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城的灯火是我们的星海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黄河晨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182次 时间:2017年10月27日 10:46
      本期讲述者:秋风无意(化名),49岁,公司白领

      最近有个微信名为“秋风无意”的人加我,她说是晨报的读者,我加了她,但因为忙只是寒暄了一下,就放到了微信里,好一段没有联系。
      前几天的一个晚上,微信一直在响,我赶忙起来查看,见秋风无意发了一连串的问候,问我在不在,说想和我聊天。于是,我们打开语音聊了起来。

有些相遇是注定的,就像我们必须经过那棵大树

      我是个公司白领,用我们同事的话说,我这个人很小资。其实,我也不是那种矫情的女人,内心保持着一份小资情结,只是因为不甘平庸。
我喜欢穿旗袍、喝咖啡,喜欢一边听音乐一边做家务,喜欢家里每天都有鲜花。那样早晨醒来闻到花香,心情会很好,能感觉到活着的快乐和生活的乐趣。
      我的这些爱好,和我喜欢读一些文学作品有关。
      我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是个文艺女青年,喜欢读中外文学名著。喜欢书里的浪漫爱情和环境描写,喜欢文字背后的那份优雅。
      我的爱好比较广泛,喜欢书画,喜欢音乐,喜欢美食,更喜欢时装。我家那位是个按部就班而且比较木讷的人,是一个职能部门的中层干部。他那个人,几乎没有什么爱好,别说浪漫情怀了,根本就是一个老年人的心态。你说,他才40多岁,就经常喜欢和小区里的大爷下棋,下象棋还算有些格调,可是一次我下班他竟然和那些大爷下起了跳棋,你说好笑不好笑。
      不过,我家那位,很顾家,没有什么不良的嗜好,对我、对家人都好,就是没有什么上进心。和他过日子,就是图个踏实,也是这份踏实,让我坚持到如今。
      我喜欢微信,喜欢在微信上看小说,看那种单纯的爱情小说,还喜欢看一些名家博客。再者,就是到淘宝网上买东西。无论是吃的穿的,我几乎都在淘宝网上买。
      可我家那位上网,就只会“斗地主”,而且“斗地主”的级别很高。你说可笑不可笑,有一次他突然感慨地说:“‘斗地主’比现实中升职快多了,我如今都是‘大财主’了。”听了这话,我哭笑不得。
      那天,因为一点事情,我和他争吵起来,正吵着楼下的大爷叫他下棋,他起身就走,真是让我失望,搞得我心情很不好,连吵架都吵不痛快。
后来,我把微信名改成了“秋风无意”,记得好像一首词里有这样的句子:“秋风无意千山远。”
      “千山”,就是在我的微信名修改不久主动加我的,他问我知道他微信名字的意义吗?我问啥意义?他说:“秋风无意千山远。”他说是在一群里看到我的名字感觉有趣,就加了我,并该了自己的名字。我们聊了一会儿,感觉他是文学功底深厚的人。他说看我朋友圈里的文章很有灵气,感觉聊天应该没有问题。虽然,我感觉到他言语之间有一丝傲慢,但我难得遇到一个有文学情结的人,于是就没有删他。一般加我的人聊两句感觉不上道我会毫不犹豫地删除。
      赶上那天我心情不好,就随意地和他聊了起来。不想竟然聊得很投机,我们从美食谈到文学,从泰戈尔谈到普希金,从林徽因谈到徐志摩,他似乎都能和我对上。在微信上难得遇到这样的人,他机智幽默,文字表达很好。不知不觉中我们聊了很久,然后依依不舍地告别。
      第二天晚上,我家那位依然去下棋,我就在家玩微信。果然千山也在,自然就又聊了起来。感觉和他聊天很轻松,像老朋友一样。后来,得知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和他一起打拼才有了如今的事业。他说他也有苦恼,现在妻子似乎到了更年期,总是爱唠叨,让他有些受不了。于是,他回到家也是借口查资料,到网上寻个安静或者玩玩微信。

本来随便聊聊,但心中莫名的牵挂让我有些忐忑

      我们同病相怜,自然就有说不完的话。每次微信上遇到他,他都会把好听的音乐或者老歌和我一同分享。在缓缓的音乐声中,彼此享受着这样独特的交流。次数多了,我心中就莫名地有了些牵挂。有时候工作忙起来,也就淡了,可是一闲下来,就想上微信去找他。那天,我们似乎心有灵犀,在微信告诉了彼此的电话。
      第一次接到他的电话,听着那带有磁性的声音,我就断定是他了。他没有自我介绍,我就凭直觉喊出了他的名字。
      那种牵挂是淡淡的,生活里有这样一个人,我心安静了许多,也不像以前那样总找我家那位的麻烦。
      一天,我家那位突然问我:“最近是不是单位有啥不开心的事?或者身体不舒服?”我说:“没有。”并问他为啥问这个。他说感觉我最近怪怪的,好像有啥心事。我就发火说:“你是吃饱了撑着了,没事找事,你希望我有事啊?闲的难受到楼下和老头下棋去吧……”
      他呵呵一笑说:“这才是我老婆,你不河东狮吼我都心里不安!”
      他说完,又到下面去和老头下棋去了,可我,心里却升起几分忐忑。

