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只是从彼此生命里路过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黄河晨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3522次 时间:2017年3月10日 11:05
本期讲述者:琥珀(化名),女,45岁

      和琥珀先是在微信里交流的,她说看到晨报上的记者微信就加了。后来,很喜欢我空间里的那些故事,让她想起了那次艳遇,这段经历虽然是她心底的秘密,但她愿意与我分享。于是,我们约在“谁的咖啡”,在咖啡屋优雅的环境里她给我讲述了那次偶遇,就是这次偶遇,让她走出了从前的伤痛。
      她说,刚离婚那段时间,她心情很不好,就一个人出去旅行。旅途中遇到了一个儒雅的大哥,两人一起徒步、一起泡酒吧,他给她讲了好多新奇的人生道理。如今,想起来像是一个梦,但从那时起,她的认知改变了竟然不再纠结过往、不再用别人的错误伤害自己。后来,她每年都出去旅行,行走让她视野开阔,活出了一份精彩。

在最冷的时候,选择结束第一段婚姻

      我的第一段婚姻,说不上幸福,到了年龄相亲认识,彼此不讨厌,然后订婚、结婚。婚后的日子更是那种周而复始的,上班、下班、做饭、洗衣、收拾家、照顾老人、抚养孩子,每天这样重复着。
      我是个性格急躁,追求完美的人,而我前夫是个慢性子,不求上进。虽然生活上也有磕碰,但夫妻生活还算和谐,彼此家长都很认可。本来,我想着,这一生或许就在这俗常的日子里慢慢变老。
      直到他外出学习,和一个女同学搞婚外情,最终让我心碎,导致后来离婚。
      在那个最冷的冬天,我的心也被冰冻了。我敏感地察觉到外出学习归来的丈夫,已经没有了小别胜新婚的感觉,他的心已经不在我身上。
      我后来观察他,见他总是魂不守舍地抓着手机,从来不敢让手机离开他的视线。
      一次他洗澡的时候,我接听了一个电话,里面是个女人温柔的声音,她用质问的口吻问我是谁,我就实话实说我是手机主人的老婆。我特意用了“老婆”二字,就是想让她明白,这个男人是有老婆的,我听到对方沉默,然后挂了机。
      那几天,他更加坐立不安,我知道他在等那个女同学的电话,但我知道那个女同学最近或许不会给他打电话了。
      我丈夫陷入那段感情,并且陷得很深。他是个老实男人,不会伪装,我能感受到他的挣扎和痛苦,但我不能原谅他对感情的背叛,我主动提出离婚。
      他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我坚决要离。那时,我们的婚姻虽然不是多么和谐幸福,也算过得去。起码在外人眼里,我们还算是模范夫妻。
      可是,多年后我真是想不到他竟然用外遇打破了那种平静。这件事让我心碎的同时,重新审视自己。
      这么多年来,好像我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试图改变这个男人。对他我有太多看不惯,尤其是新婚的时候,我一直想努力改变他,可是慢性子的他总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我真是恨铁不成钢。
      后来,我也反思,他在我面前总是活得很累,遇到了一个风情万种的,自然就会陷入。但这样的感悟,是在我离婚后多年才体悟出的。
      我有时候想,男人就像是任性的孩子,他们感觉你或许会像母亲一样能包容他的一切。
      你管理得越紧,他们就会有逆反,反而容易被其他女人吸引。
      我是个要强的女人,受不了他对我的背叛,哪个女人能受得了自己丈夫对婚姻的背叛?
      我提出离婚,说实话,我当时想的都是自己内心的伤,没有顾及老人和孩子。
      就连我们离婚这样的大事,我们都是背着双方老人办的。当时他要告诉老人,是我不让告诉,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我也一天都不想和他在一起。
      我虽然性子急,但我对老人很孝顺,婆婆对我就像女儿一样,我不敢让他们知道,我怕他们会受不了。
      我们离婚后好长一段时间,都还在一个屋檐下,只是各自为政罢了。周末孩子回来,我们还装作一家人的样子。
      这期间,我其实在观察我的丈夫,如果他能耐住寂寞,我或许还会给他机会,我们复婚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那个女人没有放过他,竟然找到了小城,说是自己比我更爱他,要让他给个说法。我知道那个女人是他喜欢的那种,吵起架来都是软绵绵的。
      那年的冬天很冷,我的心更冷,我忍无可忍,很快搬出了那个我维护了20多年的家。

