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只要你心中永远装着我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黄河晨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126次 时间:2017年8月09日 08:47
      那天见到高照亮的时候是在我们机关大门口,那会儿刚吃完中午灶上大师傅下的油泼面,肚子撑得难受,我必须要去大门口溜达溜达。
      照亮站在我们机关大门外的路牙子上,是他一个人。我有点惊讶问他,你为啥站在这儿?他说是在等张青青。我问他,你怎么和张青青在一起。他说他们提前约好要去电机厂,因为杨天宇女儿要出嫁。
      照亮、青青和我是发小,可是之后一个在武汉工作,一个去援藏,一下子到了一起,我当然有点惊讶。照亮问我这几年见过青青吗?我摇了摇头说没有。不仅是近几年没有她的音讯,而是自从她那年去了西藏支教到现在,我一直没有见过她。我伸出三个指头,举到照亮的脸前,三十多年了,三十多年!
      正在说话间,从北边走来一个中年妇女,距离我们还有30米左右,照亮就说,老余,她来了,看看你还能不能认出她?
      青青穿一身深蓝色衣服,头发从前额向两边四六分开,脸很瘦长,我一下子难以从她脸上找到上学时的模样。她根本不是我记忆里的张青青,她像一个天外来客。
      不等照亮介绍,他便对青青说,青青,你看看这是谁?
      张青青侧着头端详了半晌,说是不是哪个厂矿的老板。
      照亮笑着说,老余,你连老余都认不出了?青青这才收住了一脸的狐疑说,咦,看你吃成啥了,胖得我都认不出你了。
      高照亮家住在离我家不远的后巷里,张青青家却在我们村子的最东边,那会儿上七年级我们都还不多往来。毕业后,我在本村高中上了两年学,高照亮和张青青都在生产队当社员。两年高中毕业,我回到生产队,这个时候我们同学之间来往就很频繁。特别是每到天阴下雨天,我们三五个同学,包括张青青都会齐聚在高照亮家里,玩扑克、下象棋或者坐在一起海阔天空的瞎聊。反正当时生活都很枯燥,也没有什么文化活动。
      高照亮的父亲在武汉地质开采队工作,姐姐已经出嫁,家里就剩下照亮和他母亲。他母亲很慈祥、很善良,那时候我们去他家里一玩就是一整天。有时候雨下得很大,照亮母亲就不声不吭在后面的厨房里给我们做好饭,热乎乎端上桌子招待我们吃饭。我至今都记着他母亲的模样,个子中等,身体很胖,宽脸膛,见人总会露出一脸的笑容。
      我们四五个在照亮家玩,除了打扑克、下象棋之外,就是听照亮闲谝。照亮父亲在外地工作,家庭情况在那时候很富裕,他自己也喜欢学习,订了很多书籍,我能忆起的报刊有《朝霞》《学习与批判》《文艺报》《人民文学》等。
      照亮有一个特点,就是在他闲谝的时候,也就是谝性正浓的时候别人还没有笑,他就咧开大嘴嘎嘎地大笑。
      更有趣的是,每当他在聊的时候我们都在吃他母亲端上来的柿饼、花生,品着浓茶。当他谝完一个故事后,看到盘子里的吃食没有了,就又唤母亲重新往盘子里盛些再端上来。
      我们几个同学在一起聊天,女的就张青青一人,她在我们几个男人中间表现得很自如,从不做作。高照亮在讲故事,她就坐在椅子上把梳着一个马尾辫的圆脸端起,全神贯注地聆听着,眼里流露着敬仰与佩服的光芒。从那时候开始,张青青对高照亮有了爱慕。这是大家共同的看法,也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我们三个在生产队务农的第二年,我被村子里的学校聘任为民办教师,张青青当了村党支部副书记,高照亮去他父亲的地质勘探队工作。
      这期间在我们身上都发生了很多故事,特别是张青青。她在担任村副书记的时候,也就是20来岁,到了谈婚论嫁年龄,有人给她找了个邻村的男娃,叫赵军。我对赵军还是很熟悉的,因为我们都是教员,经常在联校开会或者培训,这样一来二去就认识了。赵军的父亲在一个乡镇当书记,本来有一个名额可以让赵军去社来社去上学,出来后就是正式教员。可是在青青的要求下,赵军父亲还是将这个名额让给了青青。
