越动荡,文化越发展。魏晋时期正处于这种动荡时期,士人的思想异常活跃,创造的文化艺术成果也异常丰富,魏晋书法就是其中一项灿烂夺目的艺术成果。那个时代,豪门世族相互争斗,名门望族开始操纵天下的命脉。从三国的卫觊到晋末,河东卫氏家族一直是举足轻重的重要家族,他们积极投身政治,力图报效国家,却卷入了豪门争斗的政治漩涡,最终惨遭灭门之祸。卫氏家族满门忠烈,以书法名世,但却没有钟繇、王羲之的影响大。如果卫氏家族没有惨遭灭门,他们在书法史上的地位将另当别论。
      赵维红(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第二、三届兰亭理论奖获得者)
      我的论文为《卫恒<四体书势>文本简校及涵义浅绎》。书法发展史上,卫恒编写的《四体书势并序》所论之“势”的思想很有代表性。卫恒《四体书势》由《字势》《篆势》《隶势》《草势》四部分内容,四部分辞赋之前有序。
      我的论文简要考校《四体书势》文本的关联性、共同性,通过若干文本比勘来说明卫恒理论层面的继承性和关于“势”的理论论述的方法论意义。《字势》之中“因事制权”的价值在于把“因”的方法论用于书法之中。“因事制权”通过论述“古文”将“势”的思维引入书法之内,指出书法形体的要旨在于“因事制权”。为了更好地说明什么为“势”,我在论文中引用了《孙子兵法》进行解释。如:形是静态有形的,势是动态无形的,形是已所素备,势是因敌而设。且“势”常常与奇正虚实关系密切。书法中的“因事制权”和兵法中的因利制权在句式的论述上没有差别,结合《草势》《隶势》之中的“临事从宜”“随事从宜”,可以看出,书法与兵法在思想层面得以相通。历代书法家无不孜孜以求“势”,我们从传世的经典作品和现代书法佳作中可以看到,书法家们行书之中对势的表达与理解。虽然卫氏门派书作已经无存,但仅凭《四体书势》关于“势”的理论论述与方法论意义,卫门书派也堪为厥功至伟。
      李庶民(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四届学术委员会委员)
      我的论文为《书法技法的文化内涵及意义》。书法从自在到自觉,其深层涵韵是能够表达个体心智、情感、学养、禀赋等生命能力与生命意义的一种生存智慧。艺术都有着将个体生命能力化、对象化的功能,但在简单工具下,以汉字为表现素材,以高精度的徒手技巧创造出具有丰富内涵的艺术作品来,则为中国的书法艺术所独有。而书法技法是认识、学习、赏评书法创作的门径和中介,如果不了解中国书法的文化意义与深厚的技法内涵,而想对中国书法艺术做出合乎艺术规则的认识与评判、阐释与创作是不可能的。
      戎恺凯(南京艺术学院书法学硕士)
      我的论文为《从卫恒<四体书势>看魏晋时期书法艺术范式的确立》。本文从解读卫恒《四体书势》着眼,对古文、篆书、隶书、草书四体之源起、流变,以及美学特征进行专题性研究,从中探寻魏晋时期书法艺术范式确立的根据。
      首先谈一下《四体书势》中“势”的理解,一种说法将“势”理解为“势态”“形式”“气势”,我则偏向于范文澜先生对“势”的解释,他说:“势者,标准也。”我认为,站在古人当时的角度理解,“势”为法度或标准更为恰切。
      魏晋时期,书法艺术真正实现全面艺术自觉。这主要因为一是文人书家大量出现,并且有意识地运用书法艺术的规范去审察、发掘、创造书法美;二是书法作为欣赏对象,其优劣被视为人物品操的标准之一;再次,随着文人书家流派的变革和承续,书法艺术的法度与准则得以确立与完善。而《四体书势》恰恰体现了魏晋时期书法理论对书体规范与标准的深入探求。而且,一些书法作品之所以在卫恒所处的魏晋时期文人书家眼中成为经典,体现了当时人们能够以书法艺术的视角去审察,并从中提炼作品蕴含的书法之美,这也印证了当时书法艺术观念的成熟。
      最后,我以草书为例说明了魏晋时期草书已形成严格的规范,这也为书法艺术范式在魏晋时期的确立提供了依据。
      杨天才(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长治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我的论文为《从卫瓘<顿首州民帖>看章草演变与魏晋书风的转换》。东汉、魏晋时期书体演变频繁。从章草到今草,西晋卫瓘的“草稿书”起到了纽带和先导作用。《顿首州民帖》用笔豪放流畅,结字连贯,风姿洒脱,是卫瓘唯一的传世书法作品,从此帖中可窥见章草向今草过渡的轨迹。
我的论文从《顿首州民帖》风格特征,章草、今草之书体演变,卫瓘草稿书与魏晋书风的转换与开拓三部分进行探讨,揭示章草、今草之书体演变与魏晋书风转换的内在规律。西晋的章草是介于规范化章草和今草之间的流俗形态,笔画之间互相照应不实连,但又于结体和运笔处杂以今草,显现了当时书风正由旧体向今体过渡的痕迹。那个时代的章草作品主要有三种类型。一是体式为章草,略含今草笔意;二是体式偏于章草,多具楷书笔法;三是体势偏于今草,杂有章草法。
