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丈夫寄往天堂的诗笺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黄河晨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3690次 时间:2017年2月10日 11:01
本期讲述者:廉宗颇,男,72岁,退休干部

      妻子黄龙女因病去世,七旬老先生廉宗颇突然像被掏空了一样,整日沉浸在悲伤中。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自从妻子走后,多愁善感的廉老先生经常以泪洗面。想念妻子的时候,他就写诗寄托哀思。
      进门空荡荡,眼角暗伤神,
      此后音容绝,面前形影真。
      趁闲思往事,待梦见亲人。
      偏遇无情夜,西天月半轮。
      这是其中的一首,廉先生说,他发现,人悲伤孤单的时候,只有诗歌能表达内心无法说出的感受。
      记者与廉先生相识多年,从未见他如此失魂落魄过。前几天,他拿着写给妻子的诗到报社找我,不巧我因采访不在单位。同事把他的作品转交给我,我打电话和他沟通,电话那头老人哽咽着讲述了妻子得病后的一些心路历程,诉说了他对妻子的无尽思念,并与记者分享了他给妻子写的诗词。

铅压心头意不宁,无奈妻子染疾病,你受熬煎我受刑

      2015年1月4日晚上,家里特别安静,感觉要有什么事情发生。妻子的体检结果出来了,女儿最先知道了妈妈的体检结果:“肺部发现阴影,初步诊断为恶性。”她决定第二天带母亲去西安再做复查,并告诉了她哥哥。两个孩子不敢告诉我,给他们的叔叔打了电话,叔叔说这么大的事情不应该隐瞒你爸。当儿子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我的时候,我当时就有一种锥心泣血的感觉。
      那天夜里,我没有睡着觉,胡思乱想到天明。
      第二天,儿子、女儿、女婿带领妻子去西安联系检查,我独自一人在家等检查结果,我祈求上苍怜悯我那善良的妻子,希望上次的体检是误诊。那几天,我成天望着西安的方向,默默地祈祷着。我宿无眠、食无味,像热锅上的蚂蚁,无处安生。喜欢诗词的我,无聊之际便借用诗词打发时间,抒发自己苦闷的心情。
      铅压心头意不宁,
      刺刀尖上度人生。
      苍天日隐乌云乱,
      大地风狂小鸟惊。
      水到唇边无饮欲,
      客临门口有来声。
      谁能割断亲情链,
      你受熬煎我受刑。
      西安的医院联系好后,我已经不能在家里等待了,我恳求孩子们让我去西安照顾他们的母亲,孩子们无奈答应了我的请求。在妻子面前我强颜欢笑,背过妻子我泪流满面。
      等结果的那几天,我每天带着妻子在西安转悠,想多陪陪她。
      陪她去吃饭,为她点菜,看着她吃下心才安。
      陪她去逛街,从这个商店到那个商店,我珍惜这样的陪伴。
      担心的那一天到了,1月12日晚上要取复检结果。我和儿子提心吊胆地将化验结果交给医生,眼巴巴等待医生说句“没事”,没想到医生最后摇了摇头“哎”了一声:“肺癌”。以后医生还说了些什么,我一句也没听清。出了医院,我瘫软在儿子的肩上,放声哭了起来,儿子无语地拉紧我的手。
      医生通知第二天化疗,我怎么也不愿意接受。医生说不化疗就吃药,每天一片,每片500元。不管是化疗,还是吃药,后果都很难确定,让我们自己选择。我们全家商量最后决定,为了减轻妻子的痛苦选择服药治疗。

焦虑的泪水,悄然洒落胸前

      得知我妻子病情后,朋友们十分关心。有的主动联系中医,有的寻找治疗方案,有的提供名家名医。然而这一切,都无法驱散我心里的焦虑。我每天背着妻子,流着泪水在厨房为她熬药,我每天计算时间把几种不同的药放在她的手上,我每天陪着她在运城周边游览散步,我每天细心地观察着她的病情变化,只怕有一点闪失。
      2015年4月份,妻子突然不想吃饭了。在外地出差的儿子顾不得回家,转到北京去寻医生。我们最后决定在一家部队医院进行细胞免疫治疗。那一个多月里,在北京工作的侄子、侄女给予了热情的帮助。我忘不了,在妻子病情好转时,我和妻子坐在街头、晒着太阳,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妻子说:“等我的病好了,好好给你们做饭,再也不那么小气了,想吃什么咱就吃什么。该花的钱咱要舍得花,生活费每个月增加一百元……”
      听了妻子的话,我心头一酸,她一生节俭惯了,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铺张浪费。她能说把生活费多增加100元,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为了安慰她,我就说:“等你病好了,我好好努力,办个小学生作文培训班,挣了钱带着你去旅行。”妻子听了我的话,高兴地唱起了她喜欢的蒲剧片段。
      那时,每个月我都要给妻子去西安领一次药,每次去都是披星戴月,夜里三点起床,五点发车到西安后马不停蹄地径直奔向医院,这样前后往返了十四个月。那时我想着我拿的就是救治妻子的灵丹妙药,妻子吃了病就能好,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平静而幸福地安度晚年。每每想到这,我就感觉浑身有了力气。