走出了婚姻,没有打开心结,痛苦淹没了我的世界

      我搬出了家,用分得的积蓄在小城买了套小公寓,一个人住了进去。这样大的动静,当然会惊动双方的老人,这下可是闹腾了一段。
      婆婆得知他出轨导致离婚,扬言要和儿子断绝关系,只认我这个女儿。我虽然很感激婆婆,但我也知道婆婆更多的是心疼她儿子。
      我妈知道后,一面骂他没有良心,一面让我想开点,说男人都是偷腥的猫,只要他能改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同事好友知道后都说我傻,辛苦经营20年的家就这样拱手让给一个外地女人。
      可是,只有我心里明白,我是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那段时间,我屏蔽了所有和他有关的事情,不再想也不愿再提。
      家人和朋友走马灯一样地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我一直没有松口复婚。前夫和那女的纠缠了一阵子就凉了,一来人家是个外乡人,二来那女人到小城一看他是个很一般的家庭,再加上一家人对她很不客气,那种火热的爱就被现实冷却了。她本来也是有过一段破碎婚姻的人,可能是寂寞太久了,想抓住前夫这根稻草。
      经历了婚外情燃烧的前夫,回归正常的时候,我们已经离婚一年多了。
      大家对我们刚离婚的关注度已经下降,他才想起来孩子和老人了。于是让人拿孩子和老人说事,想和我复婚。
      但走出婚姻的我,不想回头了。我感觉我多年的努力最后归零,我从心里不想原谅他。
      他甚至找到我的小屋,给我下跪请求我的原谅。他说很珍惜这个家,是他做错了一时被迷惑,希望我再给他一个机会,他会好好待我,让我为了孩子和他复婚。那一瞬间,我反而感到好笑,我感觉是公婆让他这样做的,但一切都晚了。我的心已经麻木,不想回头了。
      这个男人装都装不久,临走气急败坏的他恨恨地说:“不要以为自己都是对的,自从和你结婚,我的心一直很累。你一天折磨我,从来没有给过我好脸色,总是挑毛病,我在你面前永远都一无是处,你就是个常有理……”
      “是啊,我苛责你,你就出轨给我看,你真是长进了,把我对整个家庭的付出当垃圾倒掉,如今又回过头来说我不是,我就知道你是假心假意的……”
      我的话没有说完,就听到了摔门的声音,我心里那个恨啊!
      那时的我,哪里能听得进去他的话,一个背叛婚姻的男人,让人厌恶。
      如今想想我前夫不算坏人,如果当初我能站在他的角度理解问题,帮他化解那份感情插曲,或许我们的婚姻还有救。可是,人在事中都是固执的,一是伤心失望,二来太在乎自己的脸面了。

那个俊秀背影,成了我心海中的流星

      离开了那个曾经的家,我突然很空虚,感觉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这样累过、疲惫过。我向单位请了假,一个人搭上火车出去旅行,我先去了草原,后来又辗转去了云南丽江。
      我提前在网上订了客栈,到了丽江车站,客栈的车子已经在等待了。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那是一个深深的小院。高高的墙面上爬着绿色的植物,透明的玻璃墙外是清澈的泉水,泉水边上竟然还开着百合花,让人有种做梦的感觉。
      我一个人一边喝茶,一边发呆,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只享受这一刻的时光。这时,隔壁屋子里走出了一个穿咖色麻质衣服的男人,他坐到了我的对面,也倒了杯茶。
      他问:“一个人?”
      我答:“嗯,一个人。”
      他说:“那,我们做伴旅行吧。”
      我说:“好啊。”
      就这样我们早晨一起徒步外出,一起爬山,傍晚一起回到我们住的客栈。
      他知识很渊博,总给我讲一些新奇的理论,他的观点总让我眼前一亮。
      他看出了我有心事,问我怎么了,我像遇到亲人似的一五一十地倾诉了我的遭遇,说到激动的地方声泪俱下。
      他说:“我看你不是个傻女人,咋喜欢用别人的错误折磨自己呢?”
      他的话,让我一愣,是啊,这次婚变前夫是过错方,我为啥这样痛苦呀。
      “可是,他的做法伤害了我啊。”
      “那你在婚姻中要改变他的做法先伤害了他啊!”
      他看事的角度果然与众不同,让我在心里也琢磨了一番。
      当时,那么多亲友劝我,我都没有听到耳朵里,为啥这样一个陌生人的话,却说到了我的心里,并让我听进去了。或许,他是个局外人,才能更清楚地看明白这一切吧!
      我没有问他的婚姻状态,只是听他说了句:“一个人多年,知道什么是孤独。”
      记得那天晚上,在丽江朦胧的月色里,我们一起走出那家客栈,沿着溪水走到了酒吧街。在一个雅致的小酒吧,我们边听着纳西族的民歌,边喝酒。
他问我叫什么,我就说叫我琥珀吧。他说,那你叫我枯松吧,我们正好是一对,琥珀是枯松流下的泪。
      他的这种说法让我眼睛涩涩的,感觉到他很亲切,就像是一个走散了又相遇的亲人。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到客栈的,但我感觉有个温暖的臂膀一直让我靠着。我好像还做了个很美的梦,梦里那个穿着麻质衣服的男人是个俊秀的背影,像某个古代神话剧的片段。
      我感觉昨晚和这个人有了什么,又感觉是个梦。可是,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发现床头柜上有个纸条,写着一个陌生的名字和一个手机号码,还有一句话:“我们只是从彼此的生命里路过,望记忆无痕,有缘再见。”我拿着那个纸条,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种种,我心中又有种释然,无论怎样相遇,大概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
      人都说丽江是个有艳遇的地方,的确如此,他走后,我一个人在客栈里睡了两天,然后回家。
我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客栈里过了一夜,这对于以前的我来说就是某个小说的片段。我想着,男人和女人的相遇大概就是这样说不清楚吧。
      那个号码存到了手机里,但我一直没有打过。
      回想之前遭遇的种种,经过这次旅行,我似乎已经在心中释然,起码我已经不恨前夫了。或许有些感情是身不由己的,但在婚姻中的人彼此忠诚还是必须的,毕竟一旦造成了伤害就无法挽回。那个偶遇的大哥就当是我心海里划过的流星吧,我会好好保留那份记忆与温暖。   (记者 孙云苓)
(责任编辑:吴琪萌)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