      每个时期因不同的书法审美观念的渗透和影响,直接导致了创作状态的改变。卫瓘的章草创作,对羲、献产生了启动效应,让二王感受到不能一味固守“古体章法”,在对章草的吸收、借鉴基础上,完成了从章草到今草的改造与转化。
      冉令江(东南大学艺术学博士,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我的论文为《魏晋文人书家与楷书的衍生、流变》。其实,魏晋时期楷书的衍变就是隶书笔法、结构的逐渐消失,楷书笔法、结构的建立及魏晋新妍书风的形成过程。这个过程中,钟卫、羲献父子等文人书家居于主导地位,并最终确立了楷书的规范和法则。
本文从三个部分论述,通过对魏晋时期楷书衍生、流变空间的考察,以楷书在钟卫、羲献文人书家间的衍生、流变,考察楷书衍生、流变过程及其特征。
      第一部分,魏晋时期是一个创新求变的时代,加上佛教传入中国,写经、刻经的兴起,要求规整并易于辨识的楷书。另外,隶书与书法教习的兴起为楷书衍变提供了充足的发展空间。
      第二部分,通过钟繇、卫夫人的作品来展示楷书怎样从隶书特征向楷书过渡。钟繇变隶书为楷书具有开创之功,其楷书因残存有隶书的笔意和势态,故显得古趣盎然;卫夫人在继承钟繇之法的基础上,简省“隶意”下启“新妍”之楷体。
      第三部分,通过羲献的作品展示,分析具有求新求变意识的羲献父子在继承钟、卫楷书的基础上,大胆删改旧体,去古为今,创造出俊逸、妍美的新体楷书。
      杨二斌(西安交通大学博士,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第四届兰亭理论奖获得者)
      我的论文为《晋卫恒<四体书势>“字势”论述未周辩》。在书法史研究过程中,我发现卫恒的《四体书势》中的《字势》存在一些疑点,比如说,文中提出“信黄唐之遗迹,为六艺之范先,籀篆盖其子孙,隶草乃其曾玄”的结论,还有《字势》序文开首的“自黄帝至于三代,其文不改”。从局部来看,这里的古文似乎不是书体的概念,然而从整体观察,卫恒《字势》无疑把“古文”作为一种书体进行论述。
      古文作为一种书体,其内涵和外延如何,这对理解《字势》具有重要意义。我查阅了一些史料,发现每一种书体的名实及其流变都应在运动中考察,如汉代认为古文是指壁中书。关于古文的概念,古人理解有仓颉古文、殷周古文、战国古文,这是我对古文的一种梳理。
      此外,还有篆和籀的梳理。从广义上讲,古文时代较远,籀文的时代较近,但如果从狭义含义上讲,如从战国古文来算,籀文的时代较远,古文反而比较近了。这就产生了矛盾。据此,我发现,卫恒其实混淆了古文广义和狭义上的区别,以及古文和篆籀的边界。
      我们必须厘清古文的内涵,即随着世代变迁的大篆书体,而非仅只是狭义的战国古文。而卫恒《字势》前提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才说得通。卫恒在整理古代特别是汲冢书发现的问题,并与当时的古文进行比较得出的,这种文字观念和方法是后世书法理论的一种创举。
      魏晶(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书法学研究生)
      我的论文为《浅谈卫瓘书法艺术》。魏晋之际是中国书法文化史上的转折时期,此时的文化自觉促进了汉字书写艺术化进程,字体类型突破了以篆隶古体文字为主导的体系,隶变过程中用线和结体的多样化催生了今体行书体系。书艺士族在这一过程中对书法文化的发展起到重要的承上启下作用。其中,河东卫氏便是重要的代表。
      卫瓘是卫门书派集大成者,在书法史上有突出的贡献。我的论文从卫姓渊源发展、卫瓘书法艺术、卫瓘书法影响三个方面进行了阐述。卫瓘在书法继承、理论阐释、作品创作方面全面发展,是连接北方书风向南派书风融合转变的桥梁,是王羲之书风其主要传承过渡期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二王书风的形成具有促进作用。作为书法史上关键一环,在连接新体与旧体书法上有承接关系,在促进晋代书法盛期的同时也有书法多元化发展的可能性,对卫氏书风的研究有待更深层次的挖掘。
      王泽庆(运城博物馆研究员)
      我的论文为《卫门书派的爱国情怀和文化自信》。卫门书派历时130多年,从三国的卫觊,西晋的卫瓘、卫恒,到东晋的卫铄,包括卫恒弟卫宣、卫庭,其子卫璪、卫玠等。魏晋是思想解放的时代,文艺思想活跃。而卫门书派就是魏晋具有爱国情怀、文化自信和艺术精神的代表之一。