身临困境,愁丝不断,该如何治病求生

      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唯一指望的就是每天服用的这一片药,最担心的就是这片药出现耐药性。真没想到,魔鬼终究是魔鬼,病魔总是和人类过不去。2016年4月,妻子又不想吃饭了。它像一片阴云压在全家人心头。一天,两天,一周之后,日渐严重。女儿联系市里的一家医院,在那里输液吃药,一直不见好转。人一天比一天消瘦,精神一天比一天恍惚。我没了主意,情绪失控,就让儿子、女儿轮流坐在她床前,看她对儿女有什么交代。
      那是2016年6月16日夜晚,当儿女分别和妈妈说完话后,我接着坐在妻子面前,抓住她的手说不出话来。妻子也抓住我的手用尽气力说:“你要吃好,别着急。”说完后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号啕大哭起来……
      6月23日上午11点,随着窗外的雷声和暴雨,妻子渐渐地停止了呼吸。
      儿子守在身旁,撕心裂肺地呼唤着,见母亲没有动静,又对着耳朵大声叫着;女儿跑上跑下,疯了似地寻找医生;弟弟慌乱地地出出进进,找人找车;两个内弟在家里接到电话,含泪收拾客厅,准备地方;我只感到大难临头,需要冷静应对。朋友们第一时间赶到,一切后事都在有序地进行。
      那三天,我忘了累,忘了冷,忘了饥,忘了渴。我知道,大祸临头需要顶,第一个顶的是自己。我既要协助总管安排大事,又要和子女一起守灵。我那几天情绪很崩溃,看到有人问儿子“什么病”,儿子如实回答后,我怒气冲冲地把儿子和孙子叫到一边,严厉地吼道:“有人问,谁也不许提那个字(癌),怎么回答,你们想办法!”又把儿媳和女儿叫过来,作了同样的交代。儿女们都知道我的脾气,没有人说一个“不”字。
      运城市楹联学会的朋友们为了表达哀思,发帖专题征集了挽联,制作了联帐。我让自己冷静下来,愤愤地写了一副“问天”的对联:
      面对苍天,悲愤难平,还怎么烧香叩首;
      身临困境,愁丝不断,该如何治病求生。
      到了墓地,我协助墓地的工作人员下葬填土,和家人一起清理墓地,内心的悲凉只有我自己知道。

魂飞梦断,月冷星寒;仰望苍天焚诗寄思念

      头七、三七、五七、七七、五十、百日,我都和儿女们一起到坟前烧纸悼念。我带上扫帚、抹布,擦拭石栏、清扫杂土;我带上献食火机,送去纸钱,了却哀思。头七回来,我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伤痛,写下了“行香子·头七悼妻”:
      细拭栏杆,沉默无言。七天来,孤苦难堪。魂飞梦断,月冷星寒。忆垫床头,移床尾,守床边。悲声凄切,飘上云端。似尖刀,刺我心田。苍天送别,泪洒窗前。正云含怒,风含恨,雨含冤。
      每天吃饭时,我总要点上一炷香,端上一碗饭,放在妻子遗像前。我默默地守着妻子的遗像,一边吃一边回忆着往事。
      我和妻子是自由恋爱,我们两家是世交,妻子从小就聪明伶俐惹人爱怜,我的母亲非常喜欢,就给妻子的母亲说:“你家女子长大了嫁给我儿子吧,我们做个儿女亲家。”没想到到了青春期我们两个相互爱慕,还真圆了双方父母的心愿。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
      忘不了,1963年年底,妻子嫁给了我这个当临时工的穷孩子。她怕影响我的工作,结婚不到五天就催我离开了家。
      忘不了,1964年年初,结婚不满一个月的我要去应征入伍,她到县城含泪送别。
      忘不了,随军之前,她守在家里,伺候着年迈的双亲,操持着家务,抚养着儿女。她曾赶着小驴车为婆婆看病,她从地里抽空回来喂孩子吃奶。
      忘不了,结婚十五年后,她带着儿子到部队随军。为了工作,她撇下儿子,带着干粮和咸菜,骑着自行车到离营房18里的县城去上班。早出晚归,风雨无阻,一直坚持了一整年。
      忘不了,她随着我从解放军调到武警,烧火靠拾柴,吃菜靠种地。
      忘不了,她随着我从部队转到地方,没日没夜地在干洗店上班。
      忘不了,儿子结婚了、女儿出嫁了,好日子来了,她却身染重病……
      忘不了,两个孙子都考上大学了,小孙子还没有确定学校,她就走了。
      我多少次面对妻子的遗像,暗暗流泪;我多少次提起往事,悲声大哭。
      我几次放下手中的筷子,拿起纸笔把一腔思念化作诗句:
      灵前独坐倍凄凉,
      对望香灰泪满眶。
      四十天来饭难咽,
      三杯浊酒灌愁肠。
      进入腊月,我感觉倍加孤独和凄苦。进了门,人静房空,无处安身。
      正月初一上新坟,这是当地的民俗。今年正月初一,两家的亲戚都约到了一块,上午在天秀园相聚。
      十一点半祭奠开始,三十多个人跪在坟前,有的大哭,有的低泣。纸灰一张张飞向天空,愁丝一团团涌上心头。
      一夜无眠,廉先生拿出纸笔,断断续续写出想对妻子说的话。希望,天堂的妻子能够感受到他的思念。
      “亲人啊,你受罪了!你抱病疼痛难忍,每天吃不好饭,晚上睡不好觉。你经常半夜抱着枕头趴在沙发上,等待着天明;你经常一个方向躺在床上不得转身!
      亲人啊,我没有治好你的病,我对不起你。我是你的支柱,我是你的依靠。我虽然百医求遍,却最终没能救了你,我有愧呀!
      亲人啊,亲人,你的善心没能如愿。我等着吃你的好饭,我等着穿你的好衣,我等着与你共进寺庙,我等着与你携手旅游。这一切,永远不会再有了。
      如今,我只能含悲忍痛焚化诗稿把对你的思念送往天堂。”(记者 孙云苓)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