隐隐那点思念,让我心虚,我决定调整自己

      听了我家那位的一席话,我有些心虚,和千山毕竟是精神的交流。孩子都那么大了,我可不想因为这个影响家庭。
      有一段时间我有意想让自己静静,很少主动给他发微信,短信也少了。一天,电话响了,那边是他的声音,他好像是喝酒了,说很担心我,见我没有发微信也没有打电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接到他电话的那一瞬间,我眼睛湿湿的,心里也酸酸的,其实那种淡淡的思念我也感觉到了。
      再后来我们约定,彼此经常发微信报个平安,免得大家彼此牵挂。
      后来,我就有些困惑,难道男女之间真的没有纯粹的友情吗?什么红颜知己、蓝颜知己都是传说吗?
      我不能让这样唯美的感情变质,我们相互约定,决不能再进一步了。保持如今的样子,不要让那种牵挂太多。
      可是,越是这样,似乎有某种吸引力让我们彼此想见面。过了一段时间,我们渴望见到彼此。
      他说开车来这里看我,我多了心眼,先订好了吃饭的地方,是那种半开放式的西餐厅。
      他下车的时候,我们两手相握,就不用太多的语言。坐定后,他看着我说:“比我想象的还好……”
      他和我想象的样子也差不多,但比我想的更成熟、大气。他谈吐幽默,见多识广,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好像前世就认识一样,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分别的时候,我们依依不舍,但我知道彼此的内心其实都是淡淡的。

让心绪散落在风中,在秋日的艳阳下我们渐行渐远

      纸里总包不住火,我手机上的微信还是被我家那位发现了。他阴着脸警告我,别随便和别人玩暧昧,那样他会伤心的。看着平日里似乎没心没肺的他说出这样的话,我心也不忍,毕竟我们夫妻情分还在,我也不想因为这个让他伤心,而毁了这个家。但我嘴上还是不饶人,我说和其他男人因为工作关系互相问候也没什么,让他别多心。
      我这里刚把我家那位应付过去,千山那里好像也出事了。一天我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声音很陌生,问了我是谁后,我刚要回答对方就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我就接到了千山在办公室打来的电话,他说上班的时候忘记拿手机了,怕我打电话或者发短信给他。我就告诉了他刚才一个女人打我电话的事情,他说糟糕了,可能是他妻子发现了,她是个多疑的人……
      接下来,我们两个联系很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如今我才懂得为啥人们会寂寞,寂寞就是心里空,没有了踏实的感觉,没着没落的。
      好长一段时间,我的心都是那种空空的感觉,想给他打电话,又不敢。我家那位,最近也不去楼下下棋了,好像监督我一样,一下班就回家陪我。
      星期天,女儿和他爸爸在视频,非要让我也过去,一家人说说这说说那。女儿汇报了在学校的学习情况,还说,喜欢上了班里的一个男生,还把那个男生的照片发给我们看。我和他爸相视一笑,我们知道女儿长大了。那一瞬间一种家的温馨在我的心头蔓延。我心中一紧,我这是怎么了,一个好好的家,难道我要因为自己的一时私欲毁了吗?
      经过深思熟虑,我想再见千山一面,于是我打电话把他约了出来。
      他依然是开着那辆我熟悉的车,只是我看他似乎憔悴了许多。问是什么原因,他才说,最近过得很纠结,妻子因为这个事情怀疑他在外面有人,在家里开始和他冷战,任他怎么解释都不能理解。因为妻子身体本来就不好,生疑后又失眠,因此住了院,这才出院,忙得也没有顾上和我联系。
      我们两个就那样面对面坐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知道,我不能再和这个男人来往下去了,他太容易吸引我。
      我下决心告诉他,这样的见面算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们最好别再来往了,免得伤害了不该伤害的人。我希望我们内心的善良和责任,能战胜彼此心里那刚刚萌芽的朦胧情愫。
      千山说,他如今的心境和我一样,他能理解我的感受,虽然我们各自的婚姻都有缺憾,需要一种心灵的慰藉。毕竟两个都是有家庭的人,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私欲伤害了我们的另一半。
      临别,他说想带我去看星海,他说我在微信上说过,喜欢看星海。
      于是,他开车带我来到一个高地,我们看着华灯初上的城市星光点点,就像一片璀璨的星海。他说,本来想带我去看真正的星海,可惜不能了。他说第一次和我聊天的时候,我告诉他很怀念童年的夏天,一家人一起看星星的感觉。我心头一暖,我随意的一句话,他竟然记到了心里。
      他说:“我们从此别过,那一城的灯光就是我们的星海……”
      临别,他拉着我的手,依依不舍,就在告别的那一瞬间,他轻轻地拥着我,在我耳边说:“再见了,今生能遇到你真好……”  (记者 孙云苓)
(责任编辑:吴琪萌)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