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未了情 来世再相续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黄河晨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280次 时间:2017年9月22日 10:17
      本期嘉宾:李春藻,男,68岁,退休干部

      近日,李春藻让人捎过来一篇写给已逝妻子的题为《诉衷情·老伴仙逝百日祭》诗文,句句真情满是对妻子的思念。从诗文中得知他妻子杨巧凤因病昏迷三年多,一家人极力救治,无奈病情太重还是撒手人寰。记者被他三年不离不弃救治植物人妻子的真情所感动,于是,拨通了李春藻的电话。
      李春藻多年来在一线推广无公害蔬菜种植,并成立基地亲自带着学生实践。他先后获得了国家、省、市9项科研成果奖,出版了8本著作,获得了运城市2~5届知识分子拔尖人才,省、市劳模,山西省农村改革发展三十年功勋人物——科技功臣,2009年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章奖”等称号。他研究的“84455”型日光温室,获得国家专利。他说,这些成绩的取得均和妻子的支持分不开。本来,他想着退休后带着妻子旅行,陪伴她,也给她做顿饭,让她好好享受生活的美好,来弥补这么多年对妻子的亏欠。可是,天公不作美,2014年4月2日清晨,一向闲不住的妻子上街买菜,倒在了回家的路上,从此,昏迷不醒。经多方抢救妻子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却成了植物人,在病床上躺了三年多。这三年多里,他每天都抱着妻子定然会醒来的痴想,一家人精心照顾,偏方用遍。可是,依然没有让妻子醒来。2017年5月16日,妻子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满心奢望妻子能有一天苏醒、亲切地唤着他吃饭的李春藻,无法面对现实。寂寞的夜里,他以泪洗面,用诗表达对妻子的思念。
      看着那一篇篇思念妻子的诗文,让人感觉到一个痴心丈夫的心痛。

不嫌贫寒之家,珍惜结发之情,陪着我过苦日子的那个朴素女子叫巧凤

      我和妻子杨巧凤虽然是父母包办的婚姻,但因为她的善良贤惠勤俭,我打心眼儿里珍爱她。我们结婚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我只给她扯了两身衣服,买了一条床单、一条被面,做了两床棉被。那时,我们的老房子房屋仅是两间,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屋里几件家具均是父母留下的旧柜、旧箱,经过油漆,便成了我们婚房所有的家当。但她毫无怨言,说看中的是我这个人,一嫁过来,便撸起袖子大干,起早摸黑,缝衣织布,参加生产队劳动从不偷懒。我们第一年冬天在禹庙滩扫土碱售卖,便买了一辆二手白山自行车,第二年买了辆小平车,到了第五年便翻盖了我们的两间旧房,盖起了五间丈四的新瓦房,在村里数一数二。
      莫言说,他最敬佩的人是年轻时,能陪男人过苦日子的女人。我妻子杨巧凤就是这样的女人。
      那时,我在外工作,她在老家照顾老人孩子,辛勤劳动,艰苦持家。那会儿农田承包到户,她不仅干好了自己的责任田,还承包了别人的责任田,十年光景,给我养了两个孩子,送走了两位老人。随后,又经过我们的努力,盖了5间崭新的门面房。
      匆忙的日子里,她就是我坚强的后盾,更是我的精神支柱。
      我后来在农业局工作,因为生态农业无公害蔬菜等研究取得了重大科研成果,得到国家奖励。按相关政策为照顾科技人员,妻子才农转非进了城。但进城后,我微薄的工资根本养活不了一大家人,看到我担忧的神情,巧凤安慰我说:“你别怕,村里没有了土地,我还有两只手,我找个工作就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于是她白天帮人照看门市部,晚上当清洁工,一个月挣的钱比我的工资还高。
      后来,有了点积蓄,巧凤办起了自家的小卖部。在我们共同努力下,我家的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大孩子结了婚,夫妻俩在一家企业工作,女儿和女婿均在事业单位上班。孙子、孙女、外孙女都上了学,特别是孙子李鑫考上了天津渤海学院。我们也有了三室一厅的集资楼,两个孩子也都成家立业。虽然是普通的日子,但妻子巧凤一日三餐变着花样做饭,让我们深感生活的美好和幸福。

全力救治,即使妻已经是植物人,我们一家人陪伴守候,希望她能创造奇迹

      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14年4月2日清晨,巧凤上街买菜,倒在路旁,被交警发现送到医院抢救。说是脑出血需要手术,可是,手术后三年多,她再也没醒来。怎么会有如此残酷的现实呢?三年多以来为了挽救她的生命,我和孩子、亲戚、朋友费尽了周折,千方治、紧康复、精疗养。
      记得手术后的第二天,医院下了通知书——准备后事,全家悲痛欲绝。亲戚朋友全来到了市急救中心,商量怎么办?我毫不犹豫地告诉医生抢救生命,医生说,抢救过来也是个植物人,我说植物人——我也要。
      于是,市急救中心制定严密的抢救措施,在神经外科、内科专家精心操作下,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在监护室中住了28天,终于保住了妻子巧凤的生命,医生说这是一个奇迹。
      虽然保住了生命,但人仍未苏醒。在医生的建议下,赶快进行康复治疗,相关医生说,康复很重要,不然的话,苏醒过来腿脚变硬,便成了废人。于是我考察了运城市各医院的康复条件,在第31天就把妻子转到了一家比较好的康复中心,在那里针灸、电疗、高压氧、站平台、肢休活动、中西医结合,整整两个多月。但做核磁共振后,妻子的病情不轻反重,检查结果,她的脑梗已发展到脑干,医院让我们回家疗养。

面对此结局,我怎能甘心让爱妻如此了结生命呢?

