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乾刚庙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日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287次 时间:2017年8月08日 10:38
      春秋古韵,隋唐遗风。古城绛州,是个文化气息浓得化不开的地方。
      栉沐了累砌千年的风雨浸淫、沧桑流变,历经了白云苍狗的时代更迭、盛衰轮替,绛州古城,这座先人们依“临川笼丘”之势,因地制宜精心营构的“镇水神牛”,如今只剩了一个残缺的影子,昔日象征“牛脊梁”的石板老街也变成了宽阔笔直的龙兴大道。这里商铺林立,生意隆盛,车马川流,衣香鬓影,宛然一派摩登、时尚、繁华的热闹景象。然而古城究竟还是古城,想要躲开市井大道的喧嚣,只需随意踅进一条巷子,紧走几步便会进入另外的一片天地。
      中城巷、木匠巷、石人巷、双庙巷、钟音巷、贡院巷、伯王庙、闫家胡同、米面局胡同……信步走来,古宅、深院、石板、老号,古城六十二条小巷的精华尽在此间。绛州不愧1400多年的文化积淀。一间间宅院的门前屋侧,坑洼不平的石台,面目模糊的石狮,石鼓、石条、门墩、柱础、拴马桩俯拾皆是,一望便知都是些上了年头的古物。那高大门楼上华贵的砖饰、精巧的木雕,一面面硝蚀风化的山墙、一道道浸渍青苔的砖坡和着钟楼传来的悠悠金声和人家院子里零星的狗吠,都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宁谧幽深的味道。一时间恍如隔世,浑不知今夕何夕,此身何处。
      在李家巷的中段,路边一户人家的墙根,赫然横卧着一通青石古碑。年深月久,石碑的边缘已多处残损,碑面的一些文字也漫漶不清。出于职业的敏感,我不由得停下脚步一看究竟。这是一通明朝万历年间的石碑,近观石碑的碑额中部,分两列镌着六个篆字:重修乾刚庙记。轻轻拭去浮尘细读碑面的文字,才知道这是一块绛州灵丘王宗室重修乾刚庙的碑记。按碑文所载,乾刚庙位于绛州城内西北高阜之地,为明代的宗藩郡王灵丘庄和王于弘治壬戌年间创建,内供玉帝塑像。56年以后的嘉靖戊午,辅国将军乾齐(按明例:亲王之子封郡王,郡王之子封镇国将军,镇国将军之子封辅国将军)增建了香亭。又过了21年,到万历七年,有感于该庙“历岁既久,风雨圯坏”,几位宗室捐出禄金重修庙宇,并增建画廊四间。工程完工后,延请回归故里的仕宦名贤赵桐、孙光祜、卫良相以及宗室诸长宰共同勒碑以记。翻查了好多资料,乾刚庙似乎真的没有,连供奉玉帝塑像的庙宇也并不多见(有些地方有玉皇庙,还有些道观也供玉帝,但多为牌位,少有塑像),或许乾刚庙跟这城里的另一间庙宇葫芦庙一般,算是绛州的独有了。
      据考,灵丘王是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第十三子代简王朱桂分支,爵级为郡王。自第一代灵丘王朱逊烇起,至明穆宗隆庆三年第八代灵丘王朱鼐鎌因罪被除去王爵,灵丘王这一支先后共封王八位。除朱逊烇受封早期曾驻大同外,后世一直居于绛州,死后也均葬于绛州,是为“绛藩”。其在绛州多有遗迹,如龙兴寺左近的老佛楼曾为灵丘王的“望河楼”,县城内的朝殿坡上曾有灵丘王创造以为宗藩朝贺之殿的朝殿庙。蒲松龄《聊斋志异》中《鸲鹆》一篇也曾提到绛州的(灵丘)王邸。在驻居绛州的140多年间,几代灵丘王凭借尊崇的地位,优裕的资财,高深的学养,多行立德崇道、体恤民生的善举,在化育民风、造福百姓方面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堪为有明一代的绛州乡贤之首。眼前这块重修乾刚庙碑亦可佐证一二。