钟繇结字用笔比较朴拙,姿态不够华美。王羲之在钟繇的基础上,真行草都表现了一种新颖姿媚的风格。唐代韩愈《石鼓歌》提到:“羲之俗书趁姿媚。”说出了王书的特点。这里需要补充的是,卫夫人姿媚书风对弟子王羲之的启蒙影响。而启功先生在韩愈的基础上,对王书“新颖姿媚的风格”美作出了准确的评价。
      畅晓敏(山西大学美术学院美术书法专业研究生)
      我的论文为《唐<薛嵩碑>异体字探析》。唐《薛嵩碑》为代宗时期隶书巨制。在对该碑进行释读之时,我发现碑文中存在众多异体字。经过统计,我发现该碑文出现异体字约有99例,包括一例通假字,单字异体字使用频率最高为6次,同一字出现不同异体字最多为两个字。异体字占全文1360字的7.279%左右,明显超出了一些对盛、中唐时期俗字调查比例的3%。这一现象足可看出有唐时期隶书复古现象之盛,其中篆书结构隶写及诸多在汉代即存在的异体字现象,说明唐时复古范围已不仅为书体上的复古,其已远超北齐,而上溯其源,在书体及用字上亦寻求复古之路。从历史观点分析,该碑异体字出现频率之高也反应出安史之乱后,国力渐衰之境况。
      卫恒《四体书势》中所言“隶书者,篆之捷也”。在《薛嵩碑》异体字中,有些字由于文字发展、字体演变,正体本为古文篆字,现今不再使用。由此可见,隶书对篆书的改造情形,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隶书形成和演进的实际情况。
      姚国瑾(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学术委员会主任)
      今天我们相聚在这里,首先我代表山西书协对于运城书协所做的工作表示感谢,因为在山西书协学术历史上,两次邀请全国书家来进行学术活动,一次是1991年举办的全国第一届卫门书派研讨会,一次就是现在运城书协举办的第二届研讨会。这次研讨会的成果我觉得主要有两点。第一,深入讨论了卫门书家、卫氏书学在中国书法史上的历史地位,我感觉比上次研讨会更加深入,从书法本体、书法史、书法美学上有很深的考虑。如吴高歌老师把康有为《广艺舟双辑》中对于卫氏家族的贡献这个挖掘了出来,康有为从钟卫并行到把卫门提升,所以研究确定卫氏书学的统的地位以及传的方面正是这次研讨会的第一个成果;第二是对卫恒的《四体书势》进行了深入解读,是从书法史、书法美学上有了考虑,但还有深入思考的必要,能够做得更完善,应该继续研究。因为真正流传下来的魏晋文献并在正史中出现的,就是《四体书势》。
      以上是我们这次研讨的大进步,但仍然有不足:第一,对于卫氏书学、卫门以往的学术成果关注不够,比如首届的卫门书派文集我们了解了吗?第二,近一二十年相关的历史学、古代文学文献关注不够,在注重书法自身的时候也应关注相关领域的成果,另外,材料一定要在相同的时间空间、连续的时间空间中把握与运用;第三,搞史学一定要有自信,自信就是证据确凿。
      我的建议是,第一卫氏书学流传确实很少,只有宋代的阁帖,早期书法史就是这样,靠不住的东西怎么办?靠文献,用文献互证,用文献贯穿历史。第二是要研究个案,在汉魏晋一定要了解士族,了解人的关系。
      卫立钧(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运城市书法家协会主席)
      今天我们召开全国第二届卫门书派书学讨论会,我认为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一是充分挖掘卫门书派的历史文化价值和书法学术价值。卫门书派是一座富矿,蕴藏着丰富的书法学术资源和历史文化资源。我们举办这个研讨会就是要汇集全国各地的硕学大才,共同挖掘这座富矿中蕴藏的书法学术价值和历史文化价值。
      二是进一步扩大运城书法和河东文化的影响力。卫门书派是我们运城文化乃至山西文化的一个特色品牌。挖掘弘扬卫门书派,是我们运城书法界、文化界的历史责任,也是扩大运城书法和河东文化影响力的一个战略举措。
      三是开拓运城书法事业发展的新境界。善于继承才能更好创新,不忘本来才能开创未来。我们举办这个研讨会就是要坚持古为今用,赋予卫门书派鲜明的时代特征和运城特点,从专家们的发言中可见,卫门书派中的卫觊、卫瓘、卫恒、卫铄在古文字领域、草书、楷书以及书法理论都卓有建树。那么我们就要继承发扬这些优秀的文化,对卫门书派这一优秀文化的遗存和当代运城的发展结合起来,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以打造河东书法流派为目标。一个是理论,一个是创作,一个是教育,三者协调发展,不断开拓运城书法事业发展的新境界。  
 记者 张乃月 整理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