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青年真想租个对象回家过年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黄河晨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2686次 时间:2017年1月20日 10:47
      年关,辛苦了一年,春节放假终于可以和家里人团圆了。可是,有些人却纠结起来,心里似乎越来越不安了,他们就是已到结婚年龄依然落单的大龄青年们。
      这些被人们称为剩男剩女的人,平日里工作忙碌,好像也忽略了自己单身的状态,可是每到年节,似乎就会有无数个声音在提醒他们,赶紧脱单,好堵住老爸老妈的唠叨。有的为了让老人安心,免听唠叨,竟然租男友和女友回家过年,还有的在网上明码标价,愿意被人租用,真是虐心啊!
      这里,我写了三位大龄青年的故事,一来给他们打打气,二来也劝一劝那些关心他们的亲人们,爱情和婚姻的确需要些缘分,别因为年龄问题给他们太多的压力,不能为结婚而结婚。作为父母别总把唠叨挂在嘴上,趁着过年亲朋们多走动,说不定还会给孩子制造一些机会。在此,祝福那些大龄青年,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拥有幸福美满的婚姻。

大卫,男,33岁,单身  为躲老妈唠叨,真想租个女友回家

      去年就因为没有找下女朋友,我找了个理由没有回家。可是,为了今年回家不听我妈的唠叨,好不容易谈了一个,前一段时间却因为买房子的事情吹了。本来我攒的那点钱,只够首付一个80多平方米的房子,而人家非要150平方米以上的不行。
      我家在农村,父母供我上完大学已经不容易,虽然工作也有几年了,可毕竟没有太多的积蓄。买房的事情我不想给父母添负担,如今我只想靠自己。
可是,谈恋爱的时候还好,只要一说结婚,什么房子啊、车子啊,就成了绕不开的话题。尤其是准丈母娘一掺和,问题就复杂了,本来说好了,就量力而行先买个80平方米的,但后来她和家人一商量,就说少了150平方米不行,我很为难就顺口说:“如果要大房子也行,那就两家一起买。”
      谁知女友把我说的话告诉了她妈妈,这下捅了马蜂窝了,准丈母娘不依不饶,说本来她闺女找了一个农村的,虽然是名牌大学顶什么用,要房没有,要车也没有,过个啥。硬逼着女友和我分手,我压力很大也不会说来回话,更没有耐心跟女友沟通,先是两个人冷战,后来竟然听说她去相亲了,我很伤自尊,就只能分手了。
      分手后,有段时间我想不开,每天喝酒,抑郁、难过,本来想回个话挽回一下,又感觉自己没有错。我就想不明白,如今的女孩是咋了,一涉及结婚先不谈感情,而是问有没有房子、车子。哎,本来跟我妈说好今年过年带女友回家的,如今又吹了,这个年成了我的坎。
      两年没有回家,再不回去,老人该寒心了。再说我也想家了,今年,我真想租个女友回家。

依依,女,29岁,单身   提起回家有些纠结更有些怕

      几乎所有的剩男剩女们,都曾有过被逼婚,被相亲的经历。
      而今年,29岁的我,很不幸也加入这个行列中,并深深感触到广大“圣斗士”们的那颗顽强拼搏奋斗的心。
      我出生在一个山区县,这里普遍早婚。我们那里的女孩,高中毕业考不上大学的,就很快嫁人了,等我大学毕业回去,我同学的娃都多大了,真让我接受不了。
      在此,我该感谢我的父母,是他们的开明,让我能够坚持并顺利完成大学学业。而不是像村里其他的姑娘们,不是早早嫁人,就是早早外出打工。
毕业后,我顺利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在一座五彩缤纷的城市里,我的生活变得简单、多彩、幸福。
      可一切都在去年的年初发生了改变!
      每次我回家探亲,看着村里相熟的人冲我打招呼时的钦羡目光,让我很是自豪和骄傲,跟在身边的老妈更是以我为傲。
      父母也不只一次地告诉我,因为我是村里这几年来出的第一个女大学生而倍感有面子,走起路来,脚下都虎虎生风。
      可是去年开始,那些曾经用钦羡目光看我的人,眼神全都变了样。
      我看得出来,那眼神里,大多有着幸灾乐祸的味道。
      回到家,父母也不似以往那般,虽仍是热情相对,但总觉得隔着什么。
      记得那天,母亲悄悄问我,有没有结婚对象,见我摇头,她看向我的目光很是失落。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我成了全村年龄最大的剩女!因为,在我们那里,29岁可是一个女孩最恐怖的年龄,反正在村里这个年龄的女子有了已经两个孩子了。
      于是,本来不太着急的母亲开始张罗起来,不断托人介绍对象给我。
      在外多年接受了大城市的理念,我的心里认定,如今才毕业不过几年的我,正是在事业上努力奋斗的时候,怎么能被结婚绊住了我前进的脚步。
      但我的父母,当了一辈子农村人的他们,只认定像我这么大还不嫁人,是一件很丢人的事,这会让他们在村里抬不起头来。
      面对一个又一个的相亲轰炸,我终是落荒而逃。
      就连在普天同庆的元旦假期里,我都选择在加班中度过,逃避回家。
      马上要过年了,依然单身的我心里有几分不安,我就怕老妈那个熟悉的号码打来电话。
      “依依,过年回来吗?”电话那端母亲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好像生怕我说个不字。
      “妈,我……”我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母亲唠唠叨叨的话打断。
      听着她在电话中说着家长里短的事情,所有的重点,无非是谁家的孩子结婚了,谁家又添孙子了。
      末了,母亲老生常谈:“有男朋友吗?赶紧找一个,别再挑三拣四了……”
      我支吾半天,终是说了实话,还没有。
      不出预料,母亲又开始了她的“念经”,我看着眼前从窗户上映出的孤单人影,嘴角泛起苦涩。放下电话,我的心再也不能平静。