      两年后的一个晚上,赵军骑着自行车找到我们学校,他满脸流着汗,说找我有件要紧事要说。他顾不上喝一口我为他倒的开水,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信是用红笔写的,大意是说,由于性格不合,加之青青要去遥远的祖国西部边陲去支教,他们之间的婚姻可能要受到未来不确定的影响,让赵军三思而行。
      我看完用红笔写的信,一时无语。赵军望着我一脸惊恐的神色说,听人说,无论男的女的,有一方如果是用红笔写的信,一定是要撤婚。在当地叫退婚。
      青青发出退婚的要求后,赵军一时间难以接受,思想消沉,整天萎靡不振。我无论怎么解释都难以平复他复杂的心情。
      毕竟赵军父亲是一个响当当的公社书记,很快给赵军找到一份人们都很羡慕的工作,他到县银行上了班。
      张青青和赵军退婚后,在西藏支教,整天依然还留恋着对高照亮的情感追求,经常和照亮通话,除了介绍自己的工作情况外,还不免讨论着自己的前途和终身大事。张青青说,到高原执教是她的理想,她希望得到照亮的理解和支持。虽然藏区环境恶劣,工作条件不好,但隔三岔五的有照亮一番长途电话的安慰,她自然心情宽敞明亮多了。
      一天,青青突然接到照亮的电话。照亮告诉青青,自己要结婚了,女方是照亮一个队里的女工。听到照亮的话,青青头顶像炸开的惊雷,一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她想自己和赵军为啥退婚,为啥要去西部支教,她一步步就是想接近照亮,想让他和自己一起奔赴理想,可是,还没有表明心迹,他就结婚了。
      木已成舟,张青青这边痛彻心扉的表白已经迟了。照亮是明白青青的心思,可是,现实让他无法和青青相聚,父亲身体不好,他得撑起整个家。后来的几天中,照亮反复做青青的思想工作,每天一个电话,用真挚的同学情谊感化青青,使青青逐渐从走火入魔的情感纠葛中走了出来。
      不过青青仍然对照亮心怀深情,每次通完电话,青青总是会提醒照亮一句情感真挚的话,说,今生虽然错过了,只求照亮永远在心里装着她就行。
      “只求你在心里永远装着我。”照亮在后来的多年里,始终没有让这句话褪色变味,青青成了照亮青春记忆里的遗憾。
      对于张青青,我着实是多年未见,高照亮和我在几十年中间还是稍有来往。
      大概是十年前,照亮的父亲患了胃癌不幸去世。按其父的遗愿,他将父亲的遗体在武汉进行了火化,然后运回老家,也就是我们村。本村一个发小将      这个消息告诉我,我回去了一趟。这就是我和照亮三十年来第一次相见,我们依然说起青青,都佩服她一个女孩子去援藏的勇气。
      后来,照亮喜欢上了摄影,说有机会一定去西藏,把青青信里给他描述的高原美景拍成作品。我知道,这多年他们虽然没有在一起,但他们都在彼此的心里,一直相互鼓励,把彼此当成精神力量。
      前几天,也就是照亮和我在我们机关门前见面的那次之后,照亮给我发来了好多照片。大都是张青青和他以及张青青家人的照片。张青青50多岁了,从来没有生育没有孩子。照片中大都是她在青岛、西藏、北京、大连、秦皇岛等名胜景点留的影。从照片中看,张青青比我在机关门前见到时更加消瘦,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
      照亮在手机里告诉我,张青青病逝了,这让我心情十分的沉重。
      他说大约在五年前,青青得了乳腺癌。青青的病情除了她爱人知道以外,第二个知道病情的就是他了。青青告诉照亮,目的就是要请求照亮,在她生命最后的一段时间,为她拍摄一些照片,把最美好的记忆留下。
      来我们机关门前的时候,照亮已经陪伴青青回到我们村,也就是青青最后一次回娘家看望了哥哥姐姐。
      在电话里,照亮给我说了青青一些生前与死后的故事。我认真地听着,泪水止不住地在脸上流淌着。照亮在那边说着,时不时地哽咽着,最后他泣不成声。我也就挂了电话。  (赵应征)
(责任编辑:吴琪萌)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