      观碑文的主体部分,作者从乾刚庙中的玉帝塑像缘起,旁引《易经》《论语》绎解“乾刚”之深义,并寄望集资重修庙宇的各位灵丘王宗室能够不忘初心,谨守先王创建庙宇的深意,传承良好家风,“于瞻拜之余而绎思乾刚之义,体天行健自强不息,不为酒困,不为色淫,而乐善循理,不屈于欲,则足以养纯粹之德,黜骄奢之态,享福禄于无穷,垂休光于有永矣。”总观全文,略古详今,叙说条理,析理弘道,引经据典,示人以克己养德、节欲修身、刚健自强的乾刚之大道,读来一气呵成,文气沛然,充满了向上向善的正能量。碑文书体布局整饬,凡遇“玉帝”“灵丘王”字样,必中断前文另开一列将其置于首位,且“玉帝”要高于“灵丘王”一字,表示皇帝亲授的“敕赐”二字要比他字略大一些,可谓等级明确,法度谨严。通篇文字笔法老到,方正稳健,俯仰有致,遒丽匀称,窃以为较之当代一些著名书家也不遑多让。
      灵丘王在绛州名重一时,参与碑文创制的几位也非等闲。撰写碑文的赵桐,字汝阳,明代绛州三林镇人,嘉靖三十二年进士,任陕西富平知县,政绩有声,民众称颂。他工诗善文,传世《白水寺》回文诗“平桥小岸接林幽,古寺松门傍水流。城暮带烟苍漠漠,渚寒飞鹭白悠悠。清阴竹径斜通院,翠色云山远对楼。名姓问僧逢酒醉,晴川野渡晚横舟”正读反读均韵味十足,匠心独运,妙趣横生。题写篆额的孙光祜,字仲笃,绛州桂林坊人,明嘉靖壬午进士,授承天推官,升文选司郎,后迁应天巡抚,终南京户部司郎,祀为乡贤。书写碑文的“八十一翁”卫良相,则是一位音乐方面的专才,在以“敦崇古道、修明礼乐”为宗旨的《诗乐图谱》编撰中,卫良相从选篇目、谐音律,到绘图谱、编次成书,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耄耋之年受邀书写修建乾刚庙的碑文,自然而然地会将八十一年的人生体悟、诗乐古风的优雅韵律融入这腾挪勾画、悠扬宛转的字里行间,书法文法交相辉映,读之抑扬顿挫,临之肘腋生风,实有“双璧”之美。在这块碑的左下角,还有几个与前文书体迥然不同的字——“石匠宁自和 宁付顺 镌”。这应该是一对或是父子、或是同族的石匠在工程完工后留下的“亲笔签名”。青石碑体、镌工名号,或可为马首山下的石工雕刻溯得一些源流。
      发现这块古碑已有半月有余,观碑、临书、赏文,成了我每日工作之余的必修之事,沉浸其中,也是乐事一件。不期这块貌不惊人的石碑,竟然串联着这么多的明朝故事。它承载的信息如此丰富,不仅实证了绛州古城曾有过一处罕有的宗室庙宇,也见证了明代皇室宗藩灵丘王一脉在绛州驻居生活、家风传承以及社会活动的一段历史,对于后世研究明代文学、建筑、宗教、书法、宗藩礼仪以及绛州古城的历史风貌、民风演化、乡贤仕宦、石雕碑刻来说,当真提供了一件殊为难得的实物资料。
      日月穿梭,时轮流转,当年的乾刚庙早已了无踪迹,只剩了眼前的这通青碑,它穿越了430多年时而平静时而激荡的岁月,见证了绛州古城和灵丘王宗室几度存亡兴废的命运转阖,而今静静地卧在路旁,任由风剥雨蚀,随时都有可能遭罹人为损毁、盗贼光顾,命运殊实难料。  (宁俊奎)
(责任编辑:吴琪萌)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