小望,男,31岁,电脑编程,单身  诗和远方抵挡不住妈妈的期望

      从前年开始,我已经不想回家了。
      春节一到,难免会被问起终身大事,然后接受各类敲山震虎式的催逼。儒家伦理讲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讲兄友弟恭夫贤妻顺,每个生命都要在与周边生命的相对关系里接受凝视、建构自身。
      父母易躲,姑姨难防,随便一声问候都会被这些语言包围:“老大不小了、眼看而立了,要替父母想想。”
      “那谁谁谁今年准备办事了、那谁谁谁孩子都快打酱油了……
      我不结婚,不是我有问题,而是缘分未到。
      家里催逼多次后,我无奈地踏上了相亲之路。一次次见面,却一次比一次更寂寞。
      我很郁闷,本来世界是自己的,与别人无关。岁月里除了房产证、奶粉钱、婚庆公司的酒水单,还应当有诗歌、音乐、月色以及远方。
      不过,今年我打算不回避父母,跟他们说清楚,在大城市像我这样单身打拼的人还有很多。我一个人在外面过得还好,也很充实。让他们放心,缘分到了我会把媳妇带回家来。
      让父母给我些时间,给我些空间,我希望等我回家,他们会像小时候我放学回家一样自然。做些好吃的,说说从前的事情,大家一起过一个没有唠叨、没有焦虑的安静祥和的春节。  (记者 孙云苓)

记者手记:

      讲完三个采访对象的故事,记者在这里有话要说。
      这年头有陪上网玩游戏的、陪吃饭聊天的、陪健身运动的,出现这个租对象陪回家过年的说法,记者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如今随着社会的进步,以前父母包办婚姻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年轻人婚姻的自主性更多了。做父母的其实也有许多无奈,眼看着孩子一天天大了,别人家的孩子都结婚生子,咱们家的孩子还一直单着,你说父母急不急?
      其实父母的担心都是对孩子的关爱,或许难免会关爱过了头让子女烦恼。做子女的也要学会和父母良好的沟通,体谅他们的一份心,跟父母坦诚自己的婚恋观、婚恋状况,千万不要躲。当子女真正和父母坦诚相见,会发现父母没你想的那么不近人情,反而觉得“原来我的孩子这么有想法”,从而放心、放手。而不是剑拔弩张,搞得彼此都紧张。
      按我国的传统,父母的养育责任与义务,几乎包含子女结婚、生子及其生活幸福等一切,“年龄再大在父母眼里都是孩子”。父母给了子女生命,却不能掌管甚至剥夺他们选择婚姻状态和人生态度的权利。我想,两代人之间存在的距离与隔阂,应该是可以调和的。
      年轻人追求的婚姻基于缘分,这种状态是可遇不可求的,比较理想化;父母希望子女找个门当户对的也有他们的道理。父母希望子女尽快结婚,是基于传统的认知与幸福感,有儿有孙、几代同堂才是他们的乐趣与满足,父母子女各有各的道理。只是两代人幸福观、世界观因不同的文化教育背景,有了差异。在他们之间形成的思想沟通障碍,成了婚姻认识上的分歧,有情可原。
      父母子女彼此体谅,相关部门也多关心大龄青年的婚恋问题,组织一些年轻人参加的集体活动。让他们在活动中相互认识了解,给他们创造相遇相识的机会。这样可能就会皆大欢喜,子女结婚了,父母如愿了,回家过年就都不纠结了。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