      第二天,我便和内弟拿上片子,直奔西京医院。在那里我找了四个专家诊断,三个专家都说——没救,一个专家说还有希望。在绝望中有了一线希望,我马上信心百倍,请求专家开了几千元救命药剂。但拿回来后妻子吃了两个半月,仍不苏醒。
      这时,妻子的心率出现了问题,只有30余下,医生说30余下就有生命危险,你看哪个医院有好处方……
      我又转院,开始下一轮的康复治疗。
      这家医院又住了两个月,妻子仍不苏醒,医生说只能是这样的结果,让转回家疗养。
      没办法,我们在八月十五前的风雨中把她转回到家,走时医生一再叮咛:精心护理,营养跟上,兴许还有奇迹发生。
      为了奇迹发生,我们给巧凤创造了比医院还要好的环境条件,购买了多功能床、制氧机、吸痰器、雾化器、电疗仪、按摩器、干湿器,窗上摆上了鲜花。
      为了精心护理,前后更换了14个护工,比较好的有3位,他们是平陆县的郭小牛、闻喜县的梁玉琴、夏县的牛水云,最好的是夏县祁家河的杨君梅——耐心、细心、周到,从不偷懒巧做,踏踏实实做好每一步。这些人是我永远感恩的人。
      为了妻子的奇迹出现,我们寻遍了奇方怪药。有朋友告诉我在电视上看到一种盐藻能治脑血栓,我立即打听何处有卖,后来在一家药店一次购买了3000余元,但吃后没有显效。
      紧接着,老友史德广爱人夏天在老家避暑,本村一个严重脑梗动手术的人,医院已判了死刑,但回到家吃了些藏药,结果会说话了,三个月会走路了。她得知后,立即告诉我。我们马上联系西藏,买了那种药丸。可是这药在妻子身上效果也不明显,她依然昏睡不醒。
      301医院的专家来运城坐诊,我们聘请一位到家帮助诊断。为了妻子能出现奇迹,我们不仅精心护理,而且营养跟上。女儿亲自参加营养师培训班,学习营养知识,给她妈调配饭菜。每天三顿正餐,两顿副餐。早上正餐各种谷米,加上一个鸡蛋,再配上三个红枣与三样青菜打碎进行流食喂养。中午面条、加木耳、青菜,每礼拜再加两次鲜肉或鱼肉。晚餐米汤加核桃、青菜、银耳等。两顿副餐,早饭与午饭之间,订了一瓶鲜牛奶。午餐与晚餐之间加一次鲜果汁。由于营养合理,妻子虽没有清醒,但面色和健康人一样,没有一点衰老迹象。
      为了奇迹出现,几个孩子三年来尽孝尽德,没有一句怨言。儿子早上每天天不亮就赶过来照料他妈妈,有时连饭也顾不上吃。她妈三天要大便一次,儿子总是按时理料,有时便稀,溅得手脸都是,但他从不嫌弃。媳妇承担蒸馍做饭,儿子有事,就来顶替。女儿更是心疼母亲,生怕别人照护不周,在上班的同时,每天下午从不间断来照料她妈。每礼拜她都要和护工给她妈洗衣更衣、替换床单,经常拆洗被褥,买的春、夏、秋、冬衣服比她妈好时还要多、还要新。女儿分工下午,有事时,女婿便来顶替。妻子在医院时每天天不亮,他们就把饭送到病房,回家疗养后,女婿每次来都非常细心给丈母娘修脚、剪指甲、掏耳、修理胃管。
      妻子的妹妹玉仙更是亲情有加,每月抛弃家事不顾,总是要照护她姐几天。亲朋好友、领导同事常来慰问探望,以上这些亲情、人情、友情,让我心怀感恩。但妻子病情严重,在三年整的时候仍不苏醒,真使人焦急万分,但我绝不放弃。我坚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再等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肯定有个好的结果,我必须树立这一信念!

无奈诀别,阴阳两隔。寂寞夜晚,我向孤星许愿,今生未了情,来生再续上

      可是,我的痴情并没有感动上天吓退病魔,时钟停在2017年5月16日18点43分上,我的妻子杨巧凤,耗尽了全身精力,走完了自己勤劳朴素的一生,带着无限的遗憾离我们而去了!
      从此,阴阳两隔,我的心在滴血!出殡时,面对她的灵柩,我扶棺大哭,用泪滴涑水千尺浪,哭断中条一片云,也诉不尽我对她的感情,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她走出我的生命。
      面对残酷的现实,我只能捶胸顿足,仰天长叹,发出“生老又死病,生命太无常。此时暂诀别,来日伴天堂”的悲恸。也只能用我手中的拙笔,写一首《诉衷情·老伴仙逝百日祭》的无奈,以表达我对巧凤的无限哀思。
      妻子去世后,我每日神情恍惚,经常以泪洗面,晚上也总梦到她回来了,还是微笑着喊我吃饭。一次在睡梦中,突然发现了我的巧凤,在金黄色的油菜花中急促奔走,若隐若现,一会儿又好像变成一只美丽的蝴蝶向我飞来,我急忙呼唤着她的名字,向她迎面扑去,没有抓住,反而掉进了一个深坑。忽惊而醒,原来只是一场空喜的“南柯梦”。
      此时,我乱箭穿心,泪流不止,再没睡意,披衣徘徊。望着天上的星星,我不知道哪一颗是属于我妻子的,我仰望天空在心里默默祈祷:“巧凤,今生未了情,我们来生再续上!”  (记者 孙云苓)
(责任编辑:吴琪萌)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