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算术的张老师

热度0票 浏览13643次 时间:2016年9月05日 08:20

                          ■李 力


        张老师是我的小学算术老师。我们村是个五百来口人的小村子,每一个年级的学生只有十四五个。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我们村当老师,教学任务并不轻松。教数学的,所有年级的数学都要教,教语文的也是所有年纪的语文课都要上。我们小学都是复式班,一个教室里坐两个年级的学生。平时上课,听讲时面对黑板,老师讲完后布置作业,我们就背对着黑板做题,老师开始给另一个年级讲课。我们常常是边做题边偷偷回头看一下黑板前的老师,或者是竖起耳朵听听有没有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张老师清瘦高大,说话不紧不慢,似乎很少大声呵斥学生,但他擅长用比较法刺激起大家的学习劲头。大概是小学五年级吧,有一天张老师带上他的小儿子来我们村,让这个二年级的学生到黑板上给我们演算五年级的题。这件事之所以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是因为那天的那道题我不会算。对,就是那道著名的“鸡兔同笼”的题目,估计每一个小伙伴都还印象深刻吧! 
       我初中高中数学成绩一直不错,跟小学时打下的坚实基础不无关系。
       张老师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对我的文学启蒙。小学那几年,张老师一直让我看《少年文艺》,那是他给自己孩子订的一本杂志,但每一次收到后都让我先看。就是那本杂志,在我幼小的心中埋下了喜欢想象外面的世界、喜欢文学作品的种子。第一次看到书中描写“糖三角”时,心中那种说不出的向往不断蔓延到味蕾刺激着我的神经;第一次看到那幅油画,画中那位背着一筐草站在梨花盛开树下的小女孩,那种美到让人瞬间石化的感觉;第一次看到一个穿着背带裙的女孩灿烂的笑容……那些让我怦然心动的滋味,就那么深深地刻在记忆里。在那个封闭的年代,《少年文艺》犹如燃在我眼前的一盏明灯,照亮着我昏暗的年少岁月,也让我产生了走出去看世界的朦胧愿望。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养成了看闲书的习惯,逮住什么看什么,因为我知道书里有一个神秘的世界,能让我忘记周遭的一切。
        我上大学的时候,每年过年都去张老师家拜年。说是拜年,其实就跟走亲戚一样,因为每次去,张老师的老伴总是热情地张罗着,非要让吃顿饭才肯让我回家。坐在张老师家的炕上吃一顿可口的饭菜,跟张老师闲聊一会儿,是寒假里最让我惬意的事情。每次在我要告辞前,张老师似乎不经意地看老伴一眼,老伴就站起来,从炕上的箱子里拿出三十块钱,一边塞给我一边说,小丽,钱不多,你拿上当个路费……
那时候用学生证买一张从运城到天津的火车票是十块五毛钱,我上学的那几年节衣缩食,每个月的生活费尽量缩减到二十多块钱。贫寒依旧如影随形地笼罩着我们家,我在倍感父母生活艰辛的时候,也体味着人情世故世态炎凉。每次从张老师家回来,都让我觉得人世间仍有珍贵的温情,也许就是在这样的温情鼓励下,我心中对生活的热情没有泯灭,我依旧能够看到明媚的阳光。
我上班后第一次领到工资时,才真正感到当年张老师每一次拿给我“路费”的分量。一个乡村教师,待遇菲薄,尽管不知道具体一个月能挣多少,但我猜测他每年过年给我的“路费”,至少是他一个月的工资吧。张老师有五个子女,那时候也都是上学的年纪,他的生活想必也很艰难,但每一年,都还那么尽力地帮我。
         今年暑期看望张老师,看到84岁高龄的他依旧清瘦,但精神矍铄,步履轻快,心中颇多安慰。也是第一次,我跟张老师照了一张合影。
我说张老师,您有家族长寿基因,就健康地活着,看看这世界的变化与新鲜玩意儿。
       他呵呵地笑着,非